>新闻>>正文

观中东|伊拉克的反伊朗骚乱如何影响叙利亚的“最后一战”

原标题:观中东|伊拉克的反伊朗骚乱如何影响叙利亚的“最后一战”

  近日,伊拉克南部广大逊尼派民众的反伊朗情绪高涨。

此前,由于当地缺乏干净的饮用水,以及经济上的不满,巴士拉等地的民众发起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活动。活动后来变成与执法人员的冲突,9月7日,骚乱持续,示威者火烧了伊朗领馆,另外巴士拉的政府机关大楼、亲伊朗民兵办事处都被抗议者占领焚毁。

美媒称,在以什叶派为主的巴士拉市,很多居民指责伊朗支持的政党干预伊拉克政治。人群呼喊“伊朗滚出去,伊朗滚出去,解放伊拉克,解放伊拉克”的口号。

伊拉克安全部门表示,当人群冲进来时,领事馆是空的。伊拉克外交部对伊朗领事馆被纵火烧毁一事“深感遗憾”,因为这与抗议者的抗议诉求毫无关系。

在领事馆遭到攻击后,伊朗关闭了两伊边境的沙拉姆贾过境点,并敦促本国公民立即离开巴士拉。

这一系列反伊朗事件的背后,反映出这些年来伊朗在伊拉克影响力的扩大引起了某些域外大国深深的猜忌。

“注入”伊拉克的伊朗影响力

伊朗与伊拉克曾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进行过长达8年的战争,战争造成伊朗百万人死亡,伊拉克近50万人死亡。从2003 年萨达姆政权被推翻,伊朗认为这是将伊拉克这个长期以来的地缘政治对手“无害化”的好机会。于是从此以后,伊朗开始把自己的影响力从不同渠道“注入”伊拉克的体内。

在政治和军事领域,伊朗加大了对伊拉克境内的什叶派政党、武装力量以及逊尼派和库尔德政党的支持力度。

伊拉克伊斯兰最高委员会(the Islamic Supreme Council of Iraq,简称 ISCI)是伊朗的政治盟友,1982年由流亡到伊朗的伊拉克人在德黑兰成立,最高领导人是阿亚图拉穆罕默德·巴基尔·哈基姆。2003年8月巴基尔遭遇“基地”组织袭击身亡,其兄弟阿卜杜勒·阿齐兹·哈基姆接任。2009年9月1日阿卜杜勒因病去世,由其子阿马尔·哈基姆接任领导职务。ISCI赞同霍梅尼的政治理念,要建立由乌里玛(泛指所有得到承认的、有权威性的穆斯林教法学家和神学家——编者注)掌控的伊斯兰国家。

伊斯兰达瓦党是伊朗在伊拉克的第二大政治伙伴,达瓦党现任领导人努里·马利基于1979年出逃后曾在德黑兰留居8年,流亡海外的24年里他始终与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保持密切关系。2006年4月他接替贾法里担任伊拉克总理,并于2010年12月在伊朗协助下获得议会多数席位,连任总理。

伊朗支持的主要什叶派武装力量是ISCI的武装部队巴德尔组织(Badr Organization)和萨德尔派(Sadrist Movement)。巴德尔组织由伊朗革命卫队训练和武装,两伊战争期间与伊朗军队协同作战。2003 年后大批成员从伊朗返回伊拉克,据称许多人随后加入了伊拉克安全力量,尤其是军队和内政部的情报和特别力量组织。而萨德尔派则强调要在伊拉克中南部建立与伊朗伊斯兰政治体制相似的由教士力量主导的政府,与伊朗政府和宗教界保持着较为密切的联系。

同时,两伊经济关系非常紧密。据调查,伊朗具有官方背景的基金会、建设企业和公司主要集中在巴格达、南部什叶派聚集区和北部库尔德自治区。学校、医院、机场、公路、旅馆都是伊朗重点承建或投资的项目。目前伊朗也是伊拉克第一大贸易伙伴,主要出口生鲜农产品、加工食品、廉价日用品和建材如水泥、玻璃、砖瓦等。伊拉克2017年从伊朗进口价值66亿美元商品。

骚乱背后的“影子”与中东变局

伊朗多年的投入不是没有回报的。2011年12月美国从伊拉克撤军,之后伊拉克与伊朗的关系迅速升温,还组成了什叶派为主的伊拉克政府。叙利亚内战爆发后,伊朗通过伊拉克领空向叙利亚巴沙尔政府提供大量军事物资和装备援助。而伊拉克对叙利亚的立场也似乎更接近伊朗,而非美国。

无疑,伊朗在伊拉克话语权的提升是让美国非常担心的。伊拉克什叶派首次掌权后,“什叶派新月弧”就开始成型,它不仅扩充什叶派的整体实力,也为伊朗借教派认同扩展自身政治和宗教影响力打开方便之门。而特朗普上台以后处处针对伊朗,自然更加不能容忍伊朗在中东自由的伸展“四肢”。

考虑到美国在伊拉克多年苦心经营,对伊拉克的政治、军事、宗教和社会的影响也很强大,所以近期一系列反伊朗事件,很容易令人联想到背后有美国的影子。据报道,此次巴士拉断水断电是骚乱的导火索,而断电是因为伊拉克政府欠伊朗电费,被伊朗方面停止供电;断水则是因为今年伊朗降水较少,伊朗截断了幼发拉底河水流用于本国灌溉,但却造成下游伊拉克巴士拉等地缺水。如果这后面再加上有心人的推波助澜,那么这把反伊朗之火可能会越烧越旺。

而且必须看到,除了美国外,伊朗在伊拉克也面临其他的阻力。伊拉克现虽为什叶派穆斯林掌权,但该国依然未摆脱政坛仍旧支离破碎,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族三大势力既相互联合又相互争斗,逊尼派也并未处在绝对劣势上,伊拉克的政治前途取决于三大政治势力之间的博弈和妥协。伊拉克什叶派内部也是政治党派林立,并未形成对伊朗一边倒的局面。伊拉克属于阿拉伯民族,而伊朗属于波斯民族,两大民族的矛盾冲突根深蒂固,绝不会因多数伊拉克人与伊朗人同为什叶派而轻易化解。

综上,笔者认为此次反伊朗骚乱对于未来的两伊关系乃至中东局势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如上文所述,伊拉克国内媒体把此次骚乱的起因归咎于伊朗的断水断电,而水电可谓是百姓生活之必须,如果骚乱持续扩大下去,那么伊朗在伊拉克多年苦心经营的良好形象会遭到破坏,而伊拉克国内的反伊朗势力会趁机抬头,并以此为由推动伊拉克远离伊朗。同时,现在叙利亚伊德利卜省开战在即,各方正在围绕伊德利卜展开激烈博弈,而这其中伊朗的支持是叙政府敢于武力收复伊德利卜的最大底气之一。可以试想,一旦此次骚乱在伊拉克境内形成燎原之势,那么必然会牵扯伊朗不少的精力,相应的对于伊德利卜的关注就可能减少,从而削弱叙政府一方的战力优势甚至动摇其战役决心。

(作者系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中国指挥与控制学会会员)

作者: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兰顺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