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止住会呼吸的痛! 疼痛那些事儿 | 朝花夕拾 · 协和八

原标题:止住会呼吸的痛! 疼痛那些事儿 | 朝花夕拾 · 协和八

小编按:会呼吸的痛,它活在身上所有角落……」疼痛是如此残忍,要怎么对付那些难以承受的痛?今天继续回到我们的疼痛那些事儿」,继续回到麻醉开始的年代。

疼痛那些事儿

止住会呼吸的痛

上一回咱们仓啷啷的穿越,目睹了 1846 年颇具商业头脑的 Morton 童鞋让乙醚进入了医学史,成了当时医学界一颗然然升起的新星,让当时很多不可能的手术操作成为可能,也大大减轻了患者的痛苦,医生们向真正的 DO NO HARM 前进了一大步。

Ether day 到来之后,你得意洋洋的对当时的医生们说:「已经告诉过你啦!这就是麻醉啊!」。但是等待你的依旧是这样一幅表情。

因为在当时,「Anaesthesia(麻醉)」这个词还没有真正诞生。Etherization(醚化), ethereal inhalation(醚吸入), ethereal narcotism(醚麻醉)是当时流行的叫法。

Anaesthesia 这个词,源于美国内科医生兼诗人 Oliver Wendell Holmes,(Anaesthesia)will be repeated by the tongues of everycivilized race of mankind

Oliver 是对的!麻醉被沿用至今。但是最初其所指代的乙醚,却早已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在 Morton 的演示成功后,乙醚瞬间成了所有医生的心头肉,大家都在努力的尝试掌握使用的技巧。但是!医生们迅速的发现,乙醚这个玩意儿不好玩耶。

原因有二:

首先,如何保证让患者吸入乙醚入睡的同时,保证旁边手术的大夫不能也倒下;

其次,乙醚吸入的效果在不同病人之间差异巨大:有的如同一具死尸,有的反而会格外兴奋、手舞足蹈,还有吸入后剧烈咳嗽。

当时的医生们进行了很多尝试,设计各种装置,包括类似潜水员头罩一样的头盔(如图 1),或者干脆用一个浸满了乙醚的海绵捂住口鼻(不知道拍花子的是不是受此启,没听说过拍花子的 90 后们自查百度哈),更有用猪膀胱做个气球装上乙醚让病人吸入的。

一向勤奋好学、勇于创新、全面发展的你立刻去翻了化学书:乙醚,微溶于水。相对密度……氧化物易爆。嗯,这东西果然难搞。

这时另外一个重要人物登场,John Snow

Snow 出身卑微,是劳动人民的儿子。他通过自己的刻苦,在充满竞争的伦敦医疗界占了小小一席之地。但当时 Snow 主要做全科医生的工作:接生、一日三次上门问诊、开常用药物。乙醚改变了 Snow 的人生轨迹。

Snow 能够对乙醚有所研究并非偶然,他对化学和呼吸生理一向感兴趣。在乙醚的麻醉潜能广为人知之前,Snow 就研究过这种可挥发气体对人体呼吸的影响。在当时,疼痛已经不再被认为是神的旨意。所以对乙醚的研究基础+相信疼痛是需要去除的+要挣奶粉钱= Snow 科研的资本和动力。

Snow 利用一个测量气体的体积测气管,把乙醚扔到各种不同温度的水中,发现随着温度的上升,空气中溶解的乙醚浓度也上升。

1847 年的新年,Snow 租住的公寓传出各种爆炸声,以及阵阵诡异味道。房东早就习以为常。

掌握了乙醚的挥发特性,那到底用什么工具来实现麻醉呢?

Snow 又回忆起雾化吸入之父Julius Jeffreys 为了缓解慢性支气管炎设计的空气加温吸入装置(下图)。秉着实现通过控制温度来控制吸入乙醚浓度的宗旨,Snow 找到了生产厂家(当时就是个人手工作坊)。

1 月 16 日,Snow 带着新鲜出品的吸入器和他自己对乙醚的研究成果来到了 Westminster Medical Society,这是当时一个内外科大夫汇集一堂讨论学术问题的场所。

当天大会的主题不是别的,正是乙醚。在很多当时的大医生分享了自己的乙醚失败经历后,Snow 上台发言,解释乙醚临床应用当中遇到的种种问题,都是因为吸入器设计缺陷导致。

当时广泛使用玻璃器具。而玻璃恰恰是一个很挫的热导体,乙醚气体会迅速在玻璃器皿里冷却继而变成液态,吸入乙醚气体就会不够,不能保证手术需要麻醉深度。而 Snow 设计的装置,将吸入器放置在一盆水中,通过控制水的温度改变吸入乙醚的浓度(下图)。

1847 年 1 月 28 日,在 St George’s Hospital 的手术间里,地上铺满了木屑(当时用来吸血的……),Snow 在众多一学生和医生的观摩下,用自己的吸入器对 3 名患者进行了麻醉。

一个小男孩的胫骨损伤得到了修复;

一个中年男性的腿完成了截肢;

一个黑人的肩部肿瘤得到了剔除;

这些操作全都是无痛的、平稳的进行的。

要知道在仅仅一个多月前,手术病人还都是享受着绑架待遇的:双手被绑、眼被蒙、被按在床上……

这是继 Ether day 之后,又一个历史性的时刻。

然而,乙醚却远不完美。

1847 年 3 月一个名叫 Ann Parkinson 的妇女在接受乙醚麻醉后就再也没能醒过来。当时法庭展开了调查,陪审团最终判定 Parkinson 女士确实死于乙醚麻醉,但是手术医生是出于让患者免受痛苦的善良初衷,所以不承担责任(天朝的医生有没有听得泪流满面)。后续有多起乙醚相关的死亡事件,虽然没有医生因此而入狱。但是人们逐渐对乙醚起了戒备。

到 1847 年的夏天,很多外科医生开始逐渐抛弃了乙醚,因为乙醚在麻醉诱导初期会导致兴奋躁动,有难闻的气味且对呼吸道有刺激。

于是,乙醚就这样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了。

写在后面:

这期的主打人物 John snow 有没有童鞋觉得很耳熟呢?

除了英国最早的麻醉医师以外,Snow 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流行病学的鼻祖之一。在伦敦霍乱流行的时候,很多人相信霍乱是由瘴气引起的时候,Snow 提出霍乱是由一种能繁殖的,且由水传播的物质所致,并且自己收集了大量流行病学数据,证明了霍乱的流行来源于百老大街的水泵。

了不起吧!!这种身兼多个头衔的现象在当代医学界愈发少有,在天国就更是少之又少。让我们对人类疾患保留一个初心,让医疗不仅成为我们的工作,也不仅仅是职业,而是毕生为之努力的事业。

参考文献:

[1]. http://johnsnow.matrix.msu.edu/index.php;

[2]. Zuck D. Julius Jeffreys - Pioneer of Humidification. Proc. History of Anaesthesia Society 1990.

[3]. Snow S.J. Blessed Days of Anaesthesia: How anaesthetics changed the worl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4]. Ronald D.Miller. Miller's Anesthesia. Philadelphia: Churchill Livingstone. 2009.

作者: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 车璐 医师

编辑:异叶青兰

质控:小二仙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