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还原一审判决全貌,直击音乐人刘洲的资本“骗”局 丨调查

原标题:还原一审判决全貌,直击音乐人刘洲的资本“骗”局 丨调查

作者/霍青城

9月17日,因担任《中国有嘻哈》音乐总监而名声大噪的刘洲,已因涉“刑事案件”上了一天的热搜。在那张广为流传的只有一页的判决书中,人们依然不知道刘洲到底做了什么,要坐四年半的牢。

9月18日,刘洲的公司“Door”发布声明,针对那最后一页判决,开始做起了文章。认为以这种方式曝光判决书的人,实则是“断章取义”、“掐头去尾”、“可信程度可想而知”。

相比于刘洲那边高调的回应与答媒体问,判决书中的控诉人张建华(荆州籍)则低调的多。9月17日下午,张建华在JW万豪酒店地下一层,接受了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的采访。当时他正以投资人的身份,参加《找到你》的点映发布会。

关于刘洲,比起那1500万的财产侵占,张建华觉得自己的心被伤了,“信任完全被辜负!”征战商海几十年,张建华投资了很多影视娱乐创业公司,而刘洲是第一个让他“吃瘪”的人。

张建华与刘洲一审判决的部分内容(关注本公众号,后台回复【判决书】可索取判决书全文)

对于刘洲朋友圈对他的“攻击”,以及在媒体上“叫冤”,张建华都嗤之以鼻,他只拿出了一沓厚厚的文件,放在了小娱面前。“一审判决、庭审记录、银行流水、转账记录、门和钥匙财务、刘洲演讲视频,随便看。”

一审判决:刘洲侵占张建华1500万元

张建华与刘洲相识,是在去年的《中国有嘻哈》开播之前。

“嘻哈”尚未播出,但张建华已在业内人士的牵引下,结识了满腹音乐才华的刘洲。纵横娱乐圈多年,张建华总结自己的投资之道为一个字,快。“看好的人才,一定要及时下手,不然等他火了,你都排不上号。”在对刘洲的投资上,张建华一如既往地践行自己的“快”之道。

“我们这个盘子的主心是Live House,十个城市就有十个Live House。周一到周五是Live House的节目演出,周六到周日是节目录制。然后再做个电台,跟QQ音乐合作,做榜单,让节目中的头部艺人都来参与。”在看完刘洲的演讲视频后,张建华便决心扶持这个音乐人,“不是他说的有多好,而是他有想做事的激情,我愿意帮他一把。”

刘洲向张建华介绍8亿规模的live house 项目,此为1500万钱款的由头

刘洲向张建华介绍的这桩“大盘”生意,具体为先买下美国Bill board榜单的中国代理权,再在几十个城市同时展开Live House的线下运营,每年以翻倍的速度签下音乐艺人,再跟QQ音乐合作搞Bill board中国版的电台打榜,大概需要8亿。

“3年后,签下800艺人,出7000首歌。”业内一位传媒公司CEO耳闻过刘洲的豪言壮语,现在想起来还忍不住惊叹他的想象力。“哪来的800个艺人啊?说翻倍就翻倍了。”

在刘洲描述的8亿Live House大盘中,首先需要的便是向Bill board版权方提供一笔财力证明,即1500万的人民币存款。在张建华看来,刘洲的演讲有些“虚夸”,但他最终还是倒向了刘洲的热情。

2017年7月12日,《中国有嘻哈》播出3期后,张建华向刘洲的个人账户转去了第一笔汇款,后又在8月分两次转账,三次共向刘洲个人转款1500万。但刘洲在收到这1500万元后,就再绝口不提Bill board中国区代理权、Live House项目和新公司的事,也未向张建华返还这1500万元。

一审判决显示,刘洲收到款项后,既未与张建华签订设立公司的书面文件,也未成立新的公司,张建华多次催要,刘洲均以钱已用为由拒不归还。刘洲辩解,钱款均汇入了北京门和钥匙公司账户,1500万属于张建华给公司的投资款,不构成侵占罪。但“门和钥匙”的银行流水账单显示,迄今为止,刘洲只打过一笔510万的款项到公司账户。

在庭审记录上,当法官问到钱款去向以及“门和钥匙”的运营问题时,刘洲则表示自己只是个做音乐的,公司运营事务全部由CEO贾春雷负责。对于钱款去向的证明,刘洲以数次更换律师、交接不清为由,表示暂时无法提供。

刘洲部分庭审记录

最后,荆州沙市区人民法院对刘洲的辩护意见不予采信。8月21日,判决书下达,刘洲被判犯侵占罪,有期徒刑4年6个月(刑期另行决定),罚款50万,判决生效十日内向张建华返还1500万钱款。

对于一审法院判决,9月17日,刘洲工作室在给小娱的回应中表明:“判决为湖北四线城市的小法院在未正式开庭的情况下私自判决。”

9月3日,刘洲向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上诉状,上诉理由为一审法院“程序违法”和“定罪量刑很粗糙”。最后的主张为1500万是张建华给“门和钥匙”公司的投资款,不存在“多次催要拒不还款的事实。”

“到现在都没还我钱,还不存在‘拒不还款’的事实?”张建华突然笑出了声,语气带着戏谑,“也真是难为刘洲的律师了,前面换了3个,现在准备帮他上诉的律师是第4个。”

“门和钥匙”:另外一笔700万投资

不管是刘洲、张建华还是法院,都提到了“门和钥匙”公司,即Door & Key,也即GAI微博上显示的所属经纪公司。

“门和钥匙”于2017年8月10日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刘洲出资510万元、张喆(张建华的儿子)出资350万、贾春雷出资140万。刘洲拥有51%的控股权,为公司法人。

张建华还没向刘洲全部转完1500万,期间便又通过其子张喆,与刘洲和贾春雷共同成立了“门和钥匙”。实际出资上,张建华投了700万,350万作为股本金,另外350万作为启动资金。按照约定和实际经营情况,“门和钥匙”是用来签嘻哈艺人的经纪公司。

“1500万元是Live House项目投资款,是我投资Live House项目的资金实力证明,跟‘门和钥匙’一点关系都没有。”对于刘洲坚持将1500万说成是“门和钥匙”的投资款,张建华感到很无语,“法庭是要看证据的,我从没跟他签过这样的合约。”

说起“门和钥匙”,则又是一桩令张建华憋屈之事。

一审判决书中,刘洲申明1500万都打到了“门和钥匙”的公司账户,但又无法出具证据,原因是公司由CEO贾春雷运营,自己只做音乐。2018年1月,在张建华和贾春雷的多番催促下,“门和钥匙”的财务出具了一份4页报表。

图为4页报表中的利润表,页面右下角有贾春雷和当时的财务签字

利润页显示,2017年,“门和钥匙”累计收入为3000万左右,扣除营业成本、税金、管理费用等,营业利润为-535万,公司净利润为-639万。

“刘洲说钱全亏了,就当我没来过。”张建华气的指尖发抖。“什么叫当我没来过,1500万不知道到哪去了,GAI帮公司赚了好几千万,最后就给我4页纸,说全亏了,哪个投资人能接受?”

4月份,张建华派了财务人员来到“门和钥匙”公司,根据测算,2017年的利润在2000万左右,但公司账号上却没什么钱。随后,张建华与贾春雷调出了“门和钥匙”账户的银行流水。截至3月19日,公司运营账户上只剩163万元的现金。

其中在2017年9、10、11月,有3笔打给四川晨星天曜建筑公司、共计1030万的大额转账格外显眼。

张建华告诉小娱,他与刘洲合作后,刘洲的部分团队(Door员工,即由刘洲控股85%的多耳传媒,2012年成立)便从天鹅湾刘洲个人住宅中搬出,搬到了种梦传媒所在的惠通大厦,成为新公司“门和钥匙”的员工。“惠通大厦则根本不需要装修,最后也没有装修的痕迹。”

另一部分团队,直接入住了一栋旧大楼,继续作为Door员工,而刘洲本人则一直住在天鹅湾。2018年春节前,刘洲及大部分团队陆续搬进了朝阳北路一处2层独栋楼中,大写的Door标志悬挂在墙面上,室内室外都显得的“富丽堂皇”,张建华隐约知道自己的钱去了哪里。

9月17日晚10点左右,Door仍灯火通明,从外部已能看出装修不菲

“那栋楼装修买设备花了3000万,请问资金来源是什么?刘洲能不能在法庭上说明一下?”

甚至对于当初成立“门和钥匙”公司,刘洲出的510万和贾春雷的140万,张建华都肯定用的是他的钱。“刘洲当时四处融资,哪来的钱?公司8月10号注册成立,后面可以认缴资本金。我8月28号之前给他打了1500万,他用的就是我的钱,贾春雷那140万也是刘洲拿我的钱给的。”

不过让张建华最郁闷的是最近一笔小钱,在一审判决之后,刘洲处于取保候审状态,保释金5000元。据当地法院消息,这5000块保释金是从“门和钥匙”的公司账上打来的。

“5月末我起诉刘洲依据的是刑事自诉,法院裁定保全就冻结了刘洲的个人账户,‘门和钥匙’的公司账户不受限制。3月19号的时候公司账户还有160多万,现在都空了,最后一笔钱被刘洲拿来做了保释金!”

“公司实质上是盈利的,我作为股东,不但没有分红,连投入的资本金都被刘洲掏空了!”张建华告诉小娱,之前的1500万只是刑事自诉,接下来他可能考虑刑事公诉,即控告刘洲涉嫌“职务侵占罪”。

贾春雷:又拿我出来挡枪?

7月,有网友在豆瓣上爆料刘洲“欺诈”投资人的故事,其中贾春雷作为“门和钥匙”的CEO与第三股东,成为刘洲“欺诈”事件的背锅侠,甚至一度被气到犯心脏病住院。

贾春雷独家回应小娱,爆料句句属实。

2018年1月下半旬,眼看着刘洲和惠通大厦里的一些员工,陆续搬进了新装修的“Door”大楼,贾春雷对刘洲极为不满,并坚持留在惠通大厦。“这明显是在骗投资人钱啊。”

4月,因谈到投资人张建华和“门和钥匙”的钱款问题,贾春雷与刘洲当面爆发了一次大争吵,刘洲情绪激动,口头解除了贾春雷的CEO职务。而在此之前,贾春雷已提出过辞职,但未征得刘洲同意。

离开“门和钥匙”,贾春雷背上了各种“黑锅”,如携款逃跑、刘洲哭诉被其坑。8月,刘洲在一审庭审现场同样辩称,自己只懂音乐,公司的运营全由CEO贾春雷负责。很明显,一涉及到钱款问题,刘洲使出的杀手锏就是“我不懂,全是贾春雷在管”。

豆瓣网友曾爆料

“他是公司法人,账户U盾、公司法人章全在刘洲手里,我怎么动公司的钱?”离职后,贾春雷为了身体健康,便尽量保持心平气和,不太理会传言。对于张建华判定的自己那140万资本金来源,贾春雷并未否定。

9月17日晚,听闻刘洲要在18日开新闻发布会,贾春雷冷笑一声,“不用去也知道他会说什么,全赖我呗。”贾春雷饶有兴致地对小娱展开想象,“希望他说的越严重越好,公开造谣,我直接发个律师函,都不用自己亲自澄清。”

“我是被刘洲挖了很久挖过来的,原来的工作待遇更好,但真架不住他的热情,觉得也许能做点事。”贾春雷形容刘洲的魅力,很像传销组织的首领。“高涨的热情、自信的气质和流利的话语,还有一套自己的逻辑。”

“尽管他说的话比较虚夸,但你就愿意相信他。”回忆起与刘洲共事的三年,贾春雷总结出了自己一个缺点,识人能力太差。他是在2018年1月份见到了那份4页报表,才开始真正对刘洲产生怀疑。当他来到富丽堂皇的“Door”大楼之下,感觉到自己被“当头棒喝”。

9月18日,刘洲公司发布律师函

9月18日,刘洲没开新闻发布会,只发了一份律师声明,没提到贾春雷,这让贾春雷略感失望。但声明中的部分措辞,让贾春雷和张建华觉得自己是在看笑话。

如声明中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不得确定有罪。一审法院的并未发生法律效力。”刘洲工作室回应小娱的时候,将一审法院形容为“四线城市的小法院,在未正式开庭的情况下私自判决。”

由判决书落款可知,这个“四线城市的小法院”全名为“荆州市沙市区人民法院”,正是《刑事诉讼法》中认定的人民法院。“什么时候因为设在四线城市,法院判决就没法律效应了呢?”

对于回应中“未正式开庭私自判决”的指控,张建华随即向小娱发来了一张庭审截图。

张建华希望贾春雷下一步能跟自己一起,以“职务侵占罪”对刘洲提起“公诉”,对此贾春雷并未拒绝。

GAI何去何从?

9月17日晚,GAI与刘洲突然捆绑进了微博热搜前20,GAI迅速成为了网友的讨论焦点。

作为刘洲旗下最知名的嘻哈歌手,GAI的商演收入几乎就是“门与钥匙”公司的全部收入。在这场资本官司拉锯战中,GAI作为裹挟其中的最有价值的艺人,成为了各方争夺的焦点。

GAI的演出到底会不会受影响?

9月17日晚,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苏北,向小娱发来种梦传媒CEO韩啸的朋友圈截图,“从今年春节以来,GAI的独家经纪已由种梦传媒全面代理,一切照旧,没有影响,越来越好。”

韩啸朋友圈信息

苏北介绍,2018年3月16日,刘洲与张建华的矛盾愈烈,刘洲以公司事多为由,将GAI的非影视合约授权给了种梦传媒做全权代理,包括广告、商演、个人文集、形象衍生周边和新媒体使用等,合约期为2018年3月16日至2023年3月16日,共5年。

签约没多久,刘洲就收到了张建华起诉的法院传票,韩啸跟刘洲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但这并没有影响到GAI的商演活动,按照协议约定的来就行,该分成还分成。”苏北透露。

工商信息显示,“门与钥匙”公司旗下签约艺人有GAI、BIG DOG王可、阿鑫、辉子、王大痔、辛巴、赵涛等人。豆瓣网友爆料,除了GAI主动留在“门与钥匙”,其他艺人几乎都签在了与刘洲的其他公司。

“大部分签给了乐震传媒,法人苏天琦是刘洲的现任妻子,现在的Door也是个空壳。”张建华表示。

不过对于GAI是否真实的签在了“门与钥匙”,苏北觉得也不太确定。“听说GAI自己想看自己的合约,刘洲老婆都不让看,合约在苏天琦手里。GAI只隐约记得分成比例会逐年往上涨,但不确定什么时候涨,涨多少。他现在只拿30%,心里没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