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二级资本债发行高潮来临:5家银行发债额度达3000亿

原标题:二级资本债发行高潮来临:5家银行发债额度达3000亿

文/管丽丹 编/李悫

17日,建行公告称,拟于9月20日起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430亿元的该行2018年境内第一期二级资本债券。而上周末,浦发银行刚刚完成新一轮200亿元二级资本债的发行。

商业银行发债高潮来临。截至9月17日,今年上半年商业银行共发行2116.2亿元二级资本债,其中农行、中行、浦发等大型商业银行共发行1650亿元。自9月以来的二级资本债发行额度达到1116亿元。

“公司深读”注意到,除已发行的债券外,中国银行还将继续发行400亿额度债券。中国进出口银行600亿二级资本债券发行也得到了银保监会的同意。此外,工商银行在8月20日公告称,在2020年前将新增发行总额不超过11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

据悉,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是指商业银行发行的、本金和利息的清偿顺序列于商业银行其他负债之后、先于商业银行股权资本的债券。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二级资本级债可以计入附属资本,而普通次级债无法计入附属资本而只能计入银行负债。

通俗理解,就是此类资金可计入银行的资本金而不增加银行负债,不仅能够增加资本总额,而且报表上不体现为银行负债,可大大提高银行的资本金充足率。

不畏成本持续上行,大型银行发债补血

总体上,本年度的二级资本债额度相较2017年有所回落。Wind数据显示,2016年商业银行共发行2273.5亿元二级资本债,2017年翻倍至4804.23亿元,今年截至9月中旬,共计2116.2亿元。

从债券利率来看,三年来,银行二级资本债的票面利率持续上行。2016、2017、2018三年平均票面利率分别为3.94%、4.67%、5.40%。“公司深读”以评级分类对债券票面利率作出统计,主体级别为AAA的,三年平均票面利率为3.75%、4.64%、4.84%;主体级别为AA+,三年平均票面利率为4.14%、5.01%、5.53%;主体级别为AA的,三年平均票面利率为4.33%、5.08%、5.55%;主体级别为AA-,三年平均票面利率为4.64%、5.29%、5.55%;主体级别为A+及A的的,三年平均票面利率均在5%以上。

评级越高的主体,发行利率越低。但从总体情况来看,所有银行的发行利率都在上升。这意味着,银行发债成本在持续增加。

从本年度情况来看,农行在2018年4月发行的400亿二级资本债利率为4.45%,到9月,浦发、中信发行的共计700亿二级资本债利率已经上行至4.96%。

(9月17日前银行发债情况)

即使总体上今年二级资本债发行额度有所回调、发债成本持续上升,大型商业银行占总体的比例仍在缓慢增加。统计显示,三年以来大型商业银行发行额度分别为1000亿、2350亿、1650亿,占总体比重为43.99%、48.92%、86.11%。根据预披露的公告,今年还会有更大额度的二级资本债发行,占比或将进一步提升。

从个体数据来看,2017年,工行发行了总计880亿的二级资本债,发行额度占总额度的六分之一。除此之外,农业银行发行了400亿元,交通银行、中国银行均发行300亿元,民生、光大、华夏、邮储的发行额度在100-200万不等。

今年,农行继续发行了400亿元二级资本债,中行、浦发均为同等额度,中信、浙商分别发行了300亿元和150亿元。

近三年情况统计,工行发行的880亿元二级资本债仍为最高额度,农业亿800亿元紧随其后,中行发行的额度达到700亿元。

大型银行热衷补充资本金,与其下降的资本充足率不无关系。根据wind数据,2018年我国上市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出现下降,从13.28%变成13.13%。五大行中,仅农行千亿定增使得资本充足率均值上升,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建设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出现下降。

具体来看,上半年工行资本充足率下降0.41%,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46%,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44%;中行资本充足率下降0.41%,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20%,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16%;交行资本充足率下降0.14%,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1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16%;建行资本充足率上升0.14%,但一级、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微降0.03%和0.01%。

对于股份制大行,光大、华夏、招行、兴业、中信半年以来资本充足率分别下降0.81%、0.40%、0.40%、0.33%、0.31%个百分点。

中国银行业协会9月初发布的《中国上市银行分析报告(2018)》显示,近年来,受利率市场化、金融脱媒、互联网金融产品等对银行传统的存款来源分流的影响,商业银行存款规模增长略显乏力。商业银行核心存款增长承压。

中金公司发布的研报显示,在信贷保持较快增长、表外融资需求加速回表等影响下,银行资本消耗加快是必然结果。非标回表也推高了高风险权重信贷资产增速。后续随着非标回表,商业银行仍将面临一定的补充资本压力。

资本充足率承压大,二级资本债成中小银行必走之路

相比于全国性银行,中小银行在资本充足率上显然面临更大的压力。近一年来,一些中小银行资本充足率大幅低于监管要求,个别农商行甚至出现了负数,例如河南修武农商行资本充足率跌到了-0.75%,贵阳农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41%。

而根据2013年初实施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资本管理办法》),2018年末,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其他银行在这个基础上分别少一个百分点,即10.5%、8.5%和7.5%。

联讯证券研报表示,截至2017年511家中小银行中只有8家没有达到10.5%的标准。但按照每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下降0.4%来估计中小银行的情况,2018年,样本中511家中小银行中资本充足率不达标的数目将从8家上升到22家。

今年7月出台的央行资管新规细则,明确支持有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回表需求的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

实力各方面都逊色于大行的中小银行,难以从吸收存款上提高资本充足率,更热衷于发债。尽管总资产与大行无法相比,但在过去几年中,发出的二级资本债额度几乎与全国性大行平分秋色。

从发债目的来看,所有发债银行均表示募集资金将用于充实发行人二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除上述外,联合农商行、靖江农商行、泰州农商行、沂水农商行等还表示,将用于改善发行人资产负债结构,改善发行人资金来源与运用的期限错配结构。

“公司深读”统计,截至今年9月中旬,中小银行共计发行466.2亿元,总计33只二级资本债。2017年,中小银行共发行1404亿元、113只二级资本债。

具体来看,经济发达地区的中小银行发债数额更大。如2017年,发债前三位的分别是宁波银行,100亿元;杭州银行,80亿元;上海农商行,70亿元。2018年,广州农商行和天津银行在一季度均发行了100亿元二级资本债。

“公司深读”对中小银行的发债数量额度按地域进行了整理。

从二级资本债发行的只数来看,近两年,浙江始终占据第一位。2017年,发债只数最多的省份分别为浙江、山东、江苏,2018年,为浙江、湖北、辽宁。这意味着,上述几个省份银行在补充资本时,更热衷于发债。

从发行数额上来看,2017年,浙江省二级资本债数额占总体的比重为26%,超过四分之一,山东和辽宁占比分别为11%、10%,湖北广东等地也占较大比例。2018年,广东、天津占比分别占比27%、25%,超过占比13%的浙江和辽宁,上述四个省份(行政区)占总体比重超过75%。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