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我愿大乘有众泰的业绩,但不做下一个众泰

原标题:我愿大乘有众泰的业绩,但不做下一个众泰

9月17日,大乘汽车品牌发布,害我意外地多刷了十几分钟朋友圈。

我已经很久没有对哪个新造车品牌这么感兴趣了。

在其它新势力都用诸如“蔚来”“零跑”“前途”“赛麟”一类满溢着阳光正能量的词汇命名自己的品牌时,这家企业,竟然选了如此佛系的名字。从听到“大乘汽车”的第一秒,我就脑补出了大乘佛教徒官方用车的一幕幕。

当下我就判断,能取出如此名字的幕后掌舵人,定不是凡人。

我迅速打探了大乘汽车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推理出事情发展是这样的:

2017年5月,江苏金坛长荡湖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执行重组了江西江铃集团轻型汽车有限公司,投资50.5亿新建了产能20万的新能源基地。

2018年1月,江铃轻汽正式更名为江西大乘汽车有限公司,原有的两个股东江铃汽车集团公司和抚州发展工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分别下降到19%和14%,而金坛长荡湖新能源占股67%。

金坛长荡湖新能源法定代表人吴潇,出任大乘汽车董事长兼CEO,而吴潇的父亲,是前众泰董事长吴建中。

等等,吴建中?!就是凭一己之力率领众泰叱咤车坛的吴建中?

虽然在大乘汽车的关键任职中,我们都没有找到吴建中的名字,但已经有媒体扒出来,“这家公司背后的所有产业链条中,都有他的影子”。

比如,金坛长荡湖新能源在江西抚州除了有大乘汽车外,其全资子公司江西大乘汽车工业有限公司还与江铃轻汽投资50.5亿元成立了江西大乘汽车科技产业园,涵盖汽车制造和零部件业务,而吴建中是项目负责人。

再比如,与金坛长荡湖新能源有着多项业务紧密联系、且合作申请过多项专利的江苏金坛汽车工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就是吴建中。

所以,我们几乎可以推定,大乘汽车的实际操纵人,就是吴建中。

事情突然变得有意思起来。

吴建中其人

近两年来,随着吴建中淡出众泰,他的名字已经很少被人提及。但只要你对众泰的历史有所了解,就会发现,其实吴建中是个非常值得说道的领军人物。

吴建中是汽车行业里少有的军人出身。

1974年冬天,18岁的吴建中应征入伍,从战士到地方干部,又从地方干部到师部。在部队呆了整整十年,吴建中才从部队转业到厦门某国企工作,一步步升任领导,过上了安逸舒适的生活。

当然,这并不是吴建中想要的。

所以在吴建中转业近20年后,2003年的夏天,一个来自家乡的电话让年近五十的吴建中直接激动地跳了起来,电话的内容只有十个字:“永康想造车,想请你回来。”

随后过了两天,几位永康市领导就带着铁牛集团董事长应建仁,提着东西来到了厦门,他们看中了吴建中多年国企经历所积累的能力、经验、人脉,劝他回到家乡为家乡企业出出力。

“家乡”和“造车”,这四个字直接唤起了吴建中心里那股一直压抑的浙商创业激情,他二话没说,收拾东西就跟着应建仁回到了永康。

2003年秋,吴建中正式出任众泰集团董事长。

众泰“教父”

与吉利、长城、奇瑞相比,众泰的入市时间并不算好,甚至多少有些先发劣势,明明有钱,却连研发人员都招不到。

这个时候,吴建中听说了台湾丰田特锐的生产线要出售的消息,他当机立断,“如果众泰拿下这条生产线,便可以避开与强劲对手进行同质化的正面交锋,得到属于自己的成长空间。”

他很清楚,当初特锐败走中国,就是因为车子小、价格还高,那时候12万元已经完全够买辆舒适的小轿车了,没人会考虑特锐。吴建中坚信只要特锐这种小型SUV能再便宜个几万块,一定能拿下不少市场。

有这样想法的不是吴建中一个人,与众泰同处浙江的吉利彼时也在虎视眈眈盯着这条生产线。吴建中听闻之后连犹豫都没有,立刻带着谈判队飞往了台湾,抱着不谈下来不回大陆的心思,经过几轮拉锯战,连设备带模具,一举买下了整条特锐生产线。

从台湾回来后,吴建中又亲自投入到工程师的招聘中,一个一个面试、一个一个谈薪水,以最快的速度组建好完整的工程师队伍后,就带着工程师们开始对特锐的每一个零部件进行仔细研究,想尽办法降低零部件的成本。

“通常100多块的东西,谈到80块就够了,但我们却对砍价要求苛刻。我们对每个零部件的材料和技术都做到了了如指掌,所以在谈判时,我们会直接向对方提出来,你这个材料成本是30块,加上技术成本,我们给你60块,你的利润就很可观了。这直接就让供应商没办法了。”每次提起砍价“技巧”,吴建中自己都会笑。

在那个众泰刚刚起步的2005年,不到半年时间,吴建中就瘦了10斤。

2005年6月18日,30辆脱胎于特锐德众泰2008正式下线。为了迅速拿到卖车资质,吴建中又去和成都新大地汽车谈判,傍上新大地的大腿,才终于让众泰2008成功上市。

那段时间里,为了做成众泰2008,吴建中做事滴水不漏,一份文件他可以让下属反反复复修改20遍,甚至还会亲自审读企业内刊,把错别字一个个圈出来,让编辑们改正。

在吴建中的推动下,上市不过一年,众泰2008就在2006年取得了1万辆的销售成绩。而且,它几乎开创了国内汽车市场中的一个新品类——都市小型SUV。正是凭借这样的差异化,众泰找到了活下来的机会与空间。

2007年,铁牛集团通过收购江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70%的股份,从而将已经停产的江南奥拓收至旗下,帮众泰买到了一张属于自己的汽车“准生证”。

吴建中也对奥拓寄予厚望,2008年,就为奥拓量身定制了“只要一万八,奥拓开回家”的促销口号。于是,这台没有ABS、没有空调,只要1.8万元的代步小车成为了当时世面上价格最低的乘用车。

但就是这么一款车,凭借这么一口号,在其复产第一年销量居然达到了惊人的3万辆,“史上最便宜代步车”的名号由此打响。

而且,吴建中对于新能源产业的发展也格外敏感,众泰2003年成立,他在2005年就开始推动众泰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2006年就在北京车展亮相了第一款新能源车,随后和国家电网、普天海油、君丰资产、兴合集团、海越股份都保持着合作。就连每天上下班,吴建中都是开着众泰电动车。

由于起步较早,其实众泰在新能源领域创造了很多国内的第一,比如众泰是国内最早拿到新能源汽车生产公告的企业、是国内第一辆新能源车上牌上路的企业,牌照“浙A2279H”的新能源汽车还在2013年被浙商博物馆永久收藏。

那几年,众泰发展得如鱼得水,吴建中也红极一时。

2011年《商界》为吴建中和众泰做专题报道时,还将吴建中设为杂志封面,甚至将其誉为民企造车史上的“中国造车第四人”,仅次于仰融、李书福、王传福。

不过,自打进入2010年以后,自主品牌就迎来了发展史上的瓶颈期,众泰也不例外。

但和吉利、奇瑞等面临瓶颈想法设法耐住寂寞,保持自主研发的企业不同,也许是吃了“特锐”的甜头,吴建中带领下的众泰莫名走上了“逆向开发”造车之路——

2011年,众泰的第一款轿车Z200上市,酷似大众高尔夫6;2012年,众泰Z300上市,效仿丰田Allion;不出所料,销量都能维持在每月5000辆上下的水平。

于是众泰变本加厉,2013年,众泰T600上市,拼接途锐+奥迪Q5;2016年,众泰Z700上市,模仿奥迪A6L;2016年,众泰SR9上市,抄袭保时捷Macan,山寨水平登峰造极。

而消费者也颇为买账,众泰T600不但杀进过SUV销量排行榜前十,甚至销量破万,在终端市场一度要加价两万元才能提到车。

正因如此,在2013~2014年自主品牌最为困难的时间里,自主品牌销量出现了12个月的大连降,唯有众泰汽车却一路逆势增长。包括新能源领域,2014年,众泰新能源汽车连续数月都排在全国前三名。

吴建中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将众泰汽车从名不见经传发展到了如今自主品牌二线阵营。

以至于那两年还有人担心,照此发展下去,在同属于浙江的众泰和吉利之间,会不会发生“劣币驱逐良币”的可能。

而吴建中,几乎已经被认为成了众泰汽车的代名词。

另立山头

事情的转变发生在2016年,众泰谋求借壳上市之时。

纵然吴建中在业内已经建成了自己的影响力,但对于众泰汽车和铁牛集团来说,吴建中仍然只是个职业经理人的角色。

一方面,就吴建中自己而言,其实他始终都在谋求属于自己的事业,比如众泰金坛汽车基地其实就是之前吴建中利用众泰汽车董事长的身份,为自己拿下的立项、招商和建设。

另一方面,随着上市路径的不断推进,铁牛集团以及应建仁夫妇逐渐浮出水面,他们开始参与公司具体事务与运营,从而对吴建中形成了挤兑效应。

2017年4月,众泰汽车通过借壳金马股份更名成功,正式上市。这使得吴建中也不得不真正淡出众泰。

当然,一向不服输的吴建中绝不会就此隐退,在60岁的人生转折点上,大乘汽车,就是他的下一个山头。

不过,可能是考虑到儿子吴潇“80后”、“海归”的标签与形象更适合新造车企业的推动,这一次,吴建中选择站在了幕后。

无形中,这让大乘汽车多了几分神秘色彩,也让如我一般的自主品牌观察者们,对大乘汽车多了几分期待。

只是,希望大乘能做出众泰的业绩,但不要做下一个众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