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缪凌云

来源| 野马财经

根据最新的增资扩股方案,奇瑞控股与奇瑞汽车的控制权皆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新生后的两家公司,会往何处去?

2018年9月17日,奇瑞控股集团及奇瑞汽车股份双双在长江产权交易所挂出增资扩股预公告,合计筹集资金不少于162亿元。

预公告显示,奇瑞汽车拟以不少于79.11亿元的价格,出让18.51%的股份(增资完成后,下同);奇瑞控股拟以不少于83.32亿元,出让31.44%的股份。合计筹集资金不少于162.43亿元。

在增资扩股的同时,奇瑞控股还伴随着老股转让。

华泰资管及奇瑞控股董事长尹同跃等员工持股的瑞创投资将分别出让15.67%及3.87%股份。芜湖国资手中股份不转让,但依旧退居第二大股东。

至于奇瑞汽车,增资完成后,新进投资者通过直接、间接两种途径持有奇瑞汽车股份。

战略收缩与聚焦

对于此次增资扩股的相关问题,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与奇瑞控股取得了联系,对方表示正在开会稍后回电。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不过,从奇瑞控股董事长尹同跃的《致全体奇瑞人的一封信》中可以一窥端倪。

尹同跃表示,“‘奇瑞2025’战略规划的落地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此次增资控股的是为了聚集优势资源,注入新鲜‘血液’ ,也是为了响应’去杠杆’号召”。

简单来说,一是补血降负债,二是战略聚焦。

梳理奇瑞控股旗下企业,矿产开发、零部件加工、整车制造、国内外销售渠道可谓一应俱全。在此基础上,还一度向工、农业机械等领域进行了延伸,甚至在2007年时,破产重整了芜湖造船厂。

然而,对全产业链的覆盖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撑,并对奇瑞汽车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奇瑞汽车2017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底,来自奇瑞控股的应收账款高达112亿元。控股股东资金占用状况严重。

上图截自奇瑞汽车2017年报

与此同时,奇瑞汽车经营状况疲软。

2017年,奇瑞汽车实现营业收入294.71亿元,同比下降10.60%;实现净利润2.64亿元,同比下降12.29%。毛利率也从10.75%大幅下滑至6.78%。

这一状况在2018年上半年并没有改观。

报告期内,奇瑞汽车实现营业收入112.94亿元,同比再度下滑11.15%;净利润则出现了7.14亿元的亏损。

联合资信评估出具的一份《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跟踪评级报告》(下称“《评级报告》”)指出,在购置税优惠退坡、国内中低端汽车市场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奇瑞汽车面临消化库存和价格下调压力,部分车型销量大幅下降,主业经营整体承压。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则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奇瑞汽车有很辉煌的过去,也是我国自主品牌的一个旗帜,在中国汽车产业自主发展上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付于武认为,在自主品牌遇到很大挑战的情况下,重组、走混合经济等措施,都是资本运作、市场发展很正常的趋势。

资产清理早已展开

主业失焦带给奇瑞汽车的痛苦实则由来已久。

作为我国“自主品牌一哥”,奇瑞汽车也曾风头无两。2010年,奇瑞汽车以68万辆的数字,再次蝉联自主品牌汽车销量冠军。

自此之后,奇瑞汽车的销量却进入下降通道,被长城、吉利、比亚迪等本土公司陆续赶超。

一位长期研究奇瑞控股的行业人士告诉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作为当地的明星企业,奇瑞控股这些年来在自身成长的同时,亦被赋予了促进区域经济发展的诉求,摊子铺得太大,汽车业务反而做得不好。为此,公司也在陆续清理资产,重新聚焦造车主业”。

近年来,奇瑞控股的确一直处于卖卖卖的状态,清理了大量资产。

早在2014年8月,奇瑞重工(现“中联重机”)60%股份就被转让给了中联重科(000157.SZ),价格20.88亿元;2016年4月,奇瑞变速箱有限公司被以26亿元卖给了汽车零部件制造公司万里扬(002434.SZ),其中现金支付10亿元; 2017年12月,宝能集团斥资16.25亿元,接下来奇瑞手中观致汽车股权;2018年1月,凯冀汽车控制权被宜宾市国资,以24.94亿元接手。

仅此4次交易,变现金额就达到72.07亿元。

实际上,奇瑞巴西汽车、芜湖恒耀汽车、瑞鹄汽车模具、奇瑞新能源汽车、营口奇祥汽车销售等诸多公司股份也都进行了挂牌转让。

除此之外,奇瑞控股各级公司兜售的资产还包括:利达新村、宇润人才公寓、奇瑞BoBo城多处房产;闲置车辆、汽车发动机、综合性能试验台等机器设备;多款车型固定资产、无形资产使用权及专利权;阀门、油料、焊条、垫片等积压物资……

这些举措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一方面,在降低企业运营、管理负担的同时,变现大量资金,缓解了财务压力;另一方面,厘清了业务结构,为引入战略投资者提供了更适合的先决条件。

此番增资扩股之后,奇瑞控股与奇瑞汽车的主业能否迅速提振,未来而发展路径又将由谁主导?欢迎在文末留下你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