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尔·班夏哈:如何才能让孩子今

原标题:塔尔·班夏哈:如何才能让孩子今

塔尔·班夏哈:如何才能让孩子今后过上幸福的生活?

今年四十二岁的塔尔·班夏哈(Tal Ben-Shahar)在哈佛大学开设的“积极心理学”名列哈佛史上最受欢迎的课程,选修人数超过一千四百人。这堂人生的“幸福学”,在网络上造成轰动,全球网友疯狂下载。

然而,这位教授“幸福学”的老师,也曾经感到不幸福过。当他回忆起大学时代的经历,这样说道:

“当年在哈佛大学念信息系的时候,我不快乐。那时我是个专业的壁球选手(赢过全美赛冠军),读最好的大学,成绩很棒……过去所学到的一切都告诉我:‘我应该很快乐!’但是,我不快乐……”

这让笔者想起我们中国的学生从小听到的也是如此:现在辛苦一点没有关系,只要等你进了第一志愿梦想学校,你就会快乐,一切都没问题,人生就无忧无虑。你会得到很好的工作,进入第一志愿的公司,一辈子就高枕无忧……从小受到的教育也告诉我们,成功了就会快乐,那么我们成功了,我们就会感受到快乐。

那么,实际呢?

但完成了这些之后,果真就能快乐了吗?

我们好像遇到了和班夏哈一样的困惑。

“我好像已经挺成功了,但我为何还是不快乐”,这个问题似乎还困扰了不少人。就美国而言,八成的哈佛学生都曾经历焦虑和忧郁。世界各国的青年忧郁比率也都在成长中。中国也公开呼吁,要重视大学生的心理健康,这很不寻常,显然严重到一定程度。

当我们希望把孩子培养成一个特别成功的人,是希望Ta拿着不错的学历,不错的工作,得到一份生活的保障。对我们自己来说,如果有了这些,代表着我们可以从此过上更好的生活……我们多么向往这样!如果我们的孩子有了这些,他们会过得多幸福啊!

但为什么我们的孩子真的有了这些,却没能如我们所愿,过上幸福的生活?

你相信成功会带给孩子快乐,但果真如此么?

班夏哈当时也是个不快乐大学生。他的经历,或许可以供我们这些父母们参考。

他说:“那时,我迫切想知道:‘为什么我不快乐?’‘如何可以变快乐?’”于是,他决定转去念心理系,并在后来投入研究“如何可以更快乐?”

转去念心理系寻找答案的历程中,班夏哈学到第一个重要的功课就是──“你有多成功”和“你有多快乐”是没有必然关系的。

在积极心理学领域中,他整理出许多具体的研究结论,可以帮助自己变得快乐,因此也希望让更多人知道并练习实践。

因此,这个曾经的、“成功但不快乐”的大学高材生,在时隔二十多年,长成了一个快乐的积极心理学老师后,为我们分享了两个例子:

“一个是我的老师哈佛大学心理系教授丹尼尔·吉伯特(Daniel Gilbert)做的研究:追踪大学教授得到终身教职的快乐程度。在美国,担任大学教授最重要的就是拿到终身教职。因为在顶尖大学的教授,若是不能升迁就得离开,所以能够拿到终生教职就是学术界最大的成功。这个研究追踪了许多教授‘得到’或是‘没得到’终身教职半年后和一年后的心情。结果发现,在事过境迁一段时间后,这些教授心情上快乐的程度竟是相同的。也就是说,得到时的狂喜和失去时的谷底低潮都会过去,学术事业上的成功,对于人生长期的快乐是没有影响。

“另外一个是非正式的研究。我问修我课的学生:‘拿到哈佛大学入学通知书那一天,心情是否超级开心?’一千多位学生几乎所有人都举手。我又问他们:‘在拿到入学通知那一天时,你相信会继续快乐一辈子的请举手。’几乎一千个学生都继续举着手。我又问了第三个问题:‘今天很快乐的举手。’结果,几乎多数人的手都放下来了。”

所以,成功真的能带给孩子一生的快乐么?从研究结果来看,已经不是了。

诚然,成功能够带给人们一时的快乐,但是,一时的成功,却显然不能预防将来的不快乐。而且,如果想要持续稳定地快乐下去,光有一时的成功是不够的。

那么,还需要什么?

首先是需要更全面的教育。而不仅仅是孩子们现在所学的那些而已。

积极心理学之父马汀·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当年在宾州大学开设积极心理学课程时,他先问上课的学生一个问题:“你最希望你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多数人的答案是:“幸福快乐、拥有健康的人际关系、个性有弹性、能面对挫折困难等等。”

接着,他又问了第二个问题,现在的学生在学校会学到什么?答案是:“数学,地理,语文……”?

你是不是也发现,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有很大的不同。我们希望孩子变成什么样子?和我们让他们学什么,几乎没有重叠的部分。

明明是希望的是孩子能够幸福,但让孩子学的东西却跟幸福八竿子打不着……这思路,好像不太对啊!可是这怪异的思路居然形成了,为什么?!因为学业的成就可以量化评量。量化的东西更好比较,能够在升学考试中作为公平的比较指标。

所以现在的学校学习都过度偏向这个面向。

但当成绩变成“唯一”评量学校和老师的面向,当大家都假设在这面向努力,可以保证你进入顶尖大学、获得好的工作、赚大钱,然后进了顶尖大学、获得了好的工作、赚了大钱就保持长远的幸福……这,就是完全错误的假设了。

且不说,所学的课程知识和幸福没有直接的关系,就算学了这些课程知识,首先不一定能够进入顶尖大学、获得好的工作、赚大钱,其次就算进入了顶尖大学、获得了好的工作、赚了大钱,这些依旧是身外之物,它们是否能和幸福产生联系,还是要通过认知的途径:

虽然在一般人看来,你的大学够好,工作够好,赚钱够多,但你决定比别人差,觉得还不够好,你还想要更多,那么,你的内心还是有匮乏。当你感到匮乏,你就不认为拥有了这些就是幸福的;

虽然在你自己看来,你的大学够好,工作够好,赚钱够多,但你想要的不止这些,甚至压根与这些无关,那么,你的内心还是有匮乏。当你感到匮乏,你就不认为拥有了这些就是幸福的。

……

所以,学习语文、数学、历史等固然都很重要,但是,其他的东西也很重要。好比,让学生有更好的能力可以探索和享受生命。学校关心的焦点不应该只有学业。但现状是,除了知识的学习外,我们很少教给孩子其他面向的经验和工具。

班夏哈受邀到世界各地演讲“幸福心理学”后,他观察到,现在各国人才的最大危机就是:年轻人的忧郁和专业工作者的崩溃,教育必须“停止制造单面向人才”。

班夏哈说:“比较好的教育应该是全人教育。全人教育包括了五个面向:精神灵性、体能、智慧、人际关系和情绪,要追求幸福的人生,必须是这五个层面的全面关照。精神和灵性层次不一定是宗教,也可以是教孩子怎么追求一个有意义的生命。情绪是要学会怎么面对生命中的挫折,培养弹性。每一个层面都很重要,都必须要学习。”

于是,班夏哈离开哈佛大学,并在2010年,在以色列的贺兹利亚学院创立梅堤夫中心(Maytiv Center),以积极心理学的研究和发现为基础,发展幼儿园到中学老师的师训课程。因为班夏哈发现,科技和都会型态的经济发展环境,让下一代孩子忧郁的比率愈来愈高,学习“快乐”必须愈早开始。

必定有人会担心:之前孩子的时间只用来学基础知识,现在又要分一部分出来学习“怎样才能快乐”,课业学习时间的减少,会使他们更难考上好学校,从而更难成功吗?对这个疑虑,班夏哈回答说:“事实上,研究发现:幸福的学生,才会变成更好的学生,可以更专注、更有创造力。这就是为什么必须要把积极心理学放在教育里,而且必须愈早开始愈好。”

如果你的孩子没有机会去这样的学校学习……这也没关系,其实,当父母们意识到快乐对成长的重要性,已经非常不错了。如果你还不满与此,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去学习,如何在生活中得到持久的快乐,并把它教给你的孩子。学习积极心理学就是一个挺不错的办法。

除了更全面的教育,还需要什么?

更多现实中的人际互动。

班夏哈说,下一代孩子要面对最大的挑战,是他们将会二十四小时和科技连接,这代表更少机会和真实世界互动。

最直接的消极影响,是缺少运动。以前走路活动机会很多,现代生活愈来愈便利,早上开车上学,整天坐在计算机前,饿了叫外卖,不再需要去外面觅食打猎。当我们不动,付出的不首先是身体健康的代价。

接踵而来的,便是心理上的代价。

研究显示,现在每个人在计算机网页上平均每页只停留七秒,这样短的时间根本不够深入了解信息。一开始,这是无声无息的,你觉察不到这有什么问题,但若长期下来,我们就没有机会让大脑练习深度的理解和专注的思考……这对于已经发展过深度理解和专注思考的大人来说,可能比较容易把这些懈怠了的能力找回来,但对于大脑正在发育中的孩子来说,就比较难了。他们将来可能就会没办法慢慢的读一首诗,也很难和人发展深度有意义的关系。

有研究称,现代孩子的同理心比起二十年前的孩子明显下降。为什么?想想同理心是如何发展的?必须经历和朋友或是手足一起玩、一起打架、拌嘴、和好……这样的历程。同理心必须在亲密接触中形成,无法在我们帮朋友按赞的时候产生。

现在的孩子们,可能在脸书上一千个朋友,但却没有一个和真正的朋友深入对谈的机会。很多研究显示,面对计算机的时间愈多,快乐愈少,因为与人真实接触的机会也愈少了,实际生活会愈来愈寂寞。本以为拥有一千个脸书朋友会减少寂寞,其实反而更寂寞。

寂寞,可能是不幸福的主要原因。

脸书等社交网站,的确很棒,但有时我们必须和科技适度切断,才能和“人”真正建立关系。作为家长,也要帮助孩子,和现实生活中的人建立联系。

和现实生活中的人建立联系,首先要和家庭建立联系

有记者问道:“为什么你没有继续留在哈佛大学教全世界最聪明的学生?却选择回到以色列设立师培中心,专门用积极心理学来训练中小学的老师?”

班夏哈说,“为了更快乐!可以和家人有更多时间相处。”

四十二岁的班夏哈,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

“当孩子诞生后,我经历了为人父母的许多挑战,第一次知道我必须要学这么多事情。当父母是我人生中最困难的挑战,这工作比起为《Fortune》杂志五百大企业当顾问和在哈佛大学当教授都还要困难。很可惜,没有一所学校教我们怎么当父母,我们可以到学校学管理、法律和学当老师……却没有地方学习当父母。真不容易,天天会犯错。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他是儿童发展心理学家。当我大儿子四岁时,那时家里也有了老二,我告诉这位专家,真希望四年前儿子诞生时,就已经具备现在当爸爸的一切经验和知识。因为若是这样,我就不会犯这么多错。朋友告诉我:‘没关系,因为你会继续犯其他的错……’?”

即使是心理学者,也深深觉得育儿不易。不过好在我们知道自己的不足,会主动学习。学习,当然不能避免犯所有的错,但是学习了之后,至少会知道,“哦,当初我那样做是不对的”,以后就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了,假设还有下一个孩子,这些错误,就不会从头犯起了。而这一些事情,如果从不学习,是不可能知道的。

在积极心理学和发展心理学领域中,有很多研究结果是可以帮助我们当一个更好的父母和老师。父母应该要知道这些资源、获得这些工具。

□ 我们成为一个好的父母,对孩子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如果要找个例子说明,班夏哈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他说:

“父母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老师,他们教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家庭和关系的价值。这两件事是幸福人生最重要的部分。身为子女我们也从不怀疑自己是他们生命中最珍贵的。

“他们非常认真看待我的梦想。在我小的时候,不管我展现的是对于缝纫、体育或是学业上的兴趣时,他们总会全力支持。但他们有一个坚持是,当我们决定开始学新的东西,譬如乐器,就必须至少学一学期。他们给孩子选择的自由,小孩也必须展现负责和坚持的态度。

“我的母亲是中学生物老师,在课堂上,她是一个非常严格的老师,但几乎所有学生都把她当做第二个母亲。我从父母身上体会最深的是,能够把纪律和尊敬,边界和自由结合得最好的,就是最好的父母和老师。”

□ 向这样的父母学习,除了“纪律和尊敬,边界和自由”,父母还可以学什么?

把孩子当做我们生命的优先!

班夏哈说:

“最能有效预测孩子未来能否拥有幸福的关键是:童年时是否常常和父母一起用餐。

“家庭里的餐桌时间,往往就是分享的时间、也是最好的教育时间。

“我们家有一个传统,就是每星期五,我的三个小孩和祖母一起晚餐的时候,都要分享一件开心的事情或是一件自己做的好事。

“刚开始也会觉得找不出好事讲,但全家都会一起认真做这个分享,从祖母开始都会仔细思考。后来形成一种家庭氛围,我的小女儿每周都会很认真的想,有哪些开心的好事,周五可以和祖母分享,这也改变了她看事情的角度。

“是的,现代社会很多父母都很忙。那我会问这些父母,早上起床会不会每天刷牙?为什么?这么忙为什么还要天天刷牙,因为这是优先的事。

“我们必须把孩子当做我们生命的优先,每天回家一起吃饭时,把电话、email关掉,专心一起享受。尤其是假日时,多花时间和家人朋友相处,深度的交流。因为从大量研究看到,拥有好的家人、朋友的健康人际关系,才是形成长期幸福最重要的关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