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火币的艰难之路,日本成为“各路必争之地”!

原标题:火币的艰难之路,日本成为“各路必争之地”!

9月20日,日本的一加密货币交易所Zaif因黑客攻击导致损失6000万美元后,在该国运营的各个交易所都将接受来自日本金融监管部门的新一轮检查。

尽管日本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不断因其漏洞而遭到攻击受损,但这个对加密资产交易持较开放态度的国家,始终成为了各大交易所“兵家必争之地”。对于任何一家交易所而言,在日本实现业务合法落地,都具有强烈的战略意义。

9月12日,历经3月、经过5轮面试后,火币集团宣布控股在日本拥有合法牌照的BitTrade交易所,此举被人们解读为今后火币将于日本展开合法经营。

当自带科技金融属性的加密货币如洪水般开始涌向全球时,以国为界的金融监管机构成为了绕不过去、但又必须前进的防险堤坝。

显然,火币经过这一轮长跑似乎已经迈过了日本监管的防险堤坝。在合规之路下,未来的考验或将来自于日本市场的争夺和技术上的硬功夫。

就在火币并购BitTrade之后,据日本监管层透露,日本或正酝酿交易所管制新政,并且透露,有意扩大明年专注于加密货币活动的团队,以应对日本企业对获得加密货币兑换牌照灼日增加的局面。

9月12日,火币集团宣布通过全资子公司Huobi Japan Holding Ltd购得其全资拥有的日本虚拟货币交易所BitTrade的多数股份,火币日本从True Joyful Limited,BVI手中购入100%股权,将持有该公司全部受益人权益。

据报道,True Joyful Limited的股权结构为FXTF Asset Investment Private Ltd.持75%股权, FX Trade Financial持股25%。火币日本是火币环球的全资子公司,设立于香港,日本Bittrade自此由外资控股。

点击BitTrade的交易页面,交易列表中,可以与日元进行兑换的加密货币仅仅只有4个,分别为BTC、XRP、MONA、BCC,而LTC以及ETH这两个货币,也仅仅支持BTC交易对。

相比一些其他交易所,BitTrade上的交易对可谓说是稀少的可怜。其实,这少不了日本监管部门对加密货币投资者得保护有关。

因为如果按照该国的法律规定,某一种加密货币想要登陆交易所,必须通过日本金融厅(JFSA)的重重筛选,而交易所想要在日本进行合法的经营,那就更加无法避开日本经融厅的监管。

尽管BitTrade平台上的交易对不多,但官网的广告语“安心的金融厅登录业者”尤为引人注目。这是否意味着,BitTrade是一家持牌、并且安全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因为这个身份对于一些投资者而言尤为重要。

在9月12日,火币集团宣布控股BitTrade,相当于曲线拿下日本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牌照,火币创始人李林在朋友圈里高调宣布此等消息,兴奋之余,也些许透露着一丝艰难。“在经过三个月的煎熬与努力,5次面试,终于通过了日本金融厅的审核。”

日本成了虚拟货币交易行业的必争之地,也可以说是象征意义非凡的战场。自从去年9.4监管开始,火币、OK、币安转向海外,谋全球之局,国内各大区块链创业公司就千方百计想要进驻日本。

火币“攻打”日本市场其实十分艰难的。去年年底,火币就曾尝试过曲线拿牌照的方式,通过与拿到金融厅交易牌照的SBI系合作。去年12月7日SBI控股也发布公告,正式宣布与火币达成资本和业务的合作。

然而1月27日,日本最大交易所之一的Coincheck发生失窃事件,平台上5.23亿虚拟货币XEM(新经币)不翼而飞,总价在当时约合580亿日元,这一事件的发生按下了日本虚拟货币交易市场的暂停键。

火币也没有幸免,金融厅监管和前后6轮的检查,一时间,日本数字资产交易市场风声鹤唳,SBI集团也犹如惊弓之鸟般,在3月为了自保,也切断了与火币的合作。

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日本金融厅不再考虑颁发新的交易所牌照,对已经获得牌照的16家交易所进行了反复的详密检查。直至今日,除了去年三个批次发出16张牌照外,日本金融厅也再未发出一张牌照。

随后,各大国外平台在日本的活动明显低调了许多,但只有火币还坚持在日本的“第一线”,坚持在日本举办各类研讨会。几乎同一时间,货币方面宣布原百度日本CEO称海腾将加盟火币集团,出任火币日本CEO,意在进而加速开拓日本市场。

火币的一举一动似乎引起了日本金融厅的关注。6月27日,货币出乎意料地撤下日文页面,其在一封邮件中表示,“根据日本的《资金结算法》,公司没有注册虚拟货币交换业务。所以,不得在日本进行任何虚拟货币兑换业务。”

随后,在一个月之后的7月27日,火币CEO李林在链得得《吐槽大会》上对火币的全球战略部署进行了解释,表示今年度争取打进日本合法经营。其实当时,应该是火币在日本的收购计划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李林才敢强调在日本合法经营。

“尽管日本金融厅的政策变化了好多次,还暂停了一段时间,这是不可控因素,但是我们在想各种办法,实现这个目标。”

两个月后,火币曲线持牌,李林完成了这个夙愿。3个月、5轮面试,让火币如临大敌。

火币集团董事会秘书兼国际商务扩展副总裁李书沸对币前线研究社描述到,日本金融厅为了保障投资者的利益,对交易所的股东以及其董事背景的审查和要求非常严格,股东及董事都要符合适当人选(Fit and Proper)的准则。

“企业的往绩(Track record)包括合规、技术水平、及交易所得安全、管理、运营知识与经验、良好的行业声誉(Reputation)都是他们考虑的重点。”

火币率先攻下日本一“领地”,李林长叹一口气,但是同样是转战海外的币安CEO赵长鹏恐怕就会感到郁闷几分。

除了火币之外,币安同样一直对日本市场一往情深。去年9.4监管之后,出海的币安曾将日本视作为计划中的第一个落脚点。当时,日本是唯一一个发放正规交易牌照的国家。

在未发生Coincheck事件之时,币安也在日本取得了积极的进展。据Alexa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份的时候,币安大约有9%的用户访问来自日本,该交易所曾对彭博社透露,“我们正在与日本监管机构合作以获得许可证。”

然而,好景不长,Coincheck事件的爆发,同样殃及到了币安。据日本金融服务厅官网在3月23日更新内容显示,发布了对币安无牌照提供数字货币交易服务警告。

币安CEO赵长鹏随后发表特推表示:“币安已经收到JFSA的警告信,币安的律师立刻致电JFSA进行沟通,相信我们会找到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并引用了中国谚语,积极表示,机会总在变化中产生。

最终,币安撤下了日文页面。

然而,他与李林一样,赵长鹏也并未对日本市场死心,他曾表示:“日本金融厅的做法应该有自己的考虑,我们跟日本金融厅还在交流,在商讨怎么针对日本市场来做。”

然而有一件事值得玩味的是,在7月8日,币安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币安向日本捐助100万美元,用以帮助受大雨影响的受害者,并呼吁数字货币投资人和合作伙伴加入其救援计划。

但是可能币安在当时的做法没有考虑到国民感情,因为当时正是7.7事变纪念日之际,在当时币安遭到了国内的投资者得唾弃。然大家却都选择性忽视了币安的初心:日本是币安全球化最重要的一步。

除了币安之外,美国交易所Coinbase也不断“撞击”日本这艘大船。今年6月期间,彭博社爆出Coinbase准备在日本注册虚拟货币兑换业务,并一直在积极与日本金融厅进行交涉,并且确保符合当地法律。而在近日,韩国加密货币交易所Bithumb也已经向日本监管机构申请加密货币牌照。

为何这么多的交易所都想上日本这艘“船”?

火币集团董事会秘书兼国际商务扩展副总裁李书沸表示,日本是数字货币行业的大国,也是全球数字货币交易量最多的国家之一。日本以合规、安全及稳定见称,是全球GPD第三的国家。日本数字货币市场较为成熟与全面,舍友领先全球的监管要求,包括完善的审查及牌照制度。

显然,日本市场已成为各大交易所“兵家必争之地。”日本这艘数字资产的金融船舰,可能将吸引更多交易所争相追逐。

事实上,数字资产作为全球性的工具,开始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所认可,美国、日本、巴西、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都是合法的加密市场,吸引着各大交易所落地开展业务。

路漫漫其修远兮?欲拿牌照,必承其重,火币拿下牌照看来也只是一个开端。

出品 /币前线研究社(ID:bqx556)

文 / 沐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