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情怀是最好的滤镜,可古惑仔再也回不来了

原标题:情怀是最好的滤镜,可古惑仔再也回不来了

【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刚刚过去的中秋档,有两部与“江湖”有关的电影成为影市焦点。一部是贾樟柯的《江湖儿女》,另一部是钱嘉乐导演的《黄金兄弟》。

前者听起来充满古装江湖气,但实际还是贾樟柯一贯的文艺现实题材。凭借众星助阵和贾科长亲自下场卖力营销,上映至今不到一周时间,已收获超5000万票房。单看数字平平无奇,但对只拥有小众影迷的贾樟柯电影,《江湖儿女》已经轻松超越《山河故人》,成为贾樟柯内地票房最高的作品。

拔得中秋档头筹的,就是后者——《黄金兄弟》。这样一个听起来如“xx攻略”般本无吸引力的电影,硬生生掀起了国庆档前的小高潮,中秋档三天收1.62亿夺冠,上映6天进账2.47亿票房。

和星爷的西游系列一样,《黄金兄弟》再次证明了“欠一张电影票”的力量。

《黄金兄弟》最大的噱头便是《古惑仔》系列招牌。虽然角色名字早已不是陈浩南与山鸡哥,但集齐了郑伊健、陈小春、谢天华、钱嘉乐、林晓峰“五兄弟”二十年重返大银幕,打情怀的意图已非常明显。

那么这部“新古惑仔”到底和记忆中的《古惑仔》是怎样的关系呢?

这是一部试图利用情怀找关联,实际上却和《古惑仔》没有任何联系的电影。

《黄金兄弟》主打兄弟情,一开场便是五兄弟紧密合作执行任务,对讲机里嬉笑怒骂默契十足。一个兄弟被甲方炒鱿鱼,五兄弟便集体跟着辞职。后来一个兄弟在国外坐牢,另一个觉得是自己的过错,便生活在监狱不远的贫民窟里等待兄弟出狱,竭尽所能两肋插刀。

从一个独立电影的角度看,《黄金兄弟》里情谊的产生并没有任何铺垫,仅靠几段简单的回忆就完成了五兄弟情比金坚的设定交代。

或者导演默认我们会代入《古惑仔》,因此觉得不需要在新的故事架构下交代人物关系,所以不断播放《友情岁月》来提醒我们这一点。

这种做法也不是完全不奏效。狮王(郑伊健)对火山(陈小春)说;“过去打仗都不怕,现在救个人算什么。”情怀粉眼前浮现的便是九十年代香港铜锣湾并肩作战的古惑仔们,顿时回忆涌上心头,不用任何笔墨。

情怀也成为大多数普通观众走进影院观影和打五星好评的原因。“看的是古惑仔,回味的是自己已经失去的青春”。和看《前任3》回味前任,看《最好的我们》追忆已经逝去的纯情一样,情怀,又一次让《黄金兄弟》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

你不能说《黄金兄弟》纯粹坑蒙拐骗。当看上去更适合演“古惑仔爸爸们”的五兄弟,挂着眼袋和松弛的皮肤再次齐聚在银幕前,努力一本正经地搞笑、飙车、打闹,上窜下跳执行任务,你一边被“男人无论变多老骨子里都是男孩”的情谊打动着,一边更感慨逝去的时光一如他们日渐僵硬的肢体表情和演技,难倒回。

比“僵硬”更可怕的,是“草率”。

人到中年的“古惑仔”和人到中年的导演钱嘉乐,失了心气,也失了乐趣。这让《古惑仔》的精神延续,变成了一场草率的标签式表演。

搜索“《古惑仔》为什么成为经典”,大多数的回答都围绕一点展开:普通人的青春童话。

《古惑仔》是有市井气的,山鸡哥满口脏话,但少男少女就是喜欢这股痞气。

置于拥挤的香港街头,有“人气”,才有“江湖气”,才“触手可及”到让无数男生模仿。

《黄金兄弟》却是一部异常干净的电影。场景辗转布达佩斯、日本、黑山,每到一地先上航拍大场面。五兄弟人设也从小混混变为“国际主义特工”,颇有盗墓非要上交国家的正能量意味。从外观来看,它早已不是《古惑仔》的续写,更像是低配《碟中谍》+《速度与激情》。矫健的身手勉强还能看,但纯属生理刺激。

《古惑仔》的童话感来自于主角们永远战无不胜,永远理想主义。但同样套路的《黄金兄弟》却要背上“开挂”的标签,一切都既高级又唾手可得。

反派都能选择无条件相信几个人可以帮助夺回黄金而慷慨提供武器……这种境况下,谁又会真正相信是兄弟情义才是获得胜利的要义呢?换个相同能力的其他人其实也可以做到,比如《侠盗联盟》,比如《欧洲攻略》。。在这种简单粗暴的语境下,兄弟间的情义规则反而会成为完成人物的累赘。

作为一个新电影来看,《黄金兄弟》也有许多让人难以理解之处。

比如几个主角的模糊的个性,靠角色分辨几个人显然是不可能的,除了郑伊健还有感情戏展开,其他几位兄弟毫无个人生活,根本找不到特点。所以要么就还是靠演员辨人,要么就靠《古惑仔》的代号搞个区别。最冤的还是谢天华,很多人大概还是在叫他Laughing哥。

人物动机就更是没法理解了,谢天华的变节就是因为觉得兄弟看不起自己?你们经常在一起喝酒都不会吐露心声诚心交流的吗?

四兄弟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玩了一把绝地求生,攻到谢天华的岛上就为了说一句“你不配做我的兄弟”,发个短信就能说的事情,何苦要大费周折,把目的换成救妹妹都更让人觉得情有可原。

所以这就形成了《黄金兄弟》一个巨大的bug:代入《古惑仔》,这显然不是同一类故事;不代入《古惑仔》,又无法理解这个故事。

看到结尾,我好像更怀念《煎饼侠》里的四个人玩着打火机迎面走来的场景,那个时候,情怀赋予的才是真正的惊喜,而不是落地成灰的叹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