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体制内的张小平们和那些“想上天”的民营火箭公司

原标题:体制内的张小平们和那些“想上天”的民营火箭公司

不知道那位“离职就直接影响中国登月”的人才威力究竟有多大,但确定的是,他至少对民营航天企业的未来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自媒体“紫竹张先生”的一篇《离职能直接影响中国登月的人才,只配待在国企底层?》在今天成了刷屏作,目前原文已删除。

大致概括一下文章内容: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一名科研人员张小平被一家民营航天公司挖走,该科研人员离职前任副主任设计师职务(文中表示,此属研究所底层职务),但是在我国火箭发动机研制过程中“最关键的技术岗位”。这篇文章称,“据爆料,张小平的待遇是12万一年,跳槽后加入了北京蓝箭空间科技有限公司,年薪直接达到百万”。

据《新京报》报道,多位航天系统科研人员表示,“文章写的夸大其词,多处细节失实”。如张小平属于高职级研究人员,“影响中国登月”说法过于夸张,年薪也不止12万元,应为税后20万元左右。但他们也说:“不能否认,问题是存在的。”

张小平之前就职的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六研究院院长刘志让在接受《北京青年报》报道时表示张小平“本人擅自离职,经多次谈心做工作无效,单位为挽留此人通过法律途径提起仲裁,在提供给相关机构的材料中有夸大其作用和贡献的表述,被其及网络利用进行炒作”。

但刘志让同时表示,相比过去,研究员这两年被民营火箭公司挖走的人多一些。

张小平去的是一家什么火箭公司?

而把张小平挖走的“北京蓝箭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箭航天)是什么来头?

蓝箭航天成立于2015年,从事火箭研制和运营。据今年8月的报道,蓝箭的首枚入轨火箭“朱雀一号”拟定今年第四季度发射,将搭载商业卫星“未来号”。如果未来各项工作顺利,“朱雀一号”将是国内首枚实现发射卫星入轨的民营火箭。

“朱雀一号”示意图,图片来源:蓝箭官网

蓝箭航天最新一轮的融资是2018年4月的B轮2亿元人民币融资,由金风科技领投,国开熔华、世纪天华等领头。蓝箭航天从成立至今,已累计获得各类投资超过5亿元。

但蓝箭也不能算是纯粹的民营资本航天公司,其以民营社会资本为主,国营资本(主要是地方资本)为辅。天眼查显示,其投资方中,除了金风科技、创想天使、永柏资本等民营资本,还有西安高新技术产业风险投资、陕西高端装备高技术创业投资基金、湖州市军民融合专项等地方资本。

火箭产业是一个高度人力资本密集的行业,极其渴望技术人才。人才的最好来源,当然是此前曾在体制内真正参与过火箭实际运载发射、型号设计的技术专家。

除了这次意外“走红”的张小平以外,公开资料显示,蓝箭航天董事长董事长王建蒙,是原中国卫星发射测控系统部航天系统工程高级工程师,其联合创始人吴树范是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曾为欧洲航天局工作近15年。蓝箭的CTO康永来曾经也是一位为国效力十几年的一线研发人员,最终选择离开体制加入蓝箭。

薪水高、待遇好,民营航天企业的出现,自然会搅动国企这汪平静的池塘。

那些存着“上天梦”的民营企业

除了蓝箭航天以外,北京星际荣耀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于今年4月5日发射了其首枚商业火箭双曲线一号S型试验火箭;零壹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于今年5月17日发射了中国首枚民营自主研发的商用亚轨道火箭“重庆两江之星”;在卫星方面,天仪研究院于2017年2月发射了和以色列合作的微重力化工试验卫星“陈家镛一号”。

这些公司和蓝箭一样,研发人员大多来自体制内。据寻找中国创客报道,零壹空间的原体制内院所研发人员占比为80%左右,而在星际荣耀,这一比例更是高达几乎100%。

他们的资本构成也与蓝箭航天类似:社会资本为主,但国营资本也有进入。星际荣耀空间除了顺为资本、经纬中国的投资以外,还有南钢股份和中信旗下的中信聚信;零壹空间的资方中包括哈工大特种机器人有限公司这种国营资本,还有重庆地方政府的投入;天仪研究院的天使轮中就有国科嘉和(中国科学院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的基金)与长沙高新区人才基金。

严格地说,这些民营航天企业都是“混合所有制”。

这也显示出,像航空航天这种高风险、高投入、高技术的行业,除了社会风险投资,还需要国家、地方政府的支持。

航天行业从诞生之初就被赋予了军事意味,国家一力承担着研发任务,留给民营企业的则是一些小的商用项目。

2015年10月29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印发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中长期发展规划(2015—2025年)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鼓励支持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发展。我们也可看到,《通知》的确加快了一批民营航天企业融资、研发、生产的步伐。

国家自然是乐于见到商业航天蓬勃发展的,对国家经济有好处,也为实体经济提供了一条新出路。在商业航天这个大方向上,还可以“借鸡下蛋”,等民营企业做得差不多了再收回。

若人才源源不断地从体制内向民营企业流出,国企自然不会无动于衷。第六研究院院长刘志让表示,研究院会反思更多的方式,留住人才。而据寻找中国创客前述报道,蓝箭方面称暂不方便对此事表态。而星际荣耀、零壹空间方面都表达了对此事后续影响的担忧:“这次事件绝对会影响人才外流”。

事实上,除了晋升空间和薪资待遇等老生常谈的毛病,这次的事情暴露出国企更多的问题:连在法律仲裁过程中呈交的材料,都会出现“夸大其作用和贡献的表述”,最终酿成网上人人吃瓜的一出闹剧,企业内部的流程规范和严谨性都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蓝箭航天CEO张昌武曾在今年4月份的首届中国航天大会上说:“现在是发展民营火箭最好的时代。”

这个“影响中国登月”的人走后,民营航天企业还能用高薪挖来有实际经验的宝贵人才,继续自己“最好的时代”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