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平措汪杰同志:雪域高原上的不殒星辰

原标题:怀念平措汪杰同志:雪域高原上的不殒星辰

“平生风义兼师友”,葛然朗巴·平措汪杰(以下简称平汪)是中共巴塘地下党的创始人(书记)、著名的革命家、哲学家、民族问题理论家、全国人大民委顾问、全国人大民委原副主任委员。平汪于藏历十七绕迥木马年正月三十日(公元2014年3月30日)上午七时,在首都北京逝世,享年93岁。哀乐低回,盖棺论定,党和人大给了他以“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藏族人民的好儿子”的评价。

平汪于藏历十五绕迥金鸡年十月,公元1921年12月出生在四川甘孜州巴塘县。13岁时,他随舅舅去南京就读中国国民党中央政治学校附属蒙藏学校,开始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1939年,平汪与同学根秋扎西、昂旺格桑、西绕、马甲邓珠等人,在蒙藏学校秘密建立“共产主义运动小组”。平汪等人在重庆的八路军办事处拜会了叶剑英同志,汇报“藏族共产主义革命运动小组”的活动,表示想去革命圣地延安。叶剑英同志说:皖南事变后,国民党封锁边区,延安难以到达,还是应当回藏区开展革命工作。最后一次会见时,叶给平汪等人发了活动经费;平汪自重庆返回后先赴拉萨建立“高原共产主义运动小组”,宣传革命理论和民族政策。1946年他同恭布次仁(海正涛)等多名藏族青年,在今云南德钦准备举行武装起义,此举被暴露而失败。恭布次仁牺牲,平汪脱险后再到拉萨以教师身份继续从事革命活动。1949年平汪涉嫌“共产党秘密人员”,被西藏噶厦政府驱逐,从拉萨经印度回云南,与滇西北中共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并重新入党。

1949年平汪回到故乡巴塘,建立中共康藏边地方工作委员会(简称巴塘地下党),担任书记。平汪在巴塘先后培养发展中共党员46人。在地下党的领导下,还建立“东藏民主青年同盟”(简称“东藏民青”),由他担任总书记。地下党和“东藏民青”在平汪的领导下,着手建立与滇西北背靠背的康区革命根据地。1949年11月,巴塘地下党由地下转为公开,大张旗鼓地宣传中国共产党的主张,组织发动群众,宣传革命道理,为迎接解放开展一系列活动。我是1949年9月在平汪同志处参加“东藏民青”的,并于11月宣誓入党。平汪还在巴塘创办“新文化之家”,从内地运来一大批进步书刊,有些图书是40年代初从重庆秘密运来的,一直就埋藏在他们家的菜园子里。

平汪也是第一位将革命歌曲翻译成藏语的人。早在1939年,在重庆读书时,他就将《国际歌》翻译成藏语,在青年学生中传唱。40年代初,在拉萨他又将歌词作了进一步修改,又把《义勇军进行曲》《游击队之歌》《到敌人后方去》《延安颂》《黄河颂》《黄水谣》《在太行山上》《青年颂》,以及苏联歌曲《祖国进行曲》《风之曲》和《假如明天战争》等翻译成藏语。一些藏族青年,就是唱着这些歌曲,走上革命道路,迎接新中国诞生的。

1950年1月,平汪与中共中央取得了联系,中央电召平汪赴重庆与中共西南局和西南军政委员会领导刘伯承、邓小平、贺龙、王维舟等见面,汇报中共巴塘地下党工作,商讨和平解放西藏事宜。平汪遂被任命为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中共西藏工委委员兼昌都分工委副书记、18军民运部部长等职。

1950年10月,平汪成为康定军管会16个委员之一。中央指定李维汉为中央人民政府首席代表,张经武、张国华、孙志远为代表,平汪为列席代表。平汪自始至终参与谈判的全过程。那期间,他白天要一起参加谈判,晚上既要同中央代表和有关领导一起研究情况,分析形势,商讨对策,又要同西藏地方政府的代表交谈、协商,进行说服教育和解释工作。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央代表团同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团在一些重大问题上,有很深的误会和隔阂,平汪作为列席代表兼政治翻译,为签订和平解放西藏“十七条协议”作出了重要贡献。1951年5月23日,中央和西藏地方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当天晚上,为庆祝和谈成功而举行的酒会上,李维汉举杯祝酒,说:“今天第一杯酒要敬给平措汪杰同志,他为和谈成功立了大功。”平汪随后来到北京,毛主席送给他一本《实践论》,在扉页签上“平措汪杰同志 毛泽东”的字迹。这份最珍贵的纪念品,随平汪历经磨难珍藏了一生。

1953年,中央调平汪到北京工作。1954年秋,达赖和班禅来京出席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毛泽东主席、刘少奇委员长、周恩来总理、朱德总司令等领导人同达赖喇嘛谈话时,几乎全由平汪翻译。

1956年上半年,中央决定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派陈毅率领的中央代表团前往祝贺。平汪被调去参加中央代表团的工作,跟随陈毅到拉萨,不久即按照毛泽东的指示正式调回西藏,担任西藏自治区筹委会委员、副秘书长,同年当选为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

平汪在新中国成立前培养和发展的中共党员和盟员,成为中国共产党在藏区的新生力量。和我一道成长起来的很多人担任了县、州、省(自治区)部级党政机关的领导职务。

平汪同志作为当年西藏工委11名成员中的唯一藏族干部,在西藏工委与达赖喇嘛、噶厦政府、民族宗教上层人士之间,起到桥梁纽带作用,为党在藏区建立爱国统一战线作出了突出贡献。

1960年,平汪以“反革命嫌疑”和“民族主义”罪名被捕入狱,单独囚禁18年。在北京秦城监狱,平汪排除一切干扰,将所能借阅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全集,黑格尔、费尔巴哈、普列汉诺夫和毛泽东、刘少奇的著作,通读了几遍。一本《矛盾论》,至少看了50遍以上,并同马恩的有关论述、列宁的《哲学笔记》、黑格尔的著作对照起来学习、思考。平汪同志在监狱中受尽了牢狱之苦。他以博大的胸怀和坚韧顽强的意志,在无纸笔情况下,把学习心得打成腹稿。

1978年,他获得平反昭雪,重新回到政治舞台后,除了日常公务,则一心从事哲学研究,撰写了80万字的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研究专著《辩证法新探》。1990年11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了“平措汪杰《辩证法新探》座谈会”,党和国家领导人宋任穷、彭冲、阿沛·阿旺晋美、胡绳等出席座谈会。时任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宋任穷在座谈会上说:“平措汪杰同志是我国藏族著名的马克思主义者,为传播马克思主义特别是在藏族地区传播马克思主义,为西藏的解放和建设,为加强各民族的大团结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与会哲学界的专家学者对平汪的《辩证法新探》给予肯定。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编纂的《思辨之花》前言中,称赞此书“在我国理论界和各族人民中引起重大反响”。

党和国家领导人邓小平、胡耀邦、江泽民、习仲勋等曾多次接见平汪,对他的历史功绩给予肯定,对他蒙受的不公正遭遇表示关怀和慰问。

除《辩证法新探》外,平汪还著有《月球存有液态》《自作的反思》和尚未出版的自传《回忆与新探》等,另有与美国藏学家梅·戈尔斯坦合作出版的英文《一位藏族革命家——平措汪杰的政治生涯》一书。

平汪自青年时期起就追随和信仰共产主义,宣传马列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主张。中央领导称他是藏族著名的马克思主义者。他是继前辈藏族红军长征革命家之后杰出的早期共产党人,是中国少数民族领导干部创建地下党组织的老一辈藏族革命家。他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央政府解放西藏,在藏区建立政权,确立执政领导地位作出了卓有成效的工作。

平汪同志的一生是忠诚自己的政党,坚定自己的理想信念,忠诚自己的民族的一生。他代表了藏区的一个时代。他心中想的是藏族人民的前途命运,他思考研究的是民族团结、国家统一、藏区长治久安和共同繁荣发展。平汪是西藏民族的优秀儿子,更是一位忠诚的共产党人!

平汪同志是我的师长,也是知心朋友,参加革命的领路人。他对我的影响是很深的。他那种对革命坚定的理想信念,为党为民无私奉献的精神,追求真理、坚持实事求是的精神,解放思想、终身刻苦学习、善于思考探索、不断创新的精神,以及他的智慧和过人的胆识,特别是他一生中虽遭受到极大的折磨和一些人的诽谤、中伤,却始终能以博大的胸怀应对自如,甚至以创新的思维著书立说,为我国理论宝库增加新的成果,种种的大气磅礴,超出了常人的想象。平汪的人格魅力是多方面的,逝者如斯,哲人其萎,他的精神和智慧将永远激励着我们。

平汪同志的去世,是党和国家的一大损失,藏民族失去了一位才华横溢、魄力惊天、德高望重、两袖清风的杰出领导人。

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为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建设新中国美好家园而不懈努力!

平汪同志把中国梦的未竟事业留给了后人。雪域高原的夜空上,嵌入了一颗永不殒灭的星辰!

(作者为西藏自治区党委原常务书记、政协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原主席、政协四川省委员会原副主席、四川省藏学研究会会长)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