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不差钱、股权高度分散、行业产能过剩,却还来IPO!

原标题:公司不差钱、股权高度分散、行业产能过剩,却还来IPO!

2017年12月29日,南通海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在今年7月份受到证监会反馈意见,并在8月底进行预披露更新。

海星股份主营业务为铝电解电容器用电极箔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铝铝电解电容器用全系列低压、中高压电极箔,产品广泛应用于节能照明、消费电子、汽车工业、通讯电子、工业机电、航空航天等各领域所用的铝电解电容器之中。同行业的上市公司主要有东阳光科、新疆众合、华峰股份、江海股份。

股权分散,控股股东高达89位

海星股份的前身是1998年成立的海星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为214万元。1998-2013年间,海星有限责任公司进行了四次增资和三次股权转让,2013年海星有限责任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在在变更完成两年后的2015年,海星股份再一次完成股权转让,两名原始股东退出并转让给南通联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2004年,海星有限拟采用红筹模式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融资,同年在境外设立了Uniway、Bestford、Viewland等特殊目的公司,搭建了外资结构。经过多次股权转让后,海星股份由Uniway完全控股。

2012年,海星有限调整上市地点选择,拟在境内申请发行股票,从而对海星有限的股权结构进行了调整。通过股权转让,将海星有限股东由境外特殊目的公司Uniway变更为新海星投资。新海星投资系Uniway全部88位最终权益所有人共同发起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

2013年海星有限考虑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引进松禾成长(7000万元)、瑞盈丰华(2500万元)分别持有公司7%、2.5%的股份。双方签订协议约定,如果海星有限在2014年12月31日前未能完成上市工作,投资方有权要求严季新、施克俭回购其持有的南通海星电子有限公司部分或全部股权,回购价格以投资总额为基础,并按照10%的年投资收益(按单利计算)支付给投资方。

引进松禾成长、瑞盈丰华后不到2个月,海星有限就变更设立股份有限公司,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但海星股份未能按照协议约定的时间完成首发上市工作,松禾成长、瑞盈丰华果断退出。根据协议约定,退出股份的定价系参考其初始投资额及10%的年投资收益确定,2015年8月,松禾成长、瑞盈丰华分别以8695万元、3105万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海星股份股权转让给公司控股股东新海新投资的全资子公司南通联力。

海星股份目前股权结构较为分散,控股股东共高达89人,除了两个股东拥有5%以上的股份,其他的股东的股份都在5%以下。虽然海星股份两位实际控制人严季新、施克俭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并通过77.13%的表决委托权对海星股份控制管理。但其经营的稳定性和持续性还是受到了证监会的质疑

证监会在其反馈意见中提出: “结合发行人《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公司权力机构的决策机制、管理人员的遴选、战略决策、商业决定、日常经营管理等方面,就严季新、施克俭能否能够实际支配发行人的行为,发行人实际控制权是否稳定,并就报告期内发行人实际控制人是否发生变更,发行人实际控制人认定是否符合《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12条的规定发表明确意见。”

不差钱仍IPO

招股说明书披露,海星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较为充裕,2015年-2018年上半年,海星股份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148.69万元、8730.17万元、1.38亿元、1.07亿元。

而同期的净利润分别为7712.70万元、7853.28万元、9082.91万元、7069.33万元,现金流量净额超过同期净利润,意味着公司的回款及时。

报告期内,海星股份的流动资产分别占总资产的61.34%、65.93%、68.82、68.73%,流动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呈持续上升趋势,表明公司盈利质量及回款情况良好。

值得注意的是海星股份2018年上半年的货币资金就有3.02亿元,其中97%以上是银行存款。大部分钱都躺在银行吃利息,今年上半年的利息收入就有722.35万元。

招股书中还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9.37%、23.26%、24.82%和28.80%,2015年至2017年,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值为46.55%、43.47%、46.62%,几乎是海星股份的两倍。所以说海星股份的现金流状况不错,贷款回收速度较快,总体负债率在下降,其中2018年上半年,资产负债率水平小幅上升,还主要是因为海星股份支付分红款项6500万元所致。

说到分红,2016年和2017年,海星股份先后实施分红的金额为5000万元、6500万元,合计为1.15亿元。同期,公司实现的净利润为0.74亿元、0.78亿元,分红的金额占当年净利润的67.57%、83.33%。

所以说海星股份报告期内的现金流状况宽裕,且无大量负债,其募投项目完全可以通过自有资金以及增加适当的银行贷款来解决。其上市目的或并不在自身经营,而是旨在通过资本市场汲取资本溢价从而实现“一夜暴富”。

天花板显而易见,产能如何消化

此次,海星股份拟登陆上交所,计划募资4.7亿元资金用于高性能中高压以及低压化成箔扩产技改项目,高性能中高压和低压腐蚀箱扩产技改项目。项目达产后将新增年产高性能低压化成箔600万平方米和高性能中高压化成箔500万平方米。总计新增化成箔产能合计1100万平方米,较原有化成箔产能增加63.95%。

2017年之前的5年时间里,电极箔行业产能一直处于过剩状态,体现在海星股份的财务报表则是其2014-2016年期间,营业收入基本变化不大,维持在7.5亿元左右。直到2017年环保风暴的来袭,新疆、江苏等地大量中小型电极箔生产企业被勒令停产整顿,新建项目停建,直接造成了2017年国内电极箔市场将近20%的供给缺口,电极箔及电解电容器价格随之上涨。所以2017年海星股份的营业收入增长到9.6亿元,其招股书也表明,电极箔产品市场需求变动直接影响产品的市场价格及销量,是影响公司盈利能力的重要因素。

虽然环保的要求越来越严格,但是行业内的一些主要的企业产能仍处于扩张中,如江海股份、宁夏海力、东阳光科和四川地区一些企业均有新增的产能,接下来约100~120条的化成线要逐步投产,释放约2000万平米的产能,基本能满足现在的缺口。

而且2018年上半年,下游行业的增速放缓,随之带来的是电极箔需求开始缩减,价格也很有可能不会继续上涨。根据中国电子元件行业协会信息中心发布的《2017年版中国铝电解电容器用化成箔市场竞争研究报告》,2017年全球化成箔的需求量约为24400万平方米,预计到2021年需求量为26610万平方米,总共也就增长2210万平方米,市场天花板显而易见。此外,根据部分行业专家和企业高层反馈,电极箔行业2019年下半年可能会再度出现产能过剩的情况。那海星股份新增的1100万平方米如何消化将是一大问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