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汽车·E电园](文:郝琳)FF与恒大,无论谁踢走谁,似乎都是钱作怪。

当恒大注资FF,当FF 91量产版白车身下线,大家看到了贾跃亭和他的FF正以越来越快的步伐实现量产诺言。可仅隔3个月,从宣布收购实现量产,再到反水出局公开互撕,FF与恒大上演了一出相爱相杀的大戏,让看客们大呼国庆长假过得好不精彩。

[ ·1· 到底是5亿还是7亿? ]

10月8日,FF在社交网站发表声明,回应了与恒大方面之间的纠纷。根据FF的表示,其试图摆脱恒大的原因是,恒大没能够履行承诺和支付同意的款项。同时,包括CEO贾跃亭在内,并没有任何人意图操纵Smart King的董事会。

此前(10月7日晚),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其投资的FF已于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受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恒大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根据目前两家发布的声明来看,可以确定此次贾跃亭“反水”归根结底还是急于实现FF 91的量产。在获得恒大的资金支持后,FF进展迅速,7月FF 91量产版首台白车身完成下线,量产指日可待,然而资金用尽的贾跃亭继续向恒大求助,这一说法也在双方公告中得到证实,而支付金额却在双方公告中发生分歧。究竟如恒大所说的7亿申请,还是像FF所言的5亿承诺,我们无从知晓。

可着急用钱的FF想通过其他渠道融资,肯定是不可以的,因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融资的同意权,100%股份收购时颖的恒大,自然是那个幕后拍板儿的老板。

[ ·2· 翻看收购公告 我们发现FF与恒大都是有理可依 ]

但是,我们可以查询到的是当初恒大收购FF的资金如何分配,为此我们分别登录了『恒大健康』以及『FF官网』进行查看。根据恒大健康2018年6月25日《主要交易收购目标公司全部股权》公告显示,恒大集团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并成为第一大股东,间接实现对FF的控股。

在合并协议细则中明确指出,恒大健康将出资20亿美元获取FF的45%股权,其中8亿美元已于2017年11月30日支付完毕,剩余的12亿美元将按规定时间点逐步投入

(1)于2019年12月31日或之前分期投资合共6亿美元;

(2)于2020年12月31日或之前分期投资合共6亿美元。

恒大健康官网《主要交易收购目标公司全部股权》公告

与多数媒体所传播的“恒大将于2019年投资6亿、2020年投资6亿”相比,通过仔细研读,我们发现《公告》中被多数媒体省去的几个字才是关键。

按照事件发生后,多数媒体所传播的“恒大将于2019年投资6亿、2020年投资6亿”来解读,恒大在完成对FF的8亿美元投资后,余下的12亿将分别在2019年和2020年投入,因此,贾跃亭2018年再次让恒大为其注资5亿美元的要求是不符合协议要求的。

通过对《公告》的仔细研读,我们认为,无论是老贾的投资追加要求,或是老许的愤然拒绝,都是符合收购协议的,因此在此次互撕大战中,双方提出的要求均是有理有据。因为“之前”和“分期”等字眼代表的时间截点和支付方式各不相同,被多数媒体有意或恶意省去其实是不道德的,只是盲目制造舆论影响。而E电园作为专业媒体,还是希望还大家一个真相,公正的去解读事件。

FF官网融资公告

但是在FF官网,关于双方的收购细则并未作出详细呈现,仅仅是通过一篇新闻稿件一笔带过,其10月8日发布的声明中提到恒大为其提供5亿美元的补充修订协议也未有报道,从我们目前找到的证据来看,并不能证明恒大对其5亿美元的承诺,此番贾跃亭在“要账”失败后单方面提出仲裁,无疑是毁约行径,触发了恒大方面底线。

[ ·3· 贾跃亭开撕 终究还是造不出车? ]

由于仲裁相比法院诉讼的效果更高、私密性更好,并且当签订协议的条款出现争议时,通常选择仲裁解决,因此贾跃亭以“拒付7亿”为借口选择仲裁保障FF的发展,更多的是确保FF 91的量产。

今年6月,恒大注资FF时曾与贾跃亭签下对赌协议,若贾跃亭等人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兑现量产交付承诺,即视为对恒大健康违约,失去对FF的控股权。时间来到10月,即将迈入年尾之时,贾跃亭或许早已看穿自己无法实现当初的承诺,在即将失去一手打造FF的时刻,选择放手一搏,将恒大送上公堂,若仲裁成功,贾跃亭可以成功拿回控制权,并且自由为FF进行融资,不再受恒大方面制约;若仲裁失败,贾跃亭将如约按照协议,失去公司。

左不过是失去FF,此刻的贾跃亭选择搏一把。

[ ·4· 都是有前科的人 谁笑到最后还真不一定 ]

当然,贾跃亭与许家印都是有过“前科”的人,对待这种场面也是游刃有余。

谈到乐视与贾跃亭,孙宏斌流下了无奈的泪水

2017年1月,融创中国的孙宏斌150亿人民币战略入股乐视,随后乐视不断遭遇讨债,贾跃亭也以造车为由远赴美国,留下孙宏斌无奈应对,甚至在融创中国半年业绩发布会上,这位成功的企业家在谈及乐视和贾跃亭后无奈的摘下眼镜,擦去泪水。

恒大临时更换自家广告,东风日产尴尬胜诉

而在更早前,2015年11月的亚冠联赛决赛上,广州恒大淘宝俱乐部夺冠之时,在未经赞助商东风日产同意的情况下,将恒大球衣胸前的广告由“东风日产启辰T70”更换为自家的“恒大人寿”。而事件的结局,仅仅是半年后,恒大一方根据法院判决赔偿东风日产2477万元,但是判定结果并未免除东风日产之前与恒大淘宝签订的《广告合同》中2400万元的付款义务。这意味着东风日产仍要向恒大淘宝支付2400万元的广告费用。里外一算,恒大只花费了77万就顺利为自家买卖打了一波广告,对于身家丰厚的许家印来说也只是九牛一毛。

这两位有过“前科”并且顺利抽身的企业家碰到一起,究竟谁能牵制谁,结局还真不一定。

全文总结:通过我们翻查数月前的收购公告可以看出,此次FF与恒大两家由“钱”过招并非空穴来风,双方根据协议细则和各自利益,均选择了最有利于自己的方式解决。只不过在远赴他乡,连续反水孙宏斌、许家印两位地产大亨后,贾跃亭始终没有实现交付诺言。FF的财务困境仍然在折磨着他,是继续寻找下一个接盘侠,还是做一个异国老赖?纵横商场多年的许家印如何见招拆招?E电园将持续关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