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正文

1岁女婴确诊后父母“高兴”痛哭 为女儿睡得舒服妈妈跪抱4小时

原标题:1岁女婴确诊后父母“高兴”痛哭 为女儿睡得舒服妈妈跪抱4小时

2018年9月,梵小琳在病房里跪抱着做完手术的女儿易琳娜朵。“朵朵从小都是她妈妈带着,生病以后特别没有安全感,睡觉经常被吓醒。现在整天只让她妈妈一个人抱,一换人就哭。”面对女儿的“小娇气”,爸爸易洲无奈又倍感心疼。图为做完手术后睡着的朵朵,担心换人抱吓到孩子,只能狠心看着妻子一直这样跪着抱了了女儿整整4个小时。

易洲来自湖北宜昌夷陵区雾渡河镇,从军队退伍后做着快递员的工作。2017年3月11日,易洲和妻子梵小琳生下了女儿易琳娜朵,感情特别好的小两口在女儿的名字里嵌入了两个人的名字,一家人的生活平静而幸福。然而好景不长,2018年4月,女儿突然持续高烧,去医院治疗后依然高烧不退。一些病友劝他们赶紧送孩子去大医院检查,听着他们偶尔说出的“白血病”、“血癌”等字眼,夫妻俩都被吓坏了。

2018年5月,朵朵在武汉儿童医院确诊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得知病情的夫妻俩抱头痛哭。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主要表现为无效造血、难治性血细胞减少、造血功能衰竭,有一定概率向白血病转化,但是对于被大家说的白血病吓坏了的夫妻俩,多少算是庆幸。“一开始听别人说可能是白血病被吓坏了,这个病虽然重,治愈率还是高一些。听到确诊结果的时候都说不清楚难受还是高兴了。”易洲说。

哭完了,看着可爱的女儿,小两口还是振作了起来,决定好好陪着女儿一起和病魔抗争。“无论如何绝不放弃!”夫妻俩互相打气道。

单亲家庭长大的易洲十分内向,只有在谈到女儿时他的话才多一些。“在医院第一天护士给她抽了十七管静脉血,看着女儿哇哇哭,我们也跟着哭。”易洲回忆说。那时候朵朵才一岁两个月,医生说要做骨穿,妈妈梵小琳听了特别害怕。当时几个医生按着朵朵把针插入胸口,孩子哭的声音都嘶哑了,梵小琳也哭得几乎晕厥。图为护士给朵朵做检查。

9月10日,朵朵要做一个穿管手术。梵小琳一路抱着朵朵,爸爸跟着举着输液袋。一进手术室离开妈妈怀抱的朵朵就哭个不停,梵小琳和丈夫却也只能出来等候。穿管手术时医生给朵朵用了全麻,手术后,朵朵一直睡得不踏实。为了让女儿舒服一些,梵小琳试着竖着抱起朵朵,结果朵朵从十二点多睡到了下午四点多,4个小时梵小琳几乎都是一个姿势。

图为在手术室外等着女儿的时候,梵小琳蹲在墙角不停地流眼泪。

朵朵生病以来,爷爷也跟着他们一家操劳,一天三顿给孩子们做饭。“没办法啊,大人累点没事儿,就想孩子们能好受一些。”爷爷无奈的说。朵朵目前已经进仓,病情暂时相对稳定,尽快进行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有很高的治愈率。但从医院出具的证明上可以看到,后续移植费用还需要40-55万元,之前的治疗早就让一家人债台高筑,40多万对靠朵朵爸爸一人送快递维持生活的一家人来说无异天文数字。(图文、视频/肖路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