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租房即将成为痛吗?

原标题:租房即将成为痛吗?

今天我们要谈一个敏感的话题:租房

暴涨的房价让很多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对房子望而却步,只能租房来维持生活的年轻人租房中的心酸只有自己能体会。

前不久小编的房子水管炸了,因为是老房子防水不好,水顺着地板流到了楼下好几户。按理来说这种水管炸了不是房客主动造成的不是房客的过失,但是房东拉着我和楼下的人协调到了凌晨4点,非要我和他一起赔偿损失。

赔就赔吧,可是我也没有那么多钱啊,于是跟房东商量先把我即将交出去的房租垫出来,之后的钱再缓缓。

结果房东一催再催,最后把我赶出来了。

拉着行李急急忙忙搬家的我,突然想写写租房这件事情。

房租暴涨,让在一二线城市里打拼的年轻人疲于奔命。不仅如此,高价租来的房间还很可能甲醛超标,这些年轻人的健康也受到了威胁。

北京天安门往东二十多公里,是通州区的梨园站。这是城铁八通线的倒数第三站。等了十几分钟,房产中介才骑着电动车过来。

两室一厅,中介打算把客厅打上隔断,改造成三居室。安丽莎看中了现有的12平方米的次卧,想从1900元砍到1600元,中介卡在1650元不肯再降,“就这还得跟经理商量一下”。

安丽莎开始算账:每月1650元房租押一付一,一年730元管理费和200元维修费,还有3%的中介手续费,再加上水电网费,第一个月要交将近5000元。算了两三遍才算对,她开始频繁给合租的朋友安琪发语音、打电话。

安丽莎去年才来北京,和安琪一起做化妆师,有活儿才出门。之前,安丽莎和安琪住在离市区稍近一些的农民自建公寓,但卫生环境堪忧,夏天床垫还冒出许多不会飞的小虫子,她们于是决定搬到更远的正规小区,寻思着应该不会增加太多的房租。

倒计时抢房,最后一秒房没了

听到房租要从6000元涨到7400元,吴佩佩的第一反应是,中介在恶意抬价,还有杀价空间。

吴佩佩来北京快四年了,一直和一位朋友在市区的团结湖、金台路一带合租两居室。两年前她们在团结湖租了一套房,5800元,去年到期后涨到了6000元。

“当时中介报价6500元,我们杀价到6000元。谈的时候,感觉中介不太希望我们换房,我们还有讨价优势。”

但今年,租房市场的主动权变了。7月上旬,中介加到7400元,吴佩佩以为是房东搞错了行情乱喊价,希望我爱我家中介去跟房东谈谈。

一星期后,中介态度强硬:一分不降。按照合同,付给中介的年服务费也将涨到7400元。吴佩佩和朋友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她们决定重新找房。

吴佩佩的公司位于市中心寸土寸金的三里屯SOHO,以此为圆心,她们几乎把附近的团结湖、甜水园、东大桥的小区看了个遍。

8月23日,搬离团结湖的时候,她们原来租住的房子已经以7500元的价格租出去了,涨幅25%。

这次换房,她们找了链家,幸运的是,和她们对接的是一个很有耐心的小姑娘,一有合适房源就通知她们,她们会在当天或第二天去看房。但市场的紧俏还是出乎意料。

同一个新房源,不同中介会带多个客户去看房,来晚就得排队,先到先得。中介告诉吴佩佩,房源竞争是租金上涨的原因之一,一个报价6500元的房子,好几家中介争抢,最后就抬成了七八千元了。

她们不敢怠慢,以前最多看十几套房就定下来了,这次一个半月里,她们总共看了三十多套房。有时晚上下班后九点多,她们还去看房,“要是不去,第二天就可能被人签走,所以再晚我们也过去看一眼。

”周末三十多度的高温,她们常常从下午一点多看到五六点。渐渐地,她们自觉把预算提高到了7000元。

看过的房子里,大部分让吴佩佩觉得太差。“朝阳区这一带基本都是老房子,根本不值这个价。”位置不好、洗手间不干净、卧室太小,都是她们拒绝的理由。

但好房子,她们又没有选择权。中途,她们和另一个朋友一起找三居室,看到一个刚装修完的三居室,租金9000元,她们很中意。

提到新房可能有甲醛,对女性身体有伤害,她们希望推迟一段时间起租,等气味散掉。房东不同意。尽管已拿到房东的银行卡号准备交定金,她们还是放弃了,但立刻就有不在乎甲醛的人签了。

产权方市场上,租客失去了谈判权。很多次,她们当天不签,第二天就被别人签走。

另一个房子,房东要求她们必须在8月1日入住,她们已经看了房产证,解释前面的房子月底才到期,但房东说,晚一天都不行,不然每天损失几百块钱。

“谈到最后一步了,就是什么条件都不能改。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几乎不能提要求。”

中介App上放出的房源她们自然也不能放过。但各家中介为了加剧供需失衡,明明手中握有数以万计的房源,但每次却仅仅放出一两套房子让全网租客争抢,这种饥饿营销使得任何房源都会被秒光。

8月17日,一套7000元的新房源挂了出来,她们8月18日去看,8月19日,当机立断,终于赶在上一套房子即将到期之前签了合同。

这套两居室不大,60平方米左右,主卧有阳台,虽然房子老旧,好在离地铁只有50米。时间紧迫,8月21日起租,她们23日迅速搬了过来。吴佩佩东西多,光书就有十箱,每次搬家都得脱一层皮。

坚守还是逃离?

留下还是离开成为越来越多在“北上广”(北京、上海、广州)打拼的年轻人面临的一道选择题。

当专家们还在从数据里论证“逃离北上广”是不是个伪命题的时候,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生活成本上涨对他们发展空间的挤压。为此,我们试图以北京为样本来探讨这一现象。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全国房租价格已连涨42个月,北京市房租价格更是自2009年3月以来连续52个月上涨。9月,北京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3.3%,其中房租同比上涨4.5%。

飞速上涨的房价,对许多打拼的年轻人来说,已经不是买不买得起房,而是能不能有一张床的问题。居住成本的持续上涨引发了生活成本全方位的上涨,让“坚守”更加艰难,也让理想与现实间的距离越发遥远。

然而在我们看来,不管是在“北上广”的地下室里苦守打拼,还是在家乡的办公室里安稳地喝茶,两种选择,无所谓高低。然而“北上广”这些一线城市,如何对待奋斗中的年轻人,其意义却不寻常。

最近,北京市启动了7万套自住商品房供应规划,尽管其对房价的影响还有待观察,但是从中却可以见到,一座城市在与高房价博弈时屡败屡战的坚持。

虽然从数据上分析,由于地区差异,人口向一线城市聚集的趋势短期内不会逆转,但这些城市仍不可掉以轻心。

毫无疑问,如果一座城市容不下奋斗中的年轻人的一张床,那么从长远看,这座城市创新发展的动力势必衰减,它的繁荣也难以走得更远。

· END ·

文章部分摘抄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 睡后来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