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恐婚,是年轻人不想撕下的标签

原标题:恐婚,是年轻人不想撕下的标签

当代社会,没几个「恐」,你都不敢交朋友,显得自己特无趣。

掰手指算算,社交恐惧症、选择恐惧症、旅游前收拾行李恐惧症、数条一分钟微信语音恐惧症、爸妈仔细观察你的头像并发表评论恐惧症等等,这些无伤大雅的现代病,听起来就很有网感,很90后甚至很00后。

被社交媒体宠坏的我们,钟爱以戏谑的口吻表达自己的喜恶

「恐婚」,正变成一张年轻人不想撕下的标签。

五天前,一部讨论女性地位相关社会议题的电影《找到你》在国庆档尾声低调上线。

影片中以双女主作为叙事主体,李婕(姚晨饰)是拥有自己的事业的成功女性,正与丈夫打离婚官司,争夺女儿抚养权,工作忙碌,极少有时间陪伴孩子。而另外一位孙芳(马伊琍饰)则是出身农村的保姆。突然有一天,孙芳带着孩子消失了。在李婕追寻保姆和女儿过程中,孙芳背后不为人知的艰辛、绝望与纠结也一点点地被揭示。

这部影片改编自韩国电影《消失的女人》,剧情做了大量的本土化处理,故事线的安排也带有几分悬疑色彩。区别于《亲爱的》、《失孤》等“寻子”、“打拐”常规的儿童走失题材的电影,《找到你》更多地聚焦于女性视角。马伊琍突破往日荧幕形象,扮演皮肤蜡黄、身材干瘪的孙芳,影片中冰箱藏尸、与姚晨饰演的李婕在船上对视瞬间等场景给予人极大的视觉冲击和挣扎的心理感受。

《找到你》与恐婚一同上了热搜,是因为我们害怕自己与李婕、孙芳陷入同样的困境,恋爱阶段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建立起和伴侣之间的相处秩序,婚姻则需要打破它,去完成重建。面对沉没成本和未知可能,我们本能地选择负面回应,逃避婚姻带来的失控感。

大部分年轻人,正在主动摆脱中国传统的“家本位”文化,结婚不再侧重于家庭利益与功能满足, 而更多地考虑个人心理感受、情感和意愿。面对婚姻关系背后所蕴含的家庭责任与个人追求的冲突时,恐惧婚姻对自我边界的消磨

《生活大爆炸》中谢耳朵堪称经典的婚礼致辞:“人穷尽一生追寻另一个人类,共度一生的事,我一直无法理解,或许我自己太有意思,无需他人陪伴,所以,我祝你们在对方身上得到的快乐,与我给自己的一样多。”成为了许多主动选择单身的年轻人的座右铭。

《生活大爆炸》剧照

简单心理公众号关于婚姻看法的征集中的一条答案

婚姻变成了年轻人生活中值得期待的非必需品,而期待的部分则更多倾向于“个人本位”,比如一场能够让朋友圈点赞破记录的绝美婚礼、和伴侣加班调休攒了小半月年假的蜜月旅行等等。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剧照

恐婚往往先恐孕,对“恐婚”的讨论绕不开生育伴随而来的身体损伤和精神消耗。《绝望主妇》里把生育后身材走样直观地比喻为:小腹就像坨西班牙灰泥,乳房就像放了一周的漏气气球。

《绝望主妇》台词

即使女孩们努力克服母体受损的“恐孕”心态,她们也依旧很难去做一个光鲜亮丽的母亲,教育成本的不断提升,疫苗、幼儿园虐待事件频发,让女性对孩子的未来生长环境严重缺乏安全感。

另一方面,在沿袭已久的传统家庭观念中,夫妻责任分配不同,往往是“男主外、女主内”,婚姻对于男性和女性具有不同的成本差异。但随着生活成本的提高和平权意识的觉醒,越来越多女性开始活跃在职场上,所承担的育儿责任却没有得到缓解。

微博大v @女王c-cup在一刻talks提出观点:女性陷入时间贫困,兼顾家庭与职场的难度变大,市场竞争力占下风,婚姻变成女性实现个人追求的绊脚石。

注:2017年11月发布的《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国女性花费在照顾家庭等无报酬工作上的时间占劳动时间的44.6%,而男性这一数字仅为18.9%。《2017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报告》则显示:2010年至2016年,女性花费在无偿家务和护理工作上的时间是男性的3倍。

《一刻talks》节目截图

正如电影《找到你》核心主旨表达的,当今社会对女性的要求过于严苛,且不论职场中的性别歧视,影片中孙芳为了孩子可以放弃器官、出卖身体、从事最卑微的职业。她战胜了一切,可是战胜不了贫穷。 李捷经济优越,她本是最能给予孩子幸福的人,人们却说她不配做母亲。 如果你努力工作,人们会说你不顾家,不配为人母;如果你全心照顾孩子,人们又会说这是你应该做的,全职妈妈不是一个职业。

狼狈的母亲,背后缺乏有力帮手。除了求助同样作为女性的母亲、婆婆,更多目光转向了男性在婚姻家庭中的缺位现象。

电影《找到你》里的男性角色,一个是社交媒体上议论度极高的“妈宝男”,凡事先问母亲意见的巨婴;另一个则是家暴、滥赌的大男子主义,毫无责任心。非要选一个的话,我选择逃婚。

影片开头,李婕、孙芳和多多三人相处的日子里,一切都看上去美好、有序,但生活步步紧逼,丈夫上门要钱,情人为了她债台高筑。女儿珠珠过世后,孙芳渐渐走向极端的道路,捅死了意图强奸她的丈夫,并决定拐卖多多来偿还债务。

孙芳丈夫所代表的群体,从始自终就没有真正担任起丈夫、父亲的角色,而是一直在拖累、消耗伴侣,最终成为压垮她的稻草。

夫妻任何一方在婚姻生活中的缺位,冷漠对待家庭,无视家庭义务,缺少对配偶的关爱,极容易走向“丧偶式婚姻”。除了易造成家庭生活的不和谐,质疑婚姻的意义何在,对孩子的成长也会产生极大影响。

《奇葩说》第五季中的辩题“父亲如果每周陪伴孩子的时间不足12个小时,就会取消父亲称号,你是否支持?”中,正方辩手颜如晶将孩子的人生比作连续剧,父母是唯一的观众,错过了就再也无法补救。

来源:《奇葩说》节目截图

给年轻人身上「恐婚」这张标签添加更多粘性的还有城乡生活成本提升、原生家庭影响、性取向多样化等因素。

「恐婚」本意指社会中的一些人,尤其是适婚年龄的年轻人因为种种原因,对婚姻有较强烈的排斥感或逃避感,是一种心理状态,会随着时间或情况而变化。

真正恐惧的人,绝非因为《找到你》才下定决心不结婚的,知著君在看完电影后,其实并没有特别强烈恐惧婚姻的情绪,更多地是对传统婚姻关系产生了一些思考和质疑。

当我们面对部分短时间内难以改变的落后价值观和得到有效处理的冲突,即便我们深知这种现状不完全是婚姻带来的,而迅速地参与到「恐婚」或「恐育」等话题讨论依旧不失为一个找寻共鸣,宣泄社会情绪的良方。

实际上,相较于「恐婚」原意所表达的强烈排斥和逃避,当代年轻人对婚姻更多呈现的是一种既不迫切、也不抗拒的态度,更乐意去保持自己作为个体的独立性。

这背后蕴含的社交标签是:我抗拒传统婚姻对自我边界的消磨,如果想要孩子,我们需要达成一起抚养的共识等等

与其使用「恐婚」来形容,不如说是「懒婚」更为准确,教育水平提升让我们能够理性地辨别从多种渠道接收的信息,权衡婚姻风险,通过「恐婚」这个被广泛使用的词汇,来表明我们的对于两性关系的态度,由焦躁的被动不安转变为平静的主动选择

不可否认,当下许多年轻人的「恐婚」心态是受到了媒体信息过滤和失败婚姻个案的影响,每天接受大量的婚姻和生育的负面信息,构建了我们对于“婚姻”初步的印象,并非来自更深层次的、难以克服的主、客观原因。

“好男人”人设明星出轨,民生新闻中家暴、离婚财产分割和就业性别歧视,一遍遍被年轻人们cue到的「恐婚」标签,可以被积极地看待和接受。

随着语义的迭代,它朝着更加理性的方向前进,不会阻碍社会的良性发展和循环,甚至有机会倒逼女性地位的提升和传统婚姻关系的改善。

婚姻作为个人选择,本不该被范式化。如果有一天,年轻人愿意主动撕下「恐婚」的标签,那是因为他们对现代婚姻拥有了足够的安全感。

The end

参考文献:

朱海忠. 城市青年恐婚现象的社会学思考[J]. 南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8, 24(2):107-111.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