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正文

放弃吧,“钉宫病”是没法治的

原标题:放弃吧,“钉宫病”是没法治的

提起“钉宫理惠”这个名字,即使是初涉二次元的新人,应该也不会太陌生。

作为日本一线女声优、大名鼎鼎的“钉宫病”的源头、傲娇类角色的代言人,钉宫小姐自从业以来以其独特的嗓音,收割了一大批的抖M(划掉)粉丝。

日本动漫投票网站 ANIMEONE 曾经做过一个调查,题目是“最想被她骂的女性声优是?”,钉宫理惠毫无悬念地以第一的票数登顶,让人不禁怀疑,这个调查就是专门为她设立的。

更有甚者,在演唱会现场,钉宫询问台下观众想要什么奖励时,得到的回应都是希望听钉宫亲口辱骂自己。

这波操作令不明真相的圈外人士直看得目瞪口呆。

当钉宫不负众望地一边指着下面的观众,一边大声喊着“大变态”“笨蛋”的时候,资深的“钉宫病”患者们纷纷表示十分受用。

因此,钉宫的声音还一度被戏称为“亡国之音”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如此可怕的“钉宫病”究竟是种什么病,它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魔力?声优钉宫理惠本人,又是如何处理声音与角色之间关系的?

接下来,我们就来一探究竟。

初入声优界:钉宫神话开始的地方

钉宫理惠,1979年5月30日出生于大阪府,成长于熊本县熊本市,为日本声优兼歌手。

钉宫在上学的时候参加过学校的广播部,由此认识到了这种说话性质工作的乐趣。

不过尽管如此,钉宫的人生轨迹并不是一开始就向着声优行业偏移的。

在一次采访中,钉宫谈到小时候家乡熊本县不常播出动画,所以自己之前对动画处于零接触的状态,对于动画声优这一行业更是一无所知。

(熊本县就是盛产熊本熊的那个县哦)

而钉宫的父母又希望她能够留在家乡,毕业后就找个播音员之类的工作。

现在想想,假如当时钉宫真的听从了父母的建议,那么后来的“钉宫病”也就不存在,天下就可以太平了(大雾)

但事实上历史的发展没有如果,钉宫也没有选择做播音

因为钉宫从小就很喜欢阅读,喜欢各种远离现实的有关想象世界的故事,所以她更想从事与故事有更多关联的工作。

而这恰恰是广播、记者那种类似念稿的播报工作所无法给予她的。

(在《钢之炼金术师》声优见面会上,钉宫谈到小时候的爱好)

后来,钉宫逐渐发现动画和自己的爱好比较接近,给动画配音能为自己带来前所未有的乐趣,于是下定决心成为一名出色的声优。

这为后来“钉宫病”的泛滥埋下了伏笔。

钉宫刚出道时所扮演的,大多是一些没什么变化的可爱型角色。

直到在《魔法咪路咪路》中扮演了姆路,这是她第一次接触到腹黑的角色。

在谈到这个角色时,钉宫表示自己当时要试着在心情好时咯咯咯笑得很厉害,而后突然就黑下脸来,中间不留一点停顿。

这样的转换和反差带给了她一种别样的新鲜感。

这里的转换总是越快越能表现出其中的有趣,但一开始的时候钉宫的身体很难跟上转化的速度。

后来,随着表演时间的增长、练习次数的增加,钉宫的灵感突然就来了,按她自己的说法,就是“像是身体里的开关纷纷启动了”。

对于两面性人物的成功演绎,被认为是钉宫后来塑造各种傲娇型人物的原点。

势不可挡的“钉宫病毒”

说到钉宫理惠的代表性角色,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钉宫四萌”(也被叫做“钉宫四人众”、“钉宫四萌”或“傲娇四连星”等)

这里的“四萌”,分别是《灼眼的夏娜》中的夏娜、《零之使魔》中的露易丝、《旋风管家》中的三千院凪,以及《龙与虎》中的逢坂大河

这些角色的一大共同点,就是有着教科书式的傲娇属性。

所谓傲娇,指在不同环境条件下,人物会从“ツンツン(蛮横、任性)”变成“デレデレ(害羞、体贴)”的特质,从日语中直接音译过来为“蹭得累”,是萌属性的一种。

后来,随着钉宫所配傲娇角色——《绯弹的亚里亚》中的神崎·H·亚里亚、《露蒂的玩具》中的亚斯塔露蒂·尤各瓦尔的加入,“钉宫四萌”摇身一变成为“钉宫六萌”,而钉宫也坐稳了傲娇专业户的宝座。

其造成的后果之一,就是“钉宫病”的大规模扩散。

那么,“钉宫病”具体是种什么样的病呢?

据考证,钉宫病全名为“钉宫氏病毒过敏性脑膜炎”,命名来源为日本Sofmap娱乐馆某店铺2007年9月28日在告示牌中,将夏娜(S型)露易丝(L型)三千院凪(N型)的角色统称为“钉宫病”“钉宫病毒”

钉宫病的大部分患者都是因为声优钉宫理惠所配音的角色为媒介而感染、发病,其发病症状通常包括以下几条:“靠傲娇、靠萝莉、靠贫乳而过活”,“不听到钉宫的声音就活不下去”,“经常幻听到钉宫的声音”,等等。

正所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人于中看到了商机。

先是2007年12月30日的C73大会,发售了专门面向钉宫病患者的CD《ツンデレカルタ》;

后来又有一些日本商人贩卖存有钉宫理惠骂声的老虎机,真是丧(xi)(wen)(le)(jian)

要知道,钉宫病被公认为日本三大疾病中的一种(另外两大分别是“雏见泽症候群”,以及“二次元禁断综合症”)

这种疾病传播广泛且极具杀伤力,一旦染上就很难治愈,病友们只能依赖钉宫的声音抱团取暖。

因此,连钉宫本人都曾呼吁大家务必注意。

(现场害羞到捂脸的钉宫真是太太太可爱了)

除去傲娇光环的声优钉宫

许多粉丝形容钉宫的招牌是“傲娇贫乳双马尾”,好像钉宫就只能不断循环重复她的“无路赛”

事实上,就钉宫本人来说,她从来没有让自己局限于那些相似性颇高的傲娇角色,只是过于闪耀的傲娇光环,让很多人忽视了她对其他角色的诠释。

这里首先要提的,莫过于《十二国记》中的少年泰麒一角,它颠覆了观众对钉宫“萝莉专门声优”的印象,更成为她之后扮演各种少年的转折点。

在《十二国记》中,泰麒是一个从人间被带到异世界“十二国”的十岁少年,背负着人类和麒麟两重命运的角色,有着复杂的内心世界。

而钉宫要做的,就是将他性格中的种种矛盾,通过声音表现出来。

我们知道,钉宫本身声音的特点在于其音调较高,说话时带有一定的鼻音,有着圆润柔和的质感。

这样的声音是很适合傲娇类少女角色的,如果作为少年音则会有不小的违和感。

然而,钉宫很好地克服了这一点,最终呈现出来的泰麒的声音既温和又有力,以至于很多人都没听出是钉宫所配。

如果说在《十二国记》中饰演少年泰麒还是小试牛刀,那么钉宫之后在《钢之炼金术师》中饰演弟弟阿尔冯斯,就是标准地为我们解释了什么叫作“声优都是怪物”。

阿尔作为主角爱德华的“铁桶”弟弟,性格冷静而又懂事,在《钢炼》这样整体氛围沉重的作品中,无疑是小天使一般的存在。

而钉宫的演绎又为阿尔的角色增色不少。她每次朝爱德喊“尼桑”时那显得格外苏的声音,总是能给人会心一击。

日媒某次关于“钉宫理惠最让人痴迷的动画角色”的评选中,阿尔冯斯以最高票数获得了这一殊荣。

通过对各种少年角色驾轻就熟的演绎,钉宫极大地拓宽了自己的戏路。

此后,她也时常接到的一些颠覆大家认知的“变态”类的角色,像《selector infected WIXOSS》中的乌莉丝、《东京喰种》中的铃屋什造等。

对此,作为粉丝,除了感叹钉宫声线的多样、演技的卓越,也只能说一句“你开心就好”。

是生来的天赋,也是后天的努力

或许,有人会觉得钉宫如今成就的取得,主要是因为她天赋异禀。

但是其实声优与许多其他行业一样,光有过人的天赋是远远不够的。

当我们仰天长叹自己已经是“钉宫病晚期”,殊不知钉宫为了让我们得病,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怪啊,喂)

钉宫理惠于1998年出道,到今年刚好20年。

放眼当下的声优界,她早已是名副其实的大前辈了。

而钉宫一向又以低调著称,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

在为傲娇类角色配音期间,她心里常常会想:“这样对别人发火真的好吗?再怎么样也该有点体谅或温柔吧”。

尽管从事过一些偶像、歌手之类的工作,但是钉宫的重心始终都放在声优上。

钉宫曾被问到过“你认为声优是什么”的问题,她答道——

“声优是‘我是否可以继续存在下去’这一点能够得到确认的职业”

她也曾不无感慨地说:

“平时生活中的我,真的是又平凡又不出彩还很畏首畏尾,

所以希望把另一面的我,全部投入到作品和角色中去。”

对于饰演的角色,钉宫时常会加入自己独特的思考,并想办法借助声音,将这种思考传达给观众。

在为《灼眼的夏娜》配音时,她觉得自己要表现出的是一种不顾一切的感觉,而且“这并不是因为焦急战斗而豁出去,而是自己此时此刻所活着的时间,尽管在悠久的时光中只是很小的一个点,可是也要在每一个瞬间都投入全部生命”

刚开始声优工作时,因为自己的声音要比较高,钉宫以为自己会一辈子都给小女孩配音,完全没想过会有给男生配音的一天。

后来为了演绎出男性声音的特点,她专门练习了低音发声的方式,靠自己的耳朵来一遍又一遍地听,然后一点一点地加以细微的调整,尽可能地实现那种具有说服力的、低沉饱满的感觉。

男声演绎的最终成功,也让钉宫坚信“凡事都应该去做些力所能及的努力”

现如今,在“江山代有才人出”的动漫领域,声优新人也是层出不穷。

但不容置疑的是,声优钉宫理惠是足以载入史册的存在。她对于傲娇文化的发展有着无可替代的贡献,多变的声线赋予了一个个经典角色生命力。

当原本的路人们陆续无可救药地成为钉宫病患者,心甘情愿被钉宫富有魔力的声音夺去魂魄。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我们对她爱得深沉。

文:暴走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