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正文

R星让绝症粉丝提前玩到了《荒野大镖客:救赎2》

原标题:R星让绝症粉丝提前玩到了《荒野大镖客:救赎2》

我们工作的最大愿望就是把人们美好的梦变成现实”。

来自荷兰的朱里安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人之一。但作为一名游戏玩家,他或许又是非常特殊的那一位。

朱里安被诊断出患有一种叫做神经纤维瘤病II型的罕见慢性病。在整个荷兰,只有大约有400人正忍受着同样的痛苦。作为《荒野大镖客》系列的粉丝,他可能等不到《荒野大镖客:救赎2》游戏发售的那一天了。

为了帮他达成这“可能”的最后一个愿望, R星决定给他送上一份特殊的礼物,一份特制的试玩版游戏。虽然这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版本,乐趣也来的非常短暂,但是对于一名饱受疾病折磨的玩家来说,这却是一份相当棒的礼物。

而现在,距离《荒野大镖客:救赎2》正式发布,还需要大约两周的“漫长”等待。

自从2004年被确诊之后,朱里安就不得不将自己的几乎全部精力都花费在和肿瘤做斗争之上,“幸运的是,我已经坚持了足够久了,但我知道我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但是在闲暇之时,朱里安仍旧会选择打游戏来进行放松,从2010年初代《荒野大镖客:救赎》问世之后,他就深深地被这个系列所吸引,特别是对它的续作更加着迷。可是随着病情的逐渐恶化,这一愿望也越来越渺茫。

在他和他的家人意识到朱里安很有可能等不到游戏正式上市之后,他的父亲转而努力向游戏的制作组R星寻求帮助。

根据最早报道此事的荷兰媒体Gamersnet Netherlands解释,朱里安及其父亲在得知,任天堂在发售《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特别版》前曾让一名同样患有绝症的玩家提前玩到游戏的故事之后,就被鼓励去联系R星,而他们也很快就得到了官方积极的答复。

9月底,在任天堂员工的帮助下,一位粉丝在临终前终于玩到还没上市的《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特别版》

“不久前,我看到了一篇跟我经历差不多的报道,是有关任天堂的,这个故事激励了我,我觉得R星应该也会帮我这个忙的。” 朱里安告诉记者。

“我兴奋又焦急地等待着父亲的好消息,幸运地是R星荷兰公司非常愿意满足我的心愿,虽然他们自己也没有决定权,但是他们在与总部沟通之后,很快就得到了许可。”

上周末,来自R星荷兰公司的两名员工到医院探望了朱里安,并带来了一份特殊的私人试玩版。当天一整个下午,小伙子都沉浸在游戏里不可自拔。虽然现在还太早,他(朱里安)并不能留下这份特殊的礼物,但仅仅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足以让他美梦成真。

R星的负责人在谈到此事时表示,“对于游戏公司来讲,无论是大型的,还是小型的团队,我们工作的最大愿望就是把人们美好的梦变成现实,我们非常自豪朱里安能跟我们分享他的故事,而R星也最终能够帮他实现这个梦想。”

作为旁观者,我们祝愿朱里安和他的家人能够在未来一切顺利,我们同样也衷心地希望他们尽可能地留下更多的美好记忆。对于一个从小即遭受不幸的孩子和家庭来说,剩下的每一分钟都值得被珍藏,而游戏或许正是其中宝贵的部分之一。

像这样温暖人心的故事,其实在最近几年非常常见。除去上面提到的任天堂和R星之外,很多游戏公司都非常乐意做类似的事情,比如Bethesda在今年9月也曾帮助一名美国12岁的患癌小粉丝在生命的尾声玩到了《辐射76》,暴雪在《守望先锋》之中,Riot在《英雄联盟》之中,还有国内的一些游戏制作组和游戏主播也都有过这样那样的暖心之举,这无疑为更多的同行树立了一个榜样。

B社员工为这位12岁的患癌粉丝带来了一份《辐射76》的游戏,还有工作室负责人Todd Howard亲笔签名动力装甲头盔原型

当我们被这些行为所感动的时候,这取决于我们是如何看待“游戏”这个词本身。在很多时候,游戏已经成为了一种玩家和制作人,玩家和玩家,玩家与家人之间沟通的载体,我们或许并不是非要借另外一些合理的存在才能证明它本身的价值,游戏的存在本该就有自己的意义,它是一种快乐,试图把我们的想象力和梦想变成现实,每一个玩过游戏的人都能感受的到。

分裂| 游戏玩家的集体记忆在分裂

家长| 中国式家长教我自己打自己

库巴| 任天堂的无心之举,让“库巴姬”掀起了同人圈子的一场狂欢

真实| 在游戏里模仿真实的“乳摇”有多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