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孔子的故事 | 从政于鲁:外交和内政的暂时胜利(第8期)

原标题:孔子的故事 | 从政于鲁:外交和内政的暂时胜利(第8期)

李长之(1910—1978),季羡林的同乡、小学同学、清华大学时期同学,“清华四剑客”之一,中国现代作家、文学评论家、文学史家。1931年考入清华大学生物系,两年后转哲学系,师从张东荪、金岳霖和冯友兰。建国后一直任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在中国文坛和国际汉学界颇有影响,包括《孔子的故事》在内的诸多著作先后被译为外文出版。

本文选自李长之

《孔子的故事》第十二、十三节

孔子在外交上的胜利

在孔子当了司寇的第二年——公元前500年,齐国发觉孔子在鲁国已经渐渐握有实权了,十几年前的忧虑已变为事实。这年夏天,齐景公根据大夫黎鉏的建议,派人到鲁国来,说要和鲁定公举行一次夹谷之会。夹谷在现在山东莱芜这地方,在泰山以东。他们打算在这一次外交会议上使鲁国屈服。

鲁定公同意赴会。到了约期,便准备车辆出发。因为司寇兼办外交事务,所以孔子被派为会议上鲁君的助理。孔子便向鲁定公建议说:“我听说外交场合,必须有军事准备;战争场合,也必须有外交配合。文武是交互为用的。这次我请求带了指挥军事的左右司马去。”

鲁定公说“好”,就把左右司马带了去。当然,同时就有兵车也跟了去。

鲁定公和齐景公都到了夹谷。齐景公的助理是晏婴。两国国君在预先筑好的、有三级台阶的土台子上会见。会见的时候,依照当时的礼节,彼此见过了面,也献过了酒。齐国管事的忽然说:“请表演地方歌舞。”

于是齐国的歌舞队一齐上来,他们有拿旗的,有拿盾的,这倒还是表演歌舞用的,然而使枪弄棒的也夹杂着上来了,乱嚷嚷一片。孔子一看,知道齐国有阴谋,就赶快上去了。本来登那台阶时,是应当登一级就把两脚并拢一下,以维持严肃的气氛的,然而孔子因为情势紧张,就顾不得了,一脚迈到第三级,另一脚还在第二级,便扬起袖子喝道:“我们两国国君正在庄严的会见,野蛮的歌舞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请问齐国管事的,该怎么办?

齐国管事的只好示意歌舞队下去,但是歌舞队还在观望,他们要看齐景公和晏婴的眼色。这时齐景公觉得很不好意思,便摆了摆手,齐国歌舞队才退了下去。

过了一会,齐国管事的又进前说道:“请演奏宫廷的音乐。”齐景公说“好”,一些七长八短的耍把戏的就又唱又舞地上来了。孔子又赶快上去,一脚迈到台阶第三级,一脚还在第二级,大声喝道:“戏弄诸候的,依法应该斩首!执法官应该执行呵。”执法官无言可对,只好把准备捣乱的那批打手斩首。

由于孔子所持态度的严正,由于孔子事先准备下了武力,齐景公看到鲁定公不是可以轻易劫持的,便匆匆结束了会议。

齐景公回去,埋怨他的大臣们说:“鲁国君臣是按着道理办事的,可是你们却叫我采用野蛮的办法,耍小手腕儿。现在把鲁国国君得罪了,怎么办?”

齐国的大臣们说:“大丈夫做错了事,可以拿实际行动来表示改过;小人做错了事,只会在口头上做出许多掩饰。您若是后悔,我们就在实际行动上表示我们的错儿就是了。

于是齐景公退还了以前所侵占的鲁国城池郓、讙和龟阴(这三个城池都在山东汶水南面)。

孔子在外交上胜利了。孔子这一年五十二岁。

孔子和鲁国贵族的斗争

鲁国在夹谷之会的外交胜利,提髙了国家的地位,也提髙了孔子的声望。

孔子慢慢要实行他那—套要求统一的主张了,就鲁国说,就是首先要削弱贵族的势力。公元前498年的夏天,孔子向鲁定公说:“照道理,大臣不该私有军队,大夫不能有五里地大小的城。”鲁定公很赞成,因为这是对自己有利的。季氏也赞成,因为他自己的城堡被公山不狃所占据,他可以拿这个借口来消灭公山不狃。孔子于是派了子路到季氏家去当主管,为的是有步骤地把三家贵族盘踞的城堡拆除。

首先服从的是叔孙氏,由于他本身的力量不强,他立刻把盘踞的郈城(在现在山东东平县境内)拆除了。

季氏自己的城堡在费,还被公山不狃占据着。季氏表示情愿拆除,但公山不狃起兵反抗,他的军队打到鲁的都城曲阜。鲁定公躲避在季氏的大宅子里,公山不狃没有能攻进去,但箭已经射到鲁定公的跟前了。孔子命令申句须、乐颀二将率兵反攻出去,公山不狃打败了,一直败退到姑蔑(在山东泗水县)。结果,公山不狃逃往齐国,费城拆除了。

三家贵族已有两家把城堡拆除,只剩下孟氏。孟氏的城堡在成(在现在山东泗水县境内)。守成的公敛处父向盂孙说:“这地方靠近齐,如果拆除城堡,齐国兵就会从北门进来。而且这地方是孟家的保障,毁了这地方就是毁了孟家。我不愿意拆除。”于是拆城的事遭受了阻力,一直到这年冬天还没有拆得成。鲁定公派兵把成包围了,但也没有攻得下。

可是三家贵族至少有两家在表面上是被削弱了,孔子在内政上又暂时取得了胜利。这一年孔子五十四岁。

于是孔子有些得意起来。他的门徒便问道:“不是说有涵养的人逢见坏事也不愁眉苦脸,逢见好事也不扬扬得意么”孔子说:“这话是有的。但是不是还有一句话,说人有了地位,能做些事业,又能虚心请教别人,也是叫人高兴的么?

鲁国在外交上取得了胜利,又削弱了贵族势力,因而国内的秩序暂时安定下来。这时卖猪羊的不满天要价了,街道上井然有条了,丢了东西也没有人捡了。各方客人来到,因为事事有头绪,也不必麻烦官府,舒适得像到了家一样。

在这个时期,孔子虽然担任司寇的官,可是他是反对刑法的。孔子曾经说过:“对人民如果光靠发布命令,又用刑法来强制执行,那是会使人民养成侥幸的习惯而不顾廉耻的;如果在政治上加以诱导,并用礼义来约束,人民却会既有廉耻,又肯往好处走的。”所以孔子固然也公平地处理诉讼事件,但他往往想得更根本,他说:“审理案件,我和别人没有两样呵;可是最好的办法是,要做到连打官司的也没有呵”这就是孔子在政治上获得成绩的一个缘故。

这样的政治成绩,自然就使邻国,特别是齐国增加了恐惧。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编辑/排版:郭磊峰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