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红颜是祸水:一起几乎导致亡国的致命艳遇

原标题:红颜是祸水:一起几乎导致亡国的致命艳遇

一切都从一个女人开始,或者说,一切皆从一场迎亲开始。

公元前523年,也就是春秋时代南方第一大国楚国君主楚平王即位的第六年。楚平王突然宣布派遣大臣费无忌前往秦国,为他的儿子太子建迎娶秦哀公的妹妹孟嬴。这是一次政治联姻,目的是为了结成盟友,以抗衡长期与楚国争霸的晋国,但最终却被导演费无忌同志引上了一条诡异的道路,南中国的大地从此陷入纷飞的战火之中,楚国的命运开始朝变态的方向发展。

和齐国一样,秦国也出美女,从前秦穆公的小女儿弄玉就是个超级美女,曾经把华山上的神仙都迷倒过,而这个孟嬴一点也不比她弄玉学姐差,人送外号“梦萦”,男人看了都得“魂牵梦萦”,但后世小说家把孟嬴称为“无祥公主”,果然不祥,这个名字取得颇有意味。

事情糟就糟在她太美了。

更糟的是,迎亲的大臣费无忌是个正宗的小人。

美女加上小人,想想也会出事。

其实,费无忌从前也想当个好人,那时他在楚国从事的是高尚的教育事业,而且他教育的不是别人,正是尊贵无比的楚国储君太子建。

一个多么有前途的职业呀。费无忌本来是可以成为一个好老师,一个好园丁的。可惜造化弄人,或许他教学水平太差,太子建更喜欢的是另一个老师伍奢。这让费无忌很郁闷很费解,这小孩儿怎么就不喜欢我呢,论学问,论帅气,我哪点比伍奢差呀!当时,伍奢是太师,属于大学教授级别,费无忌是太傅,只能算个副教授。

这世上从来只有学生挑老师,没有老师挑学生的,更何况这个学生还是当朝太子,日后的国家元首,可是费老师偏偏不服气,既然这个学生已经不待见自己了,干脆换一个学生教。如何才能实现自己的目的呢?这简单,换一个太子好了!

不过这事儿说起来简单,实行起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一国的储君,哪里可以随随便便就换掉。但要做起来,关键的关键,就是要挑拨楚平王和太子建的关系———两个本无矛盾的男人如何才能反目呢,最好的工具,就是女人。

这世上为了女人而反目的男人多了去了。从远了说,洋妞海伦让希腊人打了十年的仗;从近了说,郑女夏姬让陈、楚、晋、吴一大堆男人全乱了套。楚平王也是个男人,是男人就有可能为女人发狂。费老师搞了多年的教育理论研究,别的没研究通,把握人性的弱点却是专家中的专家。

而孟嬴这种能引人发狂的超级大美女,正是费无忌梦寐以求的最佳人选。

只要楚平王被引得发狂了,他的计划就算完成了一半。

所以,当费无忌把新娘子从秦国接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楚平王说:“大王啊,可不得了,这个秦女长得美如天仙,留给太子太浪费了,大王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也该享享清福了,不如,咱自己娶了?”

楚平王说:“这不太好吧,寡人是个正人君子来的,怎么能如此违背人伦呢?”

费无忌说:“没关系,婚礼不是还没开始吗?咱们给太子再找一个!”

只见楚平王看着刚刚送到眼前的大美女,哈喇子已经流了二尺多长。

许久,楚平王才回过神来,说:“好,就听你的,寡人娶了也叫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太子这么孝顺,应该会理解老爸我的。”

就这样,太子建分到一个暴丑的齐女当老婆,而孟嬴则被她未来的公公半路给截了下来,做了楚平王的宠妃,没多久,还生了个大胖小子,楚平王爱如珍宝,故取名为珍,这就是后来的楚昭王了。

又是一个老牛吃嫩草的猥琐故事,每次在史书中读到这样的情节,我就忍不住要吐。

阴谋

楚平王已经上钩,剩下的事就好办了。没多久,费无忌又对平王说:“晋国为啥能称霸诸侯,就是因为它接近中原诸国,咱楚国其实一点儿也不比它差,吃亏就吃亏在咱们地段不好!依我看咱们不如扩大城父(在今河南宝丰县,与陈邑城父为二地)的城墙,把太子安置在那里,以谋取北方的宋、郑、鲁、卫等国,这样大王就能专心安定南方的吴越,继而称霸天下了!”

楚平王明白费无忌的意思,说得好听,其实就是要支开太子建!这样也好,自己抢了他的老婆,心里老是不得劲,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如让他待远一点儿,一方面可以锻炼他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尴尬。

太子建可怜呀,漂亮老婆给老爹霸占了,还被发配边疆,爱情事业两失意。费无忌则别提多开心了,这臭学生终于被自己赶跑了,痛快!可他还是有点儿不放心,现在自己是挺快活,可一旦日后太子建做了楚王,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不彻底将太子建置于死地,费无忌就一天不能安心。

也许金庸先生《倚天屠龙记》里成昆陷害他徒弟谢逊的故事,灵感就是打费无忌这儿来的,要不他怎么会给小说的主人公取一个怪名字叫张无忌呢,这个名字岂不是和费无忌三个字太像了一点?

但凡小说的情节,敌人陷害敌人不稀奇,朋友陷害朋友也不胜枚举,学生陷害老师早就被人写滥了,老师陷害学生倒是一个激化矛盾冲突的神来之笔。金庸老先生总能把一个故事讲得跌宕起伏,荡气回肠,根源就在于他对人性的深刻理解。为了利益,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陷害别人,这就是人性的丑恶。虚构的小说如此,现实的历史也是如此。

于是费无忌耐心地等了一年。等到时间与空间的距离让平王父子产生巨大隔阂了,他又找到了楚平王,说:“太子因为自己的老婆被抢了,整日里怨气冲天,大王你还是防着他点儿好。我听说他自从驻守城父以后,偷偷地勾结外敌,想攻进都城来造反呢!”

要打击政敌,最好的办法就是诬陷他谋反。中国的皇帝或者国君们最害怕的就是手下人造反,所以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要抓起来杀了再说。这,就是君主专制制度最大的一颗毒瘤。因为,皇权或者王权这种至高无上生杀予夺的权力实在太诱人了。替天行道啊,天命所归啊,统统都是狗屁,其实他们自己不也是靠造反才得的天下吗?

中国的这个优良传统,演变到最后,演变到极端,就成了可怕的文字狱。

所以,楚平王听了费无忌的这番话,抱住脑袋抓着头发心中就纠结起来了。

一错再错

楚平王有个心病,就是他的王位来得也并不是那么光彩。

那还是在七年前,公元前529年,那时候楚平王还叫做公子弃疾,是当时楚国君主楚灵王最小的弟弟。

楚灵王是个好战的君主,没事干就喜欢打仗,这种男人的游戏能让他疯狂。“那你怎么办?放了我你可就要遭殃了!”

“放心,我死不了!”

“这可是你说的,我不管你啦,拜拜!”太子建赶忙收拾东西,带着老婆孩子向宋国(今河南商丘)逃难去了。

奋扬把自己绑了,跑回都城去见楚平王。

“太子死了没?”

“太子跑了!”

“谁放跑的!”

“我!”

“承认得倒是干脆!你放跑了太子,还敢来见我,你不怕死吗?”

“大王从前嘱咐我,侍奉太子就像侍奉大王您本人,我可是听了您的话才这么做的,您要杀就杀好了!”

楚平王起了恻隐之心,叹道:“你还真是个忠臣啊,寡人不杀你了,扣你一个月奖金,回去照常上班吧!”

中国的君主对于忠于自己的奴才一般都不会杀掉的,因为这样才能给其他的奴才树立榜样。从前一代霸主楚庄王大发慈悲放了不辱使命的晋国使臣解扬,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太子建跑了,楚平王于是改立他的心肝宝贝芈珍为太子,费无忌顶替伍奢的位子做了太师。

我们尊重每位原创作者的心血,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与我联系!

邮箱:dingzheng201605@163.com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