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关于「影」的故事,38年前他已经讲到了极致丨毒药头条

原标题:关于「影」的故事,38年前他已经讲到了极致丨毒药头条

国庆档的硝烟已经退散。

港片后来居上,意外夺魁。开心麻花的被喷成了筛子。张艺谋的一抹惊艳,可也是反响平平。

至于《胖子特工队》这样的虾兵蟹将,早已被大浪拍死在沙滩上。

也许是巧合,今年国庆档前三甲的都有个相同点,故事都是关于“替身”或者“真假”的故事。

《无双》用假钞讲了一个“代替”的爱情故事,《李茶的姑妈》是一个“真假”姑妈引发的闹剧,《影》就不用说,全片就讲的就是“替身”在权力斗争中的命运扭转。

关于“真假替身"的故事套路,观众并不陌生。

卓别林的《大独裁者》中相貌一样的理发师和独裁者

成龙的《双龙会》两个相似的人身份错乱的故事。

诺兰的《致命魔术》双胞胎兄弟共享身份来进行魔术表演。

就连去年大火的网剧《白夜追凶》,也玩了一把兄弟替身的设定。

▲网剧《白夜追凶》剧照

可以说“真假替身”这种设定,天然就带有强烈的戏剧冲突。

在影视作品中,围绕着“真与假”的矛盾能够衍生出许多故事情节。

而在我心目中,至今为止能把一个“替身”的故事表现到极致的,有且只有一部作品,那就是今天要说的一部影史名作 ——

《影武者》

Kagemusha the Shadow Warrio

本片导演黑泽明,喜欢电影的朋友或多或少都听过他的大名。

他是日本电影导演的杰出代表,也是他将亚洲电影真正意义上推向了国际。

他带有浓烈个人化的电影风格,影响了张艺谋、吴宇森、徐克、杜琪峰在内的华人导演。

放眼世界影坛,他的电影中所呈现的东亚文化,武士文化也深深地影响了包括斯皮尔伯格、卢卡斯、科波拉、昆汀等好莱坞名导。

▲黑泽明和他的“迷弟”们

《影武者》由日本东宝映画出品,上映于1980年4月23日。

这是黑泽明导演生涯后期最重要的代表作,也是他为数不多的彩色电影之一。

而在此之前的1970年,他首次尝试拍摄的彩色电影《电车狂》后(有人认为《影武者》才是黑泽明真正的第一部彩色电影)在口碑和票房上均是惨败。

除了应邀拍摄了俄语片《德苏乌扎拉》外,整整十年没有电影公司为他投资拍摄电影,处于人生低谷的黑泽明甚至还尝试过自杀。

▲电影《电车狂》剧照

这时候,他遇到了访日的弗朗西斯·科波拉

在得知偶像正在为新片筹拍资金发愁时,科波拉带着同样是“黑粉”的好友乔治·卢卡斯共同担任了《影武者》的制片人

由二十世纪福克斯向东宝映画投资了600万美金,这才使得黑泽明最终拍摄了这部史诗名作。

▲弗朗西斯·科波拉,乔治·卢卡斯到日本探班《影武者》拍摄现场时和黑泽明的合影。

《影武者》的故事发生在日本战国时期

在那个年代,每个武士将军都觊觎着天皇的京都,渴望横扫四方,统一天下。

甲斐国的领主,武田信玄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骁勇善战,驰骋疆场多年被誉为战国第一名将,其他两位名将织田信长,德川家康也都要敬他三分。

武田信玄有一位弟弟,名叫武田信廉。由于长相与哥哥酷似,于是长期在战场上担任武田信玄的替身。

一日,信廉从刑场上救回一名长相与信玄极为相像死犯,想要将其培养成新的影武者

影片便从三人的谈话中开场。

▲画面从左往右依次为信廉、信玄、影武者

信玄由于此人原为盗贼的身份,一开始便对他有所排斥。

盗贼听了信玄的话十分愤怒,并说自己虽然做的偷盗之事,但不像信玄一样杀人放火。

面对暴躁的影武者,信玄平静地说到,自己确实罪大恶极,杀了亲生儿子,放逐生父。

但是他做这些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统一天下,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更多地流血战争。

信玄见此人直言不讳,是个有用之才,于是弟弟将其留下,并好好培养。

这段开场是一个长达6分钟的固定长镜头。

不仅交代了背景,同时简单地塑造了信玄、信廉、影武者三人的人物性格。

作为电影的第一个镜头,黑泽明在画面上下了很多心思。

比如三人中只有信玄一个有影子,三人及影子在构图中的高低顺序,以及那把武士刀所有摆放位置都是有讲究和暗示

这些信息的妙处后文再谈,先说回故事本身。

1573年,武田信廉挥师进军京都,并击败了家康和信长联军

武田军包围了田野城,并切断了入城水道,破城在望。

但是即使兵临城下,每到夜里,田野城中依然回响起笛声以振人心。

信玄得知此事,准备晚上在城下设宴,听闻笛声。

可到夜里,正在听赏笛声的信玄却遭到了城中火枪手偷袭,生命垂危。

信玄告诉家臣和儿子胜赖,自己死后一定要守住死讯三年,同时守护领土,不能妄动,一旦擅自出兵征战武田家必亡。

信玄被刺身亡的消息不胫而走。

闻讯的家康和信长一边感概信玄是英雄人物,一边也怀疑此事的真实性,觉得其中必有蹊跷。

武田军开始从野田城撤兵。

家臣秘密带着信玄赶往京都,但是由于伤势过重,信玄在途中便去世了。

家臣们不知如何保守信玄去世的秘密。

而这时,信廉苦心培养的替身影武者派上了用场

盗贼穿上铠甲,骑着马同家臣们一同出现在士兵面前。

疲惫、颓靡的士兵大受鼓舞,军心得以安定。

影武者成功地瞒过了士兵。

同时家康和信长派来的三名探子在一边观察。

虽然觉得事有蹊跷,但由于影武者和信玄太过相像,也只好尚且以为信玄还活着。

盗贼不愿每日扮演信玄,于是潜入房中,准备盗取财宝然后溜走。

他敲开房中的坛子,然后意外发现了信玄的尸体。

惊慌的盗贼引来了家臣,信廉见盗贼依然死性不改,觉得自己看走了眼。

盗贼则认为主公已死,自己不愿再继续作为替身,这样的话引起了众家臣的愤怒和不满。

争执后,家臣最终打算放走盗贼,因为他没有愿意为武田家牺牲的觉悟,这样是难以担当影武者的重任。

家臣按照主公的遗嘱,将其遗体的坛子沉入湖中。

一旁观察的探子推测信玄已死,准备回去密报自己的主公。

他们的谈话让一旁的盗贼知道公布死讯的后果。

盗贼终于觉悟,于是跑到湖边,跪在信廉面前,他想要成为真正的影武者,为主公尽一份力。

武田家为了掩盖实情,迷惑探子,贴出告示声称沉入的坛子是祭给湖神的酒。

探子们看见晚上在神社中祭祀的影武者,终于相信信玄还活着。

影武者同家臣们回到了府中,并按照指导接受欢迎仪式。

但是细微的差异并没有逃过小孩的眼睛,信玄的孙子一眼就认出影武者并不是爷爷。

好在影武者随机应变,将头盔戴在孙子头上,才让孙子放下疑心。

影武者被信廉带到信玄的房中,并将信玄的贴身侍卫和小厮安排给他。

信廉表示,做影武者十分辛苦,受困于真身没有自由,但同时影子也离不开人。

小厮和侍卫知道影武者只是替身,在他面前没有一点恭敬的态度。

而当影武者正经模仿起信玄时,小厮和侍卫犹如看到了信玄本人,这才肃然起敬。

信玄有一匹战马黑云驹能识得主人。

为了顺利保住秘密,信廉以“主公大病初愈,不宜骑马”为由不让影武者上马。

同时为了避免在侍妾面前露出破绽,也以此理由推拒了侍妾的寝侍。

现在摆在家臣眼前的还有一个隐患,那就是信玄的儿子武田胜赖

胜赖是信玄的四子,战功赫赫,手握兵权。

但是信玄并没将其立为自己的继承人,反而把胜赖的儿子,自己的孙子直接立为下一代主公。

如今信玄去世,胜赖还得认一个盗贼为父亲,心中自然不平。

身边的进言者却劝解胜赖,让他不要和替身较劲,并表示凭借他的才能和功勋,一定会让家臣们臣服的。

武田家的军队分为“风林火山”四个部队。

“急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

与“风林火”三支作战部队不同,信玄的直属部队是山,作战时他只需要像山一样屹立后方,指挥军队就可以。

影武者不断模仿着信玄稳如山的气势,成功地化解了露出破绽的危机。

但是就如同信廉所说,他当初成为影武者只是为了报恩,如今影子要从内心成为主公,他活得如同受刑一样痛苦。

这样的痛苦,变成影武者的噩梦。

尽管如此,克服了种种困难,影武者还是努力让自己的言行以假乱真。

他不仅骗过了信长派来刺探的医生,还在攻占高天神城一战,以不动如山的气势吓走了德川军。

最终还帮助胜赖攻下了高天神城。

此战过后,信长和家康终于相信信玄还活着。

而影武者则变得更加自信满满,连信廉也称赞他的表现如同主公再世一般。

但是三年之约临近,最后他还是得归还主公身份。

而就在这时,有些得意的影武者骑上了主公的战马,结果摔了下来。

前去检查伤势的侍女最终发现了影武者的身份。

信廉给了影武者一笔钱作为酬劳。

影武者此时还未从信玄的身份中抽离,提出想要和孙子竹丸告别。

但是在家丁的呵斥中,他被无情地赶出了武田家。

武田家为信玄举办了葬礼,影武者在殿外默默地跪下,为主公哀悼。

得知真相的信长在愤怒的同时,也表现出尊敬和惋惜。

在众家臣地推举下,胜赖成为了新的主公。

极力想要证明自己的胜赖,一上任便决定立马出兵攻打长筱。

1575年,武田军在长筱与信长和家康的联军展开大战。

影武者也来到战场,在一旁偷偷观战。

这时的联军已经训练出一批优秀的火枪军。

反观武田军却依然使用着“风林火山”的老战术。

武田的家臣们知道此战凶多吉少,于是带着赴死的决心走上了战场。

在胜赖的命令下,“风林火”三只部队冒着炮火冲依次向了敌营。

联军的火炮也一声声响起。

一样的战术,一样的口号,但是胜赖看着眼前的一切,却没能像父亲信玄一样不动如山,因为山已经倒了。

最终,武田家全军覆没在长筱。

一旁的影武者,看着主公曾经的家业毁于一旦。

他拿起长矛英勇地冲向敌营,却被枪火打到在地。

他试图扶起倒下的军旗,但最终和它一起倒在了长河之中。

斯蒂芬·斯皮尔伯格曾经说过,黑泽明是“电影界的莎士比亚”。

这个评价其实包含两点:一是说他的电影在形式上有古典戏剧的美感,二是说他的电影内容带有文学性的深刻内涵

《影武者》便是这样的一部作品。

作为黑泽明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彩色电影,《影武者》被烙上黑泽明专属的影像美学。

比如代表着“风林火山”军队四种不同属性的颜色运用 。

攻打城池时,背景采用代表着危机情况的红色。

在影武者梦中,表现内心复杂纠结的诡异彩色。

学过西方绘画的黑泽明,曾在拍摄前亲自手绘百张分镜手稿,足以可见他对于画面的精致要求。

不仅是彩色运用,黑泽明的运动镜头也很讲究。

在最后长筱大战中,导演在片场用300多匹马,镜头跟随奔跑的马匹摇动,然后逐渐变换景别。

从动态到势态,不仅让画面具有大片的恢弘气质,也保持镜头的流动和美感。

这样的手法,比张艺谋动不动效仿的人海战术,确实要高级得多。

电影故事线由影武者的命运和武田家的命运交织而展开。

盗贼最开始不愿放弃自己的人生,成为信玄的影子。

直到他看见信玄的尸体沉入湖中,回想起信玄说过一统天下的话,从而下定决心成为影武者。

最后他沉浸在信玄的人物中,同那代表着信念的军旗一同沉入河中,这是个人的命运悲剧。

当曾经威震四方的“风林火山”军,一个个倒在更为先进的火枪军面前。

武田家从具有统一天下优势的大家族最终走向灭亡。

这是在历史洪流中,一个家族和一个集体的命运悲剧。

但是,当我们把这两者命运结合起来看时,却发现武田家和影武者所追求的其实是一种东西。

那就是信玄本人的理想信仰。

影片花了很多笔墨从侧面描绘出了信玄的人物形象。

他如山一样屹立在人们心中,只要山不倒,武田家就不会灭。

人们只要相信信玄依然还活着,敌人就一定会被打倒,天下终会被统一。

至于是不是真的信玄已经不再重要。

信玄已经成为成为信仰的影子,人们看到他,就如同看到胜利的希望。

现在,回头再看影片的第一幕。

那把武士刀异于电影中的其他场景,摆在了信玄的左侧,影子的右侧。

而从高低顺序来看,影子最高,再是信玄、信廉、最后是影武者。

导演其实早早地告诉了观众,信玄的影子所代表着的统一天下的精神信仰才是这部电影真正的主角。

信玄成为这种精神的影武者。

他生后追随的有衷心的信廉和家臣,有前赴后继的士兵,以及最后愿意牺牲自己的影武者。

最后当他们所追求的精神愿望所破灭时,而他们又成为这种精神的殉道者。

这样的结局虽然走向了低落和惋惜,却带有一种古典悲剧式的内在美感。

所以,无论从形式到内容,再到内涵,《影武者》由内到外都达到一种高度的统一

这便是这部电影的伟大之处。

而导演黑泽明运用超高的电影手法,为观众展现出一部史实大片,也不愧为大师中的大师。

▲1990年,黑泽明成为奥斯卡历史上第一个获得终身成就奖的亚洲电影人。

《十二怒汉》的导演西德尼·吕美特曾评价黑泽明:

“黑泽明是导演界的贝多芬,他有如同贝多芬那样强烈震撼的辨识度,你不会认不出来。”

在长达半个世纪的导演生涯中,黑泽明一共拍摄了30部电影,可以说每一部都刻上黑泽明的符号。

《罗生门》、《七武士》更是深远地影响电影史,同时成为至今经典电影教材的分析案例。

▲电影《七武士》剧照

黑泽明的许多作品,也成为众多大师的灵感来源。

《用心棒》被西部片教父莱昂内拍成了经典的《荒野大镖客》。

《战国英豪》启发了卢卡斯的《星球大战》。

包括张艺谋这次的《影》,也是致敬了《影武者》。

1998年9月6日黑泽明去世。

20年已去,纵望影史长河,黑泽明依然是最为闪耀的电影人之一。

而他的作品作为经典,也会永存在观众心中。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