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一场雪夜的死亡行军,给这个庞大帝国带来了一丝回光返照

原标题:一场雪夜的死亡行军,给这个庞大帝国带来了一丝回光返照

淮西藩镇,在德宗削藩中先附后叛的一支藩镇力量,因为他的反叛给了唐德宗最致命的打击,他们所处的地理位置也对唐朝的国家的命脉运河体系有着致命的威胁。德宗自淮西反叛后内外交困无法削除这个国家的心腹之患,到了德宗的孙子宪宗时,终于有了消灭淮西,这个国家心腹大患的时机。

魏博的归降

宪宗的时机就是让唐帝国头疼许久的魏博节度使的归附。

魏博,是唐帝国最为头疼的割据势力,在数次削藩中它总是冲锋在前,是每次削藩的重点打击对象,它也是反抗帝国最为积极的藩镇势力,而它的突然归附与一直以来的反叛行为都与地理位置有着极大关系。

魏博占据的地域无险可守,位于中原,是成德,卢龙方向,唐朝的南方防线,又与平卢一起是各个藩镇割据势力对抗唐政府的前线。所以在历次的削藩中魏博的立场一直很坚定,誓死抵抗政府,在魏博的牵线搭桥之下,唐德宗时代的削藩行动告以失败,并且在此后,魏博与淮西一南一北威胁着东都洛阳的安全,而威胁东都洛阳就是在威胁唐帝国生命线,大运河。

为什么魏博选择投降呢?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穷!

魏博在德宗时代的削藩行动中是主战场,在这里发生了一场又一场的拉锯战。其他藩镇来的军事力量也要依赖于魏博的供给,战争将魏博田家储备的财产消耗一空。到了战争后期魏博已经开始主动向朝廷请降,并且拒绝给予外地藩镇以后勤补给了。到了战争结束的时候田家的财政危机越来越扩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没钱?拿什么来安抚这些骄兵悍将,骄兵悍将一看到没钱就会反噬节度使,让节度使全家上天堂。田弘正就是被这些掉进钱眼中的骄兵悍将推上了节度使的位置,他要解决的只有一个问题,财政问题。田弘正清楚的直到这些大头兵的信念只有一个:谁有钱跟谁混!天底下最有钱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当时的大唐天子唐宪宗李纯。

就这样,大唐在失去魏博的掣肘之后,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被包围在帝国中央的淮西藩镇,消灭他,给德宗时代的耻辱历史一个终结,也让大唐的财政命脉得到保证。

缓慢的淮西

这对于唐帝国来说几乎是一场必胜的战役,淮西被帝国四面包围,可是战场上的情形却让人绝望。

淮西地形并不险要,但是围剿淮西的各支部队指挥并不统一,各自为战;而淮西部队则占据地利以少打多,使用机动兵力打击出头的唐朝部队,这样拥兵的将领们开始心疼自己手上的大头兵了,而且这种平叛行动都是由中央拨款,又有钱拿又不用送死的好事上哪找去。就这样淮西战场就变得十分诡异,双方剑拨弩张但是占据绝对优势的唐军却止步不前,唐朝的家底在这样的消耗中快要见底了,大唐的首富唐宪宗李纯开始慌了,他开始纠结犹豫该不该继续攻打淮西了。

大臣裴度在朝堂之上力主继续攻打,他清楚的知道淮西对帝国的危害以及战况之所以如此的根本原因,他请求自己到前线统筹攻击,监督各支部队的进攻情况。唐宪宗很快就下达了裴度的任命,大臣裴度以监军的身份到达了淮西战场,战况很快就得到逆转。

在裴度到达之前一位儒臣也到达了战场,他就是消灭淮西的首功之臣,战场新人,李朔。

成功的奔跑

裴度到达战场之后,战役情形就翻了一个个,原先的止步不前变成了快速前进,尤其以东部战线的李光颜表现最为抢眼,一路的胜利将兵锋直指淮西的首府蔡州。反观李朔这面就不一样,西线相比于东线一直都是静悄悄的。

作为兵家子弟的李朔深得兵法,在到达战场之后他没有急于进攻而是先整军备战,毕竟在此之前的战斗中西线一直没有打出什么好的成绩,士气比较低落。李朔在半年时间里一边整军一边与淮西军进行着小范围的战斗,不停的杀伤淮西的有生力量。

李朔在到达唐州的时候心里就已经定下了计策,那就是奔袭淮西的大本营,蔡州。李朔先是调动了一部分唐朝边军充实到自己的军中,又在与淮西军的小范围接触中不断捕捉敌方将领,就这样李朔一边不断地拔掉自己前进路上的小障碍,一边通过降将了解敌人动向和淮西的地理地形。

奔袭在古代是一种十分危险的行为,因为古代交通不好,部队的进攻只能依靠士兵的脚底板,一旦遇到了不好的天气更是雪上加霜,更加不要说李朔奔袭的是城池,一旦失败就会全军覆灭。但是李朔很有信心,因为此时的蔡州就像一个婴儿一般暴露在李朔的部队之下。

在此前的战斗中,李光颜的东路部队就应经给了淮西军极大的压力,使得淮西主力全部部署应对李光颜的部队,现在的淮西将后背送给了李朔,更不要说李朔在此前不停地攻击中将淮西部队引导向了一个错误的方向,为自己的前进打开了道路。

公元817年九月,大雪,南方的寒冷让不想动,但是李朔召集了自己的部队准备突袭蔡州。在出兵的一开始李朔只说了一句“东行”,部队在严令之下就开始向东进发,没人知道自己的目标。西进六十里到达张柴村留下五百人保护退路并阻击援军后就继续帅军进兵蔡州,又命五百人切断了蔡州城与东部部队的交通要道。

李朔率本部兵马向蔡州进发,张柴村距离蔡州只有七十里,但是这是寒冷的七十里,要命的七十里,绝望的七十里,在军令之下的唐军硬着头皮到达了蔡州,在雪夜中蔡州城破,淮西节度使吴元济亡,淮西平。

淮西只是唐宪宗的开始,在他的领导之下藩镇的割据消失了,大唐在藩镇胁迫之下的屈辱得到雪刷,可是这只不过是唐帝国的回光返照,唐宪宗死后,藩镇割据再起,这次没有了李朔和裴度,河北三镇又一次成为了帝国的心腹大患。

本文作者 :屯垦西路,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