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1945年莱茵河战役于利希战线,废墟城镇旁主干道神秘的坦克伏击者

原标题:1945年莱茵河战役于利希战线,废墟城镇旁主干道神秘的坦克伏击者

于利希,德国一座位于莱茵河畔的城镇,在二战期间由于地理位置特殊被德军武装成一座军事要塞城镇,最终造成的后果是盟军无休止的轰炸和炮击,在1945年时该城镇几乎被盟军炸得存寸草不生,德军的主力部队也已经撤离,只有留下一部分兵力作为适当的抵抗,但盟军度过桥梁抵达德国于利希时,被眼前的景象的所惊呆,几乎没有一座房子是完整的,到处死气沉沉。

但盟军部队在经过城市的主干道时,经常受到不明火力打击,已经造成数辆坦克被击毁,盟军成立了一个坦克歼击小组搜索着于利希附近丛林地区,解除来自附近德军残部的威胁,,确保盟军大部队主干道的畅通

"位于城区的中心的的德军要塞,早以已经我们清理干净不可能是自城内部的攻击,所以德军肯定还有装甲部队埋伏盟军的车队的必经之路。可能是德军的虎式坦克,或者豹式坦克,德军每当撤退时总会给我留下麻烦和惨残局,从不干净利落的撤离,总是试图用小规模的伏击战术拖延军队突进的速度。

“经过搜索我们的地狱猫歼击连队并没有发现任何德军存在的蛛丝马迹,我们连队的指挥官是奥布里上尉,我们开始在城市郊外丛林村庄修整,这里是整个区域地势较高的的地方,距离公路600米我们只要守这里守株待兔,肯定的有所收获,村庄内部驻军加拿大的一个步兵营,他们为我们提供休息和补给的安全保障,经过询问一名加拿大炮手曾经与那辆德军神秘的坦克交手过,根据判断可能是一辆德军的猎豹歼击车,因为那辆德军坦克的主炮异常长身影庞大并且较高,绝对不是三号突击炮或者是德国的追猎者歼击车。

进入夜晚我在村子中休息,突然一声炮响,引起剧烈爆炸,但我们从出屋子时已经有一停在村口的地狱猫歼击车被击毁,这使我们感到惊慌,经过一夜的警戒到了白天,地狱猫歼击车残骸已经燃烧了一夜只剩下了一堆废铁,从坦克被击毁的角度来看,敌人的位置几乎跟我们同样高位置,只有一个地方就是村庄东南方向1公里处的高地,但道路崎岖跟本无法上去除非另有捷径,还有最致命的地方到了二战后期德军的坦克歼击车几乎都具备夜战的能力,这最让人恐惧的地方。”

二战时期美国的地狱猫歼击车,可以说二战时期美军服役了最出色的坦克之一,快速的机动性的和强大的火力,但唯一的缺点就是装甲防护力,这是美军二战时期坦克许多型号的缺点,比如谢尔曼坦克除了后期型号装甲提升到80毫米,其余的正面装甲都是50毫米,而地狱猫整体装甲最厚的地方只有35毫米左右,连德军的37毫米炮都能贯穿,而美军地狱猫不适合打被动的进攻战。

“经过在再三研究之后,奥布里上尉不顾我的反对,决定主动出击,前往那片密林的山地,但经过实战的考验地狱猫歼击车不具备,独立到前线进行攻坚战斗,经过我的努力劝说,加拿大军队打算派出一个排步兵帮我们进行掩护,行动最终确定参与进攻的地狱猫歼击车一共三辆其余留守接应,就这样我们开始向那片密林该地前进,很快抵达了该区域,步兵经过搜索发现一条小路能直通300多米高的山地,那条小路非常的狭窄而且需要绕道,就这样我开始向山顶进发,途中一切顺利,没有什么异样但我驾驶的二号歼击车跟在后面却心里面感到了些许的忐忑,到半山腰后天气变得阴冷开始下起小雨。

突然一炮响,一刻炮弹从我身旁擦过,直接命中了后面的地狱猫战车,我们退路被完全截断,我开始仔细向顶的侧面的瞄准,一辆德军的四号歼击车清晰出现在山顶,距离我们400米在那个方向德军坦克角度正好正对着我们的侧面,在半山腰的我们无疑是待宰的羔羊,唯一的机会是,是我我们能否在被击毁之前打中致命的一击,上尉的一号地狱猫,和我的二号地狱猫战车迅速调转炮塔,紧张的时刻终于到来炮手瞄准完毕,我下令开火,一声剧烈爆炸声传来上尉的坦克还是晚了一步被直接打爆了,麦迪逊下士炮手说已经击中那辆四号歼击车,我们被卡在山腰的中间,只能放弃坦克,带这步兵向山顶冲去,最终找了那辆四号歼击车,麦迪逊下士精确的命中了德军的四号歼击车主炮,炮弹卡了德军歼击车炮管的下面,炮管被穿甲弹击中出现问题,但德军指挥官并不知道下令开了第三炮,结果造成的车毁人亡,这次战斗成为一生最紧张的5分钟。

德军的第三炮如果打了出去,无疑是全部坦克被击毁,协助我们的哪个步兵排不可能挡住德军的四号歼击车的反击结果可能就是全军覆没,德军采取的战术打法也是非常阴险毒辣,命中后面坦克截断我们退路,在攻击车队前的第一辆坦克,使得中间辆坦克进退不得成为待宰的羔羊,看着眼前燃烧的德军四号坦克歼击车的炮管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被击中的两辆地狱猫歼击车的乘员没有一个幸存,而战争的残酷还要继续陪伴我两个月之久。

在山地攻坚战的战斗结束后,我的坦克歼击车最终在科隆战线被德军第5装甲集团军击毁,我的小组乘员除了我和麦迪逊下士炮手幸存外,其余全部都战死了,我的左腿也严重的烧伤,差点做了截肢手术,在医院中度过了整个二战后期直到1946年初才康复出院,之后每过几年要到于利希旁边的山地地区回顾之前奋战过的战场,这样能使得我更加安心一点,医生总是说我患有战争孤独症。”

德国二战末期损毁最为严重的城市于利希,超过百分之90的建筑被毁,战后西德有打算直接放弃城市的重建工作,但经过德国民间人士的努力于1949年开始重建工作,战争对德国这座城市影响一直持续到80年代。如今座建成于罗马时期的古城终于恢复往日的繁华和祥和成为德国一座科研城市。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