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晋北方言:介音“y/i”、“w/u”的丢失

原标题:晋北方言:介音“y/i”、“w/u”的丢失

文 / 宋旭

几年前,老宋陪同学到怀仁金沙滩生态旅游区游玩。当时景区刚刚成立,没有正规的解说员。就从附近村落找了一位热心大妈作临时解说员。从景区正西的大殿出来,大妈带我们进入南北两侧的配殿。配殿里塑有杨家将故事的泥塑。大妈一边带我们观览,一边用标准的怀仁话讲说杨家将抗辽的故事。在讲到杨业被俘绝食而死时,有一句杨业面向南方的泣血独白:

“皇上,皇上,臣生为大宋之臣,死为大宋之鬼!”

只见大妈学着杨业当年的模样,表情肃穆,硬是将“皇上”说成了“航上”。

不只大妈一个人,几乎所有怀仁人说到“皇上”,都会自然而然地说成“航上”。

从“皇上”到“航上”,就缺了一个介音“u”。这种语言现象学界称之为“介音丢失”。

在汉语拼音里,主韵(主元音)前边的“y/i”、“w/u”被称为“介音”。如“建设”之“建”,主元音“an”前边的“i”、“瓜果”之“瓜”,主元音“a”前的“u”,均为介音。在怀仁话里,介音常因某些原因丢失。如“光芒”,怀仁话说“gang-mang”,“暖壶”,怀仁话说“nan-hu”,“河卵石”,怀仁话说“he-lan-shi”。

有学者提出,上古时期汉语没有介音。按照这部分学者的观点,方言里的“介音丢失”为“存古音”现象。此说似为不妥。既然“存古音”,不仅是韵母存古,声母亦当读古声。如“莊稼”之“莊”,上古读“breng”,声母为“b”,中古广韵音“beng”,《蒙古字韵》“tsang”,《中原音韵》“tsuang”,普通话“zhuang”。与“鼻——自”、 “乏、贬、砭——眨”一样,是典型的帮组向精组、照组音转现象。但在怀仁话里,“莊”只是丢掉了介音,而声母却读今音“z”(怀仁话里无舌尖后音zh、ch、sh)。

而且有一个现象,就是介音“u”丢失多发生于声母“d、t、n、l”、“g、k、h”统辖的复韵之中,且以“l”声最为常见。如:

好端端——好蛋蛋(不是“蛋蛋好”的意思,而是“好端端”丢掉了介音“u”);

暖和——nan-huo;

山峦——山lan;

痉挛——痉lan;

开滦——开lan;

孪生——lan生;

金銮殿——金蓝殿;

卵——lan;

光、广、逛,均读为“gang”;

狂、框、矿、况、筐,均读为“kang”;

黄、皇、慌、晃、谎、荒等,均读为“hang”。

而介音“i”丢失多发生于“b”统辖的复韵之中。如:扁,怀仁话有时读“ban”——“压板了”实际是“压扁了”。

至于 “介音丢失”现象为何多发生于上述声母统辖的复韵当中,目前为止,学界尚无中肯的解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