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每周深度|品牌崇拜和商业广告,使女性沦为时尚的奴隶

原标题:每周深度|品牌崇拜和商业广告,使女性沦为时尚的奴隶

男人负责赚钱养家,女人负责貌美如花”这句话在今天一直是富有争议的,因为伴随着女性解放运动和女权主义兴起,21世纪的女性自信且独立,社会环境也给予了女性最大程度的选择自由,无论你是在职场打拼,还是做个家庭主妇,都是受人尊重和理解的。

但在上世纪50年代,二战结束后,归国军人等青壮年劳动力回到雇佣市场,妇女解放陷入停滞,政策也鼓励女性应该回到家务料理的角色上。当时美国最重要的信念就是社会、道德和经济的稳定都要仰赖于男性回归家庭之主,而女性最好的“工作”就是当好家庭主妇

在此过程中,时尚的导向作用功不可没,时装产业又重新恢复了女装传统的娇柔风格,款式也严格遵照不同的社会和家庭功能设计,并形成了如维多利亚时期一般的得体着装准则。战时的实用性服饰,如便裤装,一季之内便被以迪奥为首的新风貌衬得过时了,巴黎也重新回到时尚统治地位。

如果没有电视和商业广告的推波助澜,女性永远也不会被推至如此具有装饰性用途的“花瓶”角色中去。广告商们意识到,男性负责赚钱,花钱的是他们的妻子。化妆品公司露华浓于1952年发起的“火与冰”口红宣传被视作有史以来最有效果的广告促销。

在电视里,女性都生活在泡沫般的幸福满足中,她们穿着时髦的服装,画着完美的妆容做饭、洗衣,头发都梳得一丝不苟。20世纪50年代的这些宣传将幻想中的家庭主妇形象贩售给几百万观众

好莱坞也发挥了一定作用,一些知名影星,如多罗丝·戴就成了清秀的职业女孩或衣着清爽干净的家庭主妇代表形象。同时推动了诸如贴身套装和饰珠针织开衫的流行。

为了满足自己的利益,许多女装裁缝师和设计师们纷纷推出各种合法而利润丰厚的化妆品和香水,以强化这种要求标准,同时也让所有的女性,无论贫富,都成为时尚的奴隶

大量书籍出版,比如迪奥的《时尚小词典,为每个女人准备的着装品位指南》(1954),论述女性不用花太多钱也可以打扮优雅,因为简洁、良好的品位以及装饰是“得体着装的3个基本条件”,而这些也不费钱。

美国设计师安妮·福加蒂(1919-1980)写了《如何成为穿着入时的妻子》(1959)来阐释如何根据每一种日常情况得体打扮。她坚称“主妇穿衣”应该像军事演习一样来操持,它能极大地促进婚姻幸福。从只有半打低级棉绒布必需品的衣柜,到拥有各种高级设计的衣柜,福加蒂对各种衣柜细节都很着迷。

总得来说,20世纪50年代,政府政策、时尚产业以及广告商都开始将家庭主妇作为目标,希望她们和她们的家都能闪闪发亮、装饰一新、受人景仰。摆脱了战时定量供给的贫困状态后,主妇的服饰开始根据严格的时尚准则彰显出女性魅力。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维持外表的完美,只有不自重的女人出门才会不戴手套,不拿手袋,不戴上帽子就出门简直就像是要去造反。用“从头发丝精致到手指缝”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这些因素就像是一场彻底的风暴,使得当时的家庭主妇对时尚充满崇拜。

“时尚是个圈”,从上世纪50年代到今天,纵然中间又经历过颠覆“时尚”的“反时尚”运动,但我们需要知道的是,人类的审美情趣,是时尚产业赖以生存的缘由。而时代的主流审美又不乏社会文化,时尚产业和商业广告的引导

基数庞大的中国消费者如今业已成为足以影响整个奢侈品行业的人群,发达的信息网使品牌崇拜和商业广告的触角向全球扩散,并以另一种形式使女性再次沦为时尚的奴隶。

在社长看来,今天是反品牌的无商标主义,明天有可能就成为商标崇拜Logo醒目的论调;一只象征身份的手提包,一件写上标语的T裇;前一刻华丽奢侈,后一秒叛逆反抗,变幻的时尚,是喜新不厌旧的人类嘴脸。人类不灭亡,时尚永存在。

愿每一件奢侈品的背后,有一个理智而清醒的灵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