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专访清华教授尹鸿:范冰冰事件对中国影视产业的影响

原标题:专访清华教授尹鸿:范冰冰事件对中国影视产业的影响

(尹鸿教授接受搜狐智库专访)

9月30日,江苏省税务局向范冰冰正式下达处罚决定,对范冰冰将及其担任法人代表的企业等将追缴共近8.9亿罚款。影视行业税收政策收紧,国庆假期过后,影视板块开盘大幅低开,金逸影视跌近9%,当代东方跌7.5%,横店影视跌6%。

与此同时,受票补取消政策影响,国庆档票房同比挫近三成,没有出现类似以前国庆档的爆款电影。

如何看待范冰冰事件对中国电影产业的影响?中国电影消费市场又将有何变化?搜狐智库专访了清华大学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鸿。

“从合理的薪酬结构上来讲,演员片酬应控制在制片成本50%以下,但演员片酬很大程度上确实取决于供求关系,因为明星在电影市场上属于稀缺资源。”尹鸿说道,“演员基本上同制片公司签的是税后薪酬,如果影视制片公司还要上交40%左右的税,会导致整个演艺产业成本大幅增加。”

尹鸿表示,此前影视行业野蛮生长,规范化程度较低,加之各地出台了许多税收优惠政策,才导致了偷税漏税、阴阳合同等行业乱象。税收监管虽然短时间内会对影视行业造成冲击,但长期有利于构建健康的电影市场。

谈及票补取消对电影票房的影响,尹鸿强调,票补取消主要对三四线城市的电影市场影响较大,将成为抑制三四线城市消费者观影需求的压力。而三四线城市已极大扩展了电影市场的半径,预计未来中国电影票房将受到影响,但取消票补也可抑制当前片方不公平竞争排片的现象。

以下是采访精编:

搜狐智库:10月2日,国家税务总局下发通知,要求部署开展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的工作。8日,影视板块大幅低开。你觉得影视行业的天价合同现象是合理的吗?又如何看待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对影视行业所产生的影响?

尹鸿:从合理的薪酬结构上来讲,演员片酬应控制在50%以下,但演员片酬很大程度上确实取决于供求关系,因为明星在电影市场上属于稀缺资源。中国是世界文创产品数量最多的国家,文创产品数量越多,对明星的依赖性就越强,因此明星就变成稀缺元素供给,导致明星价格的高涨。其实很多时候还是由于我们不能有效地控制供求关系:生产产品的机构、项目、作品实在太多,市场上容纳不了这么多的作品。由于有这么多作品,就导致了明星的稀缺性,导致了价格的高涨。

影视行业过去确实在规范化程度上相对较弱,再加上各地出台了很多税收优惠政策,给了影视行业一些当时被认为是合理避税的方式。我们现在把它定为偷税或者逃税,但当时大家都理解成是合理避税。如果现在重新规范税收秩序,长远来讲当然对影视行业走上正轨是应该的。

但眼下短时间内会对影视行业产生冲击,因为众所周知,演员基本上跟制片公司签的都是税后薪酬。因此,如果影视制片公司还要上交40%左右的税,实际上整个人力成本还得提高40%。实际上现在人力成本,特别是明星成本已经非常高了,能够占到总成本的70%-80%,如果中间再加40%的税,会导致整个演艺产业成本大幅度增加,在金融市场上也会反映出来。

不过,中国出现一些被淘汰的影视公司非常正常,因为中国有好几千家影视制作公司,严格说来很多是皮包公司和走账公司。规范税收肯定会淘汰一些在各个环节中做中介、二传手和依赖热钱的公司。所以从短期来看,一定对影视行业有消极影响。

我相信,这种现象需要一个过程来调整。当一个行业的成本高到难以维系的时候,我相信市场会调整供求关系,这部分成本也可能会在演员的薪酬里面去消化。但这个博弈需要一个过程,所以可能短时间之内对中国的影视行业的生产状况、产业结构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从长期来看,也许褪去泡沫之后,影视行业会在一条更健康的道路上往前走。

搜狐智库:你认为中国电影市场还存在哪些结构性问题?范冰冰一事会推动《电影产业促进法》细则的加速出台吗?

尹鸿:结构性问题主要是整个电影行业高度分散,制片业、放映业都过度分散。过度分散一定会带来恶性竞争,恶性竞争又会带来像天价片酬这些现象。所以我觉得要提高电影行业的产业集中度,逐渐出现一些领导型企业,然后通过领导型企业形成行业规则。规模越大,相对来说就越容易形成比较有效的行业标准,我们就可以达成相对有效的市场供给数量规模、投放档期等,甚至演员片酬。

至于法律,《电影产业促进法》在出台之前就讨论过天价片酬的问题,我也参加了制定过程,但很难把天价片酬这一比较市场的行为搁到法律里表述。什么是天价?如何去确定一个天价?我们用什么手段去限制天价?所以我觉得《电影产业促进法》应该不会有太多对片酬的限制,更多是通过产业结构的调整,让该问题回归到比较理性的状态。

再者,我觉得细则的出台也不能太急,毕竟中国影视行业的发展速度很快。这种情况之下,我觉得电影市场出现一些不平衡是很正常的。我们需要时间让这个行业回归平衡,不能用道德舆论或行政手段让电影产业结构出现震动式的调整。

当然,会有一些通用法律会管,比方垄断竞争,因为它会扰乱整个市场秩序,这类问题是法律要管的。实际上《电影产业促进法》里面也有一些相关内容的表述,我们也实施了一些法律管理手段。

《电影产业促进法》的核心就是三条:第一,让电影行业的管理程序更加规范;第二,把一些不该由法律管的事情从中抽取出去,比如对演员道德上的要求;第三,是考虑了一些社会效益,比如未成年人的保护。未来细则的细化涉及到的问题还很多,所以细则要真正落实,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

搜狐智库:今年国庆档并未出现爆款影片,你认为原因有哪些?

尹鸿:以往大家都对国庆档喜剧和动作电影给予厚望,今年整体来讲,这两种类型的片子品质上都受到了质疑,特别是《李茶的姑妈》,虽然大家很期待,但无论是艺术能力,还是所表现的价值观都跟观众趣味有距离,所以没能形成有市场带动作用的爆款影片。动作电影像《无双》虽然票房不错,但也很难成为爆款,因为我觉得它缺少话题性、可传播性。如果没有可传播的概念和效果,基本上就很难成为爆款电影。

搜狐智库:回顾这三年电影市场我们发现,2016年我国电影市场增长乏力,2017年实现反弹,出现《战狼2》这样里程碑式的电影。你认为影响中国电影市场发展的关键因素都有哪些?

尹鸿:我认为有两方面的因素。一方面,观众有足够的需求,而且我们有满足这种需求的放映条件。这几年我国影院建设发生了根本的改变,过去三四线城市很少有电影院,这几年电影院都基本普及,对中国电影产业发展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现在中小城市基本改变了整个电影市场的观影结构,现在一部电影要上20亿票房,如果没有三四五线城市的票房爆发是很难做得到的。这就相当于市场半径得到了巨大的扩展,而且也会对影片的供给产生影响。过去我们的电影按照都市趣味去设计就可以,但是现在实际上核心的观众群已经不是都市趣味了,多数观众是三线以下的城市,因此在整个电影产品的供给上,观众变化了,影片供给也随之改变,这几年有一些波动,实际就是供求关系在调整。

但另一方面,观众口味处于时刻变化之中。过去在这个点上,观众能笑得很开心,可是明年你必须提高五个点,观众才会得到满足。所以这就是中国电影市场跟国际成熟的电影市场不一样的地方,即每年都在动态之中,每一年电影市场和观众都在改变。

搜狐智库:那跟去年相比,今年中国的观影观众有什么变化?

尹鸿:第一,观众总体观影趣味在提高。无论是今年的《无问西东》、《我不是药神》,还是去年的《芳华》,我们过去以为这类电影的观众是小众的,但是现在观众慢慢会接受一些品质较高的电影。

但另一方面,消费欲望还是受到大经济环境的影响。今年整个经济环境相对有点乍寒还暖,大家觉得钱袋子比较紧张。这对三四线城市观众的观影会有较大影响,因为他们收入水平本来就不高。此外,票补在一定程度能够带动一部分人的观影需求,但票补现在受到了一定抑制,所以票价也会成为抑制低收入人群观影需求的压力。

搜狐智库:那你对今年电影市场的预期是怎么样的?今年能否实现全球第一大电影市场的目标?

尹鸿:今年市场整体保持增长仍然没有大问题。正常情况下,这一两年的增长可能都在正常的10%上下浮动,所以今年还是基本能够保持增长。从上半年的整体状况来看,虽然国庆档有所下降,但如果有足够的影片供给,我认为整个电影市场规模今年过六百亿还是可以预期的。

今年不太能够实现作为全球第一大电影市场的目标,除非出现像《战狼2》那样的几个爆款。我估计还需要一到两年时间才可能接近北美电影市场的规模。

搜狐智库:你提到取消票补会降低消费者的观影需求,但目前60%的票补都来自片方,取消票补对片方意味着什么?

尹鸿:消费者是票补的得利者,因为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享受到了更低的票价,但票补却给电影行业带来了不公平竞争,因为谁钱多谁就可能撬动市场,这就跟倾销是一样的。如果一部好作品没有足够的资金能力做票补,那就根本没办法在电影院里放映,观众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取消票补就是为了防止提前锁定放映场次。至少在现阶段,票补取消一定程度上会遏制不当竞争排片。这次国庆档的排片片率,没有一部影片有绝对的压倒性优势,过去经常会出现一部电影有60%-70%的排片,但这次相对来讲是根据市场的需求来做的排片。

搜狐智库:你认为中国的电影市场还有多大的增长空间?持续提供优秀电影作品的关键是什么?

尹鸿:中国电影市场至少还有三到五年的增长空间,这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现在的主要问题是优秀电影供给不足,原因是这些年我们在更新换代,老一代的电影人逐渐不再是市场最主流的创作者了。像这次张艺谋的《影》,虽然也有一些人给了很高评价,但是它已经不太能够担当起10-30亿以上这样票房规模了。我们需要新一代年轻人的成长,可是这一代年轻人的成长既需要能力,也需要机遇。前些年,不管演员,音乐人,小说家,都跨界过来当电影导演,但是他厚积薄发了一次后,第二部电影并没有更进一步。

中国电影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人才青黄不接,真正能够驾驭主流电影,有很好工业经验的人凤毛麟角。加上中国社会形势变化又非常快,有时候把握电影题材不仅需要艺术能力,还需要一定的社会政治智慧。在这点上,年轻人又往往有自己的弱点,所以最近我们一直在提一个概念:希望一些资深导演,像陈可辛、黄建新更多地去做监制,让年轻人去当导演,由他们去把关,因为他们伴随中国几十年的发展,有更多的社会智慧、政治智慧、历史智慧。把这种智慧跟年轻人的创新能力、新技术的使用能力相结合,可能慢慢会出现一批好的作品,但这也需要一个过程。

中国电影未来要发展,一定要有主流商业电影的带动。因为只有主流商业电影才会让观众养成观影习惯,这样才会有分流的可能性。所以我老说,主流商业电影就像河道的主流,没有主流,小众艺术片这些支流就没有地方汇聚。

搜狐智库:一方面,中国的影视公司太多了;另一方面,好电影供给又不足,一些艺术电影甚至上不了院线。你觉得是否应该扶持艺术院线的发展?

尹鸿:这些年,中国艺术电影在市场上得到观众认可的例子非常多。但我有时候也会想,艺术电影不是在影院上映的唯一理由,只有适合影院观看的艺术电影才可能在电影院放映。

坦率地讲,一年中这类艺术电影并不多。

实际上现在大部分影院是在多厅中开辟一个厅来放映艺术类电影,北京几个主要的影院像百老汇、北京电影资料馆,有好的艺术电影的话大家仍然是愿意去看的,而且几个电影节像上海电影节、北京电影节都一票难求,就说明不是大家不看艺术电影,而是要看适合影院观看的艺术电影,这才是关键。

搜狐智库:电影市场当下还面临着网剧、短视频、综艺等瓜分用户碎片化时间的挑战。在大喊影视行业寒冬的当下,你还认为当下是电影行业的黄金时代吗?

尹鸿:应该说还是一个黄金时代,因为人们对内容的需求已经释放出来了,而且大家接触内容的机会也比过去增加了,实际上对影视内容行业来讲一定是黄金时代。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今天这样,人们那么容易就能频繁地接触到影视内容。

当然,影院会受到新终端的冲击,但一个行业并不只是由终端构成的,也并不是由一个单一终端构成的,是由多种终端共同构成的。所以,只要内容的需求存在,我觉得电影行业的黄金时代一定会存在,只不过呈现给观众的形式可能会发生一些改变。而且影院在短时间内还是一个社交空间,所以未来一定还会有独特的价值,不会被多屏完全替代。

(搜狐智库原创稿件,编辑袁昌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