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孙权之妹孙尚香嫁给刘备后的凄惨生活

原标题:孙权之妹孙尚香嫁给刘备后的凄惨生活

孙夫人孙尚香,江东郡主,大哥孙策是名动一时的英雄豪杰,二哥孙权是一代霸主,天之娇女,自幼尚武,无忧无虑。孙夫人本来是应该快活的,但穿梭在三国那个权谋交错的时代,周转于野心与利益之间,被利用、被谋夺、被防备、被设计,直至投水殉情而亡。

一天上午,孙尚香练剑归来,哥哥做主要把她嫁给皇帝的叔叔,一个叫刘备的人。孙尚香悄悄向侍女与江东兵将打听,终于知道她的夫君,是天下英雄。自小看惯了戎马生涯,身边亦皆江东才俊,自是要“非天下英雄”不嫁的。她心里暗暗感激,哥哥果然对她情深义重,顺从了她的心意,嫁的是天下有名的英雄人物。虽然老了点,但是她想,英雄终归就是英雄。

荆州是江东必争之地,刘备在孙权的眼里,不过是眼里的一颗钉子,出于笼络、出于畏惧、出于权益,孙权才将妹妹许于刘备,妹妹不过是他争夺荆州的一粒棋子。孙夫人的婚姻都是一场交易,虽然贵为江东郡主,掌上明珠,看似风光一时,其实也不过是男人们交易的一个筹码。但是孙夫人那个时候并不知道,十几年戎马,让她看到了铁血刀剑,却从来没有看透政治。这注定了她的悲剧。活在男人们的权谋时代里,却从来没有穿透过男人们的思维世界。

对未来的幸福生活,孙夫人是满怀期待的,这样一个女子,需要的男人,自是武功杀伐里的知己英雄。于是,在洞房花烛之夜,刀剑相佩,小女儿家的心情,本以为是英雄红颜的浪漫相遇,可惜她遇到的是刘备。刘备眼里,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是孙权的妹妹,是需要合作的敌人和政治媒介。洞房花烛之夜,这样身份的女人,不会武也就罢了,偏偏还动刀动枪,刘备表面不说,心里却已暗自提防。如果说他们婚姻的悲剧起源于政治交易,那么本身的不和谐则从这里开始。

那个时候的孙夫人,应该是沉浸在爱情里的幸福小女人,嫁的是天下英雄,兄长又对自己疼爱有加,“即日修整东府,广栽花木,盛设器用,请玄德与妹居住;又增女乐数十余人,并金玉锦绮玩好之物”如此繁花似锦,富贵天下,爱情亲情相伴,自是心满意足。在兄爱夫疼君臣和谐的太平梦幻背后,是刘备强颜欢笑的小心翼翼与孙权周瑜声色迷惑的阴谋,其实依旧是男人们的明争暗斗。大家的眼睛都盯着她,因为她是敌人的妹妹。同样的,因为她会武功,幼年的爱好、从前的刚毅、戎马拼杀里的英姿飒爽,都化作尘烟随风飘去,现在,只不过是一个需要提防的女间谍。

她依然以为自己是丈夫的掌上明珠,那个时时会跪下来向她流泪的男人,那样软弱,那样可怜,怎么会提防算计她呢?所以,她“以权妹骄豪,多将吴吏兵,纵横不法”。这是《资治通鉴》的载录,也是“先主”的认为。在她的丈夫眼里,她变成了骄横任性,横行不法,其实呢?我们看她花烛撤兵,临机退敌,一分一毫,那样灵敏机智情深义重,无缘无故怎么会横行不法。最有可能的是,她把荆州当成了自己的家,把刘备当成了自己的夫君,把刘府当成了练武场。所以,一切都是错。

局势动荡,三国雏形初定。她的丈夫忙着开拓疆土,把她留在了后方。但是并不放心,“先主以云严重,必能整齐,特任掌内事”。为了防范她,让一个剽悍的大将来掌握内务,她是否从那个时刻,开始清醒了?她从来没有得到过丈夫的信任,在这片土地上,她永远只是异乡人。因此,当接到哥哥的密信时,她想走。她想家了,当初那样的一往无前,为的是爱情,可是现在,她看不懂了。大家都远远地盯着她,那样的隔膜,连她动不动下跪的夫君,也换了嘴脸,她不明白了。于是她犯了婚姻里第二个致命错误——赌气分离。

素日间夫妻拌嘴,只要感情好,是没有隔夜仇的,但是很多女人总是习惯性用回娘家打冷战。如果夫妻彻底分离超过3个月,离分手就不远了。两性之间在相处的时候,总有一种共融的空间,无论吵吵闹闹恩恩怨怨,大家还是在一个窝里。如果有一个跑了出来,就有了致命的缝隙,即使有机会再缝上,也不再是从前的融洽和睦。但是孙夫人没有明白,因此“夫人欲将备子禅还吴”。想抱着刘备前妻的儿子回家。为什么想抱着人家的孩子回去,有人推测孙夫人为东吴带个人质。其实是错的,她始终是个为了爱情不明白政治的女人。孩子在她身边几年,终究有了感情,她舍不得。同时更重要的是想要回来,带着孩子,想求得的,不过是多几分被夫君接回来的把握。那个时候,恐怕已经慢慢明白了刘备的感情,软弱垂泪小心翼翼的背后,是提防与心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