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孩子打架引发双方家长对阵,是校园霸凌还是文明缺失?这位法国作家是这样说的…

原标题:孩子打架引发双方家长对阵,是校园霸凌还是文明缺失?这位法国作家是这样说的…

今天我们说说法国当代著名剧作家

雅丝米娜·雷札

雅丝米娜·雷札(Yasmina Reza),法国剧作家、小说家、演员。剧本代表作《艺术》《杀戮之神》为她带来世界声誉,曾两度荣获美国托尼奖、英国劳伦斯·奥利弗奖。小说代表作《巴比伦》荣获 2016 年法国雷诺多文学奖和龚古尔中学生奖。

从简介看就觉得雷札的作品——尤其是戏剧作品——很牛逼啊有没有???

上海译文版雷札作品(左起)

《“艺术”》《杀戮之神》《巴比伦》

在编辑姐姐提供的《杀戮之神》的书材料里面,上来就是一句高大上到让人望而生畏的宣传语:“自混沌以来,统治世界的只有杀戮之神。”而事实上,这部名字杀气腾腾的戏剧《杀戮之神》讲的什么呢?简单说,就是“孩子打架引发双方家长对阵,是校园霸凌,还是文明的缺失?”

而另一部戏剧代表作《“艺术”》,故事线同样不复杂:一个男人花二十多万买了一幅几乎全白的画,然后就和两个朋友围绕这幅“白画”是不是艺术作品展开了一场争论。

《杀戮之神》(上图)《“艺术”》(下图)的演出现场

于是,脑洞大开的艺术工作者、设计师、网友们,给雷札的这两部线索简洁、故事情节却充满张力的精彩戏剧,设计出了各种让人过目难忘的精彩海报。

比如下面这张设计成拳击台的

表现争执之后一地鸡毛那种状态的

以两对夫妇各不相同的表情状态为主的

抓住剧情中那个无辜小仓鼠走卖萌路线的

还有下面这样个人觉得嗲极了的手绘涂鸦风

相较之下,由奥斯卡级别的导演罗曼·波兰斯基执导,影后级演员朱迪·福斯特和凯特·温斯莱特担任女主的改编电影,海报创意就略显平淡:

尤其是和下面这两张海报相比……

雷札另一部戏剧代表作《“艺术”》

和小说作品《巴比伦》的封面和海报

那么,这位被媒体赞扬在作品中“无情剥去(人类)文明的外衣”,让观众(读者)“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具一一掉落”的雅丝米娜·雷札,到底是怎样一位艺术家,又应该如何欣赏、理解她的作品?

不久之前,上海译文邀请了译文版《杀戮之神》《“艺术”》两部作品的译者,上海戏剧学院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上海戏剧学院副院长的宫宝荣老师,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教授、演员、导演,曾执导雷札作品《“艺术”》的谷亦安老师,以及同济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副教授汤惟杰老师一起,在上海建投书局举办了一场“‘客厅杀戮’制造者——雅丝米娜·雷札作品首发式及分享会”,今天与大家分享本场活动的精彩内容。

客厅杀戮制造者

——雅丝米娜·雷札作品分享会

- 声明:限于篇幅有删节,如需转载先请私信联系 -

宫宝荣:

各位读者,非常高兴在这里跟大家一起聊雅丝米娜·雷札。跟雷札结缘算起来也有十八年之久了,那时候上海话剧中心开始实行“制作人制”,在这之后,制作人会主动寻找一些具有商业价值的剧本,当时就发现了这个——雅丝米娜·雷札的《艺术》。

《艺术》是一部很薄的戏,写于 1994 年。作者是一个女作家,叫雅丝米娜·雷札。除了写剧作品,她还写小说。雷札是生在法国的一个混血儿,父亲是伊朗人,母亲是匈牙利犹太人。犹太人特别聪明、能干、有智慧,这几点集中在雷札的身上,于是写出了一部读起来非常过瘾的艺术作品。

雷札是演员,学的是戏剧、社会学,使得她对法国社会有特殊的视角。雷札毕业后开始了自己的演员生涯,在演戏的过程中萌生了创作冲动,说她“华丽转身”应该是非常恰当的。她从演员变成剧作家,应该说是符合当代西方戏剧演变的潮流。

法国先锋派剧作家、演员、评论家及理论家安托南·阿尔托提出,要把文本、剧作家、文字,从原来“一剧之本”的位置上拉下来。从此人们开始对传统的文学艺术提出了疑问,文学是不是应该成为一剧之本呢?从 50 年代、60 年代、70 年代,这个问号越打越大,结果文学家真的“被打倒了”,戏剧文学家依然存在,只不过它的位置说得重一点是一落千丈,说得轻一点,说从原来的一剧之本的位置变成了幕后的。

我觉得如果把传统的戏剧看作是以文本,或者说以亚里士多德定义的戏剧作为参照的话,后文学,或者说后行动戏剧更恰当一点。在这么一个语境之下,雅丝米娜是从舞台上来认识戏剧,重新定义戏剧的剧作家之一。

在《艺术》之前,雷札写过一本《葬礼之后的谈话》,一鸣惊人。不过没有《艺术》这么走红——在短短十年间被翻译成 30 几种文字。从 90 年代一直到 2005 年得了众多奖项,包括法国的莫里哀奖、英国的劳伦斯奖、美国的托尼奖。这些奖里面,能拿到一项我觉得已经很了不起了,雷札通过《艺术》拿到三项。后面的《杀戮之神》也同样拿莫里哀奖。

左起:汤惟杰,宫宝荣,谷亦安

谷亦安:

各位读者朋友们下午好,我不是理论家,我是表演戏本科,研究生学的是表演体系。宫老师刚才讲到阿尔托 30 年代就已经写了很多革命性的东西。

宫宝荣教授刚刚讲的,上海戏剧界 1995 年开始搞市场化,1998 年我带了我们自己创作的小剧场戏去美国演出,到纽约,我带剧团去看戏,其中有一个戏是雅丝米娜·雷札的《艺术》。看了以后,有人跟我说这个戏你可以排,票房很好,我当时看了以后不是很满意,对剧本我不太满意,但我又觉得戏很好。后来我看到英文资料说老牌“ oo7 ”扮演者肖恩·康纳利,和太太在巴黎看了这个戏以后马上掏钱买下版权,找了一个很好的剧作家翻译。

后来我自己翻译了剧本,想排一下。可是没想到,过了两年,到 2000 年的时候全国找不到一个导演喜欢这个剧,说看不懂这个剧,我说这么容易看懂的,怎么会看不懂呢?难道是我翻译不好吗?后来我找了一位两次留学法国、研究法国文学的朋友翻译。他说好,结果他很快翻好了。

然后演员哪里来?钱哪里来?我这人经常破坏规律。有一个学生一看,说谷老师我在北京,这个剧本太好了,一定搞。我说其他演员你考虑?想不出来,都太土。我说我有一个人选,没有演过戏的,林栋甫,他说好。徐峥也说好,你要叫他来。还有一个是谁呢?想来想去没人,有一个我的学生,当时他很落魄,从来没拍过电视剧,也没拍过戏,他人很不错,结果三个人碰到一起。

这个戏的结构,人物设置一共是三个人,它有喜剧性。我说当这个人滑到沙发这一边的时候,舞台这边重,当这个人处于弱势要平衡的时候,又这样坐,这不就是我们今天世界的格局吗?这不是我们人际关系,三角关系的一种格局吗?

这个作者是高级写实主义,她用的语言不是文学逻辑的完美性,她用的是生活中讲话的那种破碎感、短句子,一两个字的短句子,有革命性的技巧,非常好。

我觉得整个戏就讲一幅白画,争来争去这个白画有没有意义?我想人生不就是白画吗?

我想问大家一下,《艺术》有没有看过的?你看过,你觉得最后一段台词重复开场的台词,我觉得结构选的非常好。开场的时候就讲朋友买了一幅画,这是一幅 14×16 的什么画,完全白色的。结束的时候前几句也是重复古典主义的。

汤惟杰:

今天非常有幸和宫老师、谷老师在一起聊,我刚才还记得,刚才在休息室里面跟谷老师说,我说我 17 年前就看过这个东西了,那是在年底,那时候我们已经上网了。大概是 11、12 月份,我记得非常清楚,那个时候一张票话剧中心最便宜是 80 块,还有 100 块,一个四人包厢 800 块,我那时候刚工作,选了不上不下的 100 块。当时看的非常过瘾,后来在上海话剧中心还重排过。关于戏剧部分,两位老师都是专家,我只是外行的观众,因为毕竟戏剧是个完全独立的艺术门类。

宫老师讲到的一个细节:雷札不是一个法国人认为的那种法国人。我们知道 60 年代以后法国文化界有很多重要的理论家或者学者,实际上从身份、从他们出身的地方来讲,都不是在法国本土出身,是在法国过去的属地比如说阿尔及利亚出身的。

雅丝米娜·雷札又是犹太人,马克思有一篇文章就是“论犹太”。犹太人在欧洲 2000 年,某种意义上他们好像是在欧洲居住的,但又是居无定所的一群人,非常聪明,也非常爱钱,也有办法赚钱。另外他们和这片土地,和欧洲这个环境始终有那么一点格格不入,总是有一种非欧洲的眼睛在看他生活的这个空间,看他们自己的生活,很奇怪。

因为有这样的身份,和他相应的一种艺术,以及他们的一种眼光,雷札的戏剧中,你可以说是疏离或者超越的眼光带来的、非常特殊的喜剧性就呈现出来了。被波兰斯基看中并且荧幕化的《杀戮之神》也是。

我突然想到这两天有一件事,某地一个女儿被同学打了一下眼睛,实际上没有真正的伤,但是她父亲义愤填膺,跑过去把伤害自己女儿的小朋友,对方的小男孩给杀了。

借这个话题来讲,如果在上海,如果两个生活在有门卫、保安的繁荣小区里面,两户人家出现这样的事情会怎么解决?也许一切都是标准的白领打交道,自认是文明人,言行是有准则的。所以可能发生一个上海版的“杀戮之神”。

那个剧本的世界,就是两家,一家妻子是作家,丈夫是做小生意的。另外一家丈夫是律师,到处和现在最热门的融资、重组这些事情打交道,妻子也自认为对自己的生活有品位。这两个家庭小孩出现了纠纷,家长会怎么样?一开始举止如贻,说坐下来谈。然后为了一两个词句,大家不能意见一致,随之而来的争执把他们生活当中在光鲜表面之后压抑的很多东西都给牵扯出来。本来这对夫妻或者那对夫妻是共同立场,统一战线,但是因为很偶然的一句话,或者牵出生活当中某一个很细小的话,自己吵起来,充满了这样的事情。

《艺术》在台上三个人,这个剧本(《杀戮之神》)四个人。实际上是对剧作家的考验。把它看作喜剧的话,这几个人的组成能产生多少效应?这是非常考验人的。而且现在谁有空去想我的生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你如果把我拉到里面我还恨你,比如说我还恨谷老师让我看这样的戏,让我一下子对自己生活产生了犹疑、怀疑。

还有一个《巴比伦》,是她最新的一部小说。我们不能剧透,如果大家对雷札感兴趣,可以去看。

我只能这样说:设想在一幢公寓大楼里,其中一个家庭开了一个小聚会,因为同住在楼里面的两户人家彼此有点交往,比如说我作为主人请了我的邻居,邻居的夫妇也参加了今天晚上的聚会,一切都很开心。我原来担心这个聚会是否能成功,最后还不错。当聚会结束,过了一个钟点,我的邻居,那位丈夫急急忙忙跑下来,说了一句“我刚才把我老婆给杀了”,你想这个小说到底怎么发展下去?叙事线怎么走?

你可以把它写成一个悬念小说,这种类型写作是我们当代的读者消费最多的一种写作类型,比如说探案的,侦探的,悬疑的等等。但是雷札在写作上不是走一个纯类型商业化的,他为什么要在他的小说里面放进这样一个故事的转折点在里面,他怎么处理的?我们在这个小说里面会看到很多很有意思的地方,比如说里面有大量她对生活现实状态的叙述,然后马上就跟着叙述者“我”联系起来,穿插在里面。

因为是个小说,所以《巴比伦》和剧本的构成是不一样的,但里面有 10 页不到是集中的一大段对话,是案发以后,因为“我”可能多多少少被这件事牵扯进去,有一位律师要跟“我”谈。没有任何场景,纯对话。你会发现毕竟是喜剧,对话不能很深,语言敏感。这部小说极力推荐。

宫宝荣:

刚才我特别强调雷札不仅学戏剧,同时还是社会学的学生,这一点使得她对怎么看社会,怎么认识社会,对社会的关心都不像我们现在的学生,整天还是关注学校里面,还在操练着 18、19 世纪,最多也就是 19 世纪的那一套怎么写独幕剧,怎么写冲突,怎么写人物,怎么写性格。

雷札这个小说也有客厅剧的,只不过这种客厅剧跟 19 世纪的客厅剧内涵完全不同了,表象也不太一样。当然还是发生在客厅里面,还是发生在男女之间,但是 19 世纪的客厅剧是什么呢?在客厅里面更多讲男女偷情,丈夫回来了,然后正在跟情人偷情的另外一个情夫很紧张,东躲西藏,舞台上的门充分被利用了。跟我们现在看到的客厅剧,4 个人物也好,3 个人物也好,不太动,进进出出很少,都静静的更深奥的探索,这个深奥不是传统新颖的探索。

又要说到阿尔托,阿尔托讲到他的戏剧观跟传统戏剧观最大的不同,不是要写一个真实的人,在舞台上一定要有一个活灵活现的人物。雷札一开始就把这个想法摒弃掉了。阿尔托不是写表面人物的心理,要把这个人物写成有血有肉的,抓住生活中几个点,解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谓人的心理,更多是通过人物之间的关系来体现,更多通过人物关系来描写这个世界的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他的情感,他的思维等等。

所谓的杀戮,真的像古希腊那样剑拔弩张吗?不是,就是用语言来杀人。

雷札的成功有她的必然性,也有偶然性。必然性是她是演员出身,她的搭档到后来都成了法国舞台上的明星导演,是《艺术》造就了他们,还是他们造就了《艺术》,很难说。

有一个词“极简主义”,雷札的剧本跟易卜生剧本的厚度绝对不能同日而语,在易普森时代,必须要把前因后果交代得清清楚楚,前面跟后面必须要呼应起来的。雷札信奉的是极简,《杀戮》也好《艺术》也好,有很多停顿,空白,这些东西靠谁把它串联起来?故事怎么串联起来?人物关联怎么串联起来?是靠演员的表演,同时也要靠下面观众通过想象去完成的。这样一来,观众就不是像传统戏剧那样,剧作家把故事写满,下面的观众老老实实听,故事的起承转合给你写好了,当中没有空间。在雷札这里,尽管也是一个剧本,但是有很多的空间,空隙,很多的停顿。

(完)

哦,对了,如果你真想知道雅丝米娜·雷札对“孩子打架引发双方家长对阵,是校园霸凌还是文明缺失?”这个问题是如何解答的,请在文末发表对本文提到的雷札作品的第一印象,我们将送出三套上海译文版雅丝米娜·雷札作品,九位读者将各得到一本!留言有效期至 2018 年 10 月 15 日 24 时。

(点击上图封面即可购买)

《杀戮之神

[法] 雅丝米娜·雷札|著

宫宝荣|译

一天,我儿子放学回来,被同学敲碎了两颗门牙

托尼奖奥利弗奖双料获奖戏剧

罗曼·波兰斯基同名电影全明星演绎

(点击上图封面即可购买)

《“艺术”

[法] 雅丝米娜·雷札|著

宫宝荣|译

托尼奖最佳戏剧奖、劳伦斯·奥利弗奖最佳喜剧奖

“我的朋友塞尔吉买了一幅画,一幅有着白色条子对角线的白色油画”

(点击上图封面即可购买)

《巴比伦

[法] 雅丝米娜·雷札|著

龙云|译

雷诺多文学奖获奖作品

“聚会结束一小时后,我帮邻居把行李箱运下电梯,里面装着他妻子的尸体”

雅丝米娜·雷札(Yasmina Reza),法国剧作家、小说家、演员。剧本代表作《艺术》《杀戮之神》为她带来世界声誉,曾两度荣获美国托尼奖、英国劳伦斯·奥利弗奖。小说代表作《巴比伦》荣获 2016 年法国雷诺多文学奖和龚古尔中学生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