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你说“红糖水不能治痛经”?我第一个反对!

原标题:你说“红糖水不能治痛经”?我第一个反对!

“红糖水”堪称多少小姐妹的救命水!

这两天竟然被科普到“红糖水不治痛经”!

微博上对红糖水的热烈讨论也分为了两派,一边是“红糖水本来就没有科学依据,痛经认准布洛芬”派。

一边是“你说红糖水没有科学依据可我就是管用”派,两边各执一词。

那这红糖水到底喝还是不喝呢

虽然就目前来说红糖水并没有对痛经有治疗缓解作用的成分,但如果你有用,你完全可以继续用红糖水缓解,因为这说明红糖水对你是很有用的安慰剂

很多人听到“安慰剂”都以为小编是在开玩笑了,其实“安慰剂效应”是于1955年由毕阙博士 (Henry K. Beecher)提出的一种现象。

目前常用于临终关怀,医务人员常利用安慰剂,以激发病人的安慰剂效应

安慰剂效应

安慰剂效应,又名伪药效应、假药效应、代设剂效应(英文:Placebo Effect,源自拉丁文placebo,含义为“我愿意”,理解为“我将受到安慰”)指病人虽然获得无效的治疗,但却“预料”或“相信”治疗有效,而让病患症状得到舒缓的现象

安慰剂效应对现代人的作用逐渐增强

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是测试药物有效性的黄金法则,但过去几年来,医生们注意到了一种奇怪的趋势:能够顺利通过这种测试的止痛新药正变得越来越少。

在双盲试验中,医患双方都不知道哪些病人使用的是真正有效的药物,哪些病人用的是无效的安慰剂。

最后,研究者会比较两个试验组的情况,如果药物组报告的改善情况明显优于对照组,那么我们就可以认为这种药的确有价值

1996年,当研究者刚刚开始深入了解止痛药临床试验的时候,他们发现,平均来说,药物组中报告称疼痛有所缓解的患者比对照组多27%

但是到了2013年,这个数字下降到了9%

这样的趋势并不意味着现在的新药比以前的更差,而是因为“安慰剂效应正在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增强”。

从事疼痛学研究的加拿大疼痛学家莫吉尔提出了这样的观点。

亲眼看到吗啡注入身体止痛效果更好

研究表明,如果采用隐藏式的自动泵给术后患者注射止痛药,那么要达到同样的镇痛效果,需要的剂量是护士公开注射给药的两倍。

所以,知道自己用了止痛药,看起来这真的会影响我们对药效的感知

亲眼看到吗啡注入身体,那么它的镇痛效果会来得更快、更强

医学魔法——安慰剂效应不止治痛

从事安慰剂效应研究的科学家莫吉尔认为安慰剂效应是所有科学领域中最有趣的现象,它是一种位于生物学和心理学的交界处的神奇现象

不仅是止痛药双盲实验,还有很多现象也证明了安慰剂效应这一医学魔法的存在。

安慰剂效应在大脑中的作用

在一项为期数天的试验中,帕金森患者会服用某治疗帕金森症的药物,实验的某一天开始,研究人员偷偷地把患者吃的药换成安慰剂

然而奇怪的是,受试者依然能感觉到疗效

直到实验进行到了第五天,安慰剂在大脑中激发的响应和真正的药物依然十分相似。

患者脑部单个神经元的响应依然和前几天服用抗帕金森药物时一模一样。

吃药-缓解,大脑通过学习记住了二者之间的联系;研究者用安慰剂取代了药物以后,大脑仍会制造出同样的化学物缓解病情

安慰剂效应在免疫系统的作用

在2012年的一项研究中,受试者每天都要喝一杯甜饮料,同时吃一片含有免疫抑制剂的药,持续数天。

然后到了某一天,药丸被悄悄换成了安慰剂,但受试者的身体依然会呈现免疫响应下降的状态。

他们的身体已经学会了将甜饮料和白介素(大脑之外的很多细胞都会制造这种人体免疫系统的关键蛋白质)分泌减少联系在一起

周围的环境也可以是你的安慰剂

安慰剂效应不仅仅是药物可以带来,周围的环境,人物都可以

肠易激综合征是一种很难治的病。

痛苦的胃痉挛让患者筋疲力尽,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什么有效的疗法,而且医生也并不确定这种病的生理源头。

2008年,哈佛大学的特德•卡普特查克和同事做了一个试验,来观察一些常见的无形因素(例如温暖和同情)是否能改善肠易激综合征患者的感受

在这个试验中,260位受试者分成了三组。第一组会接受假的针灸,而且治疗师会多花一些时间了解患者的生活和苦痛。

治疗师会安慰患者,告诉他们“我能理解IBS对你来说有多痛苦”。

第二组受试者也会接受假针灸,但治疗师基本不说话。

第三组患者则只是排在接受治疗的等待名单上。

为期三周的试验结束时,结果显示,温暖友好的针灸师缓解症状的效果更好

这样的结果意味着,温暖、同情、长时间的互动、关于积极预期的交流等因素或许真的能够显著影响临床结果

尾声

信念是人类已知的最古老的药物

千百年来,医生、照护者和疗愈者都深知,装模作样的治疗完全能够赢得顾客的欢心

但要真的了解这一互动机制却依然存在困难,过去几十年来,科学家一直在深入研究安慰剂效应的方方面面。

托马斯•杰斐逊就曾赞叹过善用安慰剂的天才,他写道:“他真是一位值得嘉奖的骗子。”

科学家发现,到了今天,安慰剂——placebo,这个词已经不再仅仅是“值得嘉奖的骗子”,它代表着与药物有关的所有外部因素,包括仪式感、象征符号以及医患互动,可它却常常被优秀的药物和疗法的光芒掩盖。

痛经止痛看似唯一有效的方法便是药理学上的止痛,但实际上“红糖水”对很多人的痛经确实起到了缓解作用,这种缓解看似荒谬,无迹可寻,但却是真实的起到了作用

对于安慰剂的研究仍在继续,安慰剂要真的融入主流医学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针对安慰剂的新研究让我们从新的角度去理解,针灸、灵气之类的替代疗法为什么能够帮助某些人。

在此基础之上,未来我们或许能够减少止痛药的处方剂量,遏制愈演愈烈的阿片类物质滥用,甚至有可能在精神疾病领域取得惊人的成就

参考资料:

Everything we know about placebos by Brian Resnick

Colloca Luana,Lopiano Leonardo,Lanotte Michele et al. Overt versus covert treatment for pain, anxiety, and Parkinson's disease.[J] .Lancet Neurol, 2004, 3(11): 679-84.

Wechsler Michael E,Kelley John M,Boyd Ingrid O E et al. Active albuterol or placebo, sham acupuncture, or no intervention in asthma.[J] .N. Engl. J. Med., 2011, 365(2): 119-26

欲了解更多健康资讯,欢迎关注同名微信公众平台——前研健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