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荣格《红书》|灵魂的恩宠

原标题:荣格《红书》|灵魂的恩宠

荣格谈心理

第三章

灵魂的恩宠

第二天晚上,我必须把我能够想起的梦全部写下来,而且要如实记录。

我并不明白这样做的意义。

为什么总是这样?

原谅我的小题大做。

但是,你想我这么做。我身上正在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我知道的太多,以致看不到我踏上桥是多么的摇摆不定。你要把我带到那里去?原谅我想的太多,知识太丰富。

我的双脚在犹豫是否要跟着你。你带的路通向什么样的朦胧幽暗之地?我必须学会应对无意义吗?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那就这样吧。这一刻属于你。那里有什么,无意义在那里吗?我觉得好像只有无意义或疯狂。那里也有终极意义吗?

我的灵那就是你的意义吗?我拄着理解的拐杖,一瘸一拐地跟着你走。

我是一个普通人,你像神一样大踏步向前走。这是多么地折磨啊!我必须回到自己那里,回到我最渺小的事情上。我认为自己灵魂中的事情都很渺小,小得可怜。

你强迫我把它们看成大事,做成大事。这就是你的目的吗?我顺从你,但是我很害怕。你要聆听我的怀疑,否则我不能顺从你,因为你的意义就是终极意义,你的步伐就是神的步伐

我明白,我也不应该去思考,那我也不应该再有思想了吗?我应该把自己完全交托到你的手中,但你是谁?我不信任你。

一点也不信任,这是我对你的爱吗,我的快乐吗?

我不信任何一个英勇的人,还有你,我的灵魂?

你的手重重地落在我身上,但是我信任你,我一定信任你。我没有设法去爱人和信任他们吗,我是不是不能对你这么做?

原谅我的怀疑,我知道怀疑你是一件可耻的事情,你知道让我撇下这个以自己的思想为豪的家伙是多么困难。我忘记了你也是我的朋友之一。

是最应该信任的人。我应该把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给他们吗?我承认自己不公平,我之前似乎在蔑视你,我因重新找到你而快乐并不是发自内心,我也认为我身上那个蔑视嘲笑我的人是正确的。

我必须学会去爱你。我也应该放下自我评判吗?我很害怕。接着,我的灵魂对我说:“这个恐惧会做出对我不利的证明!”千真万确,它会做出对你不利的证明。它会扼杀你和我之间神圣的信任。

命运是多么的艰难啊!如果你走向自己的灵魂,你将首先失去意义。你会相信自己已经陷入无意义中,陷入永恒的混乱中。你是正确的!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将你从混乱和无意义中释放出来,因为这是另外一半的世界。

只要你不幼稚,你的神就是个孩子。孩子是秩序、意义?抑或混乱、反复无常?混乱和无意义是秩序和意义之母,意义是那些已经成形且不会再形成的东西。

你已经打开灵魂的大门,让混乱的暗流进入你的秩序和意义中。如果你将秩序和混乱结合在一起生出圣童,也即是超越意义和无意义的终极意义。你害怕打开这道门?我也害怕,因为我们都已经忘记神是可怕的了

基督教导我们:神是爱。

但是你要知道爱也是可怕的。我对一个充满爱的灵魂说话,当我不断靠近她时,恐惧将我征服,我堆砌起一座怀疑的墙,却没想到我用它防范自己可怕的灵魂。

你恐惧深度,它肯定让你毛骨悚然,因为来者的路经过这里。

你必须忍受恐惧和怀疑的诱惑,同时承认你的恐惧已经被证实和你的怀疑是合理的。但是/它怎么可能是一个真正的诱惑和一个真正的征服呢?

基督能够完全征服魔鬼的诱惑,但是无法抗拒神对善和理智的诱惑。因此,基督屈服于诅咒

你仍需要学习这些内容,不能向诱惑屈服,用你的意志做每一件事,那么你就会得到自由并超越基督。我需要承认我必须向自己的恐惧屈服,是的,甚至更多,我甚至必须爱那些让我恐惧的东西。

我们必须从圣人那里学习,虽然圣人受瘟疫感染病人的厌恶,但她却喝下由瘟疫感染而流出的脓,并感到像玫瑰一样芬芳。圣人的行为并非徒劳。

在得到救赎和怜悯的方方面面

你都要依赖你的灵魂

因此,对你而言,做出任何牺牲都不算大。

如果你的美德阻碍你的救赎,请抛弃它们,因为它们已经成为你的魔鬼。被美德奴役无异于被邪恶奴役。

如果你认为你是自己灵魂的主人,那么你就成为她的仆人;如果你是她的仆人,就让自己成为她的主人,因为她需要被统治。这是你要走的第一步。

在接下来的六夜里,我身上的深度精神一直保持沉默。因为我在恐惧、抗拒和厌恶之间摇摆,它已经完全成为激情的猎物。我不能也不愿意聆听深度精神。

但是在第七天夜里,深度精神开始对我说话:“看着你的深度,向它祈祷,唤醒死者。”但是,我无助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要去做什么。我看着自己,唯一发现的就是早期梦的记忆,我当时把所有的梦都记下来,但是不知道它们能带来什么好处。

我想抛弃一切回到日光下。但精神阻止了我,强迫我重新返回我自己。

1

END

1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