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蜂首游记 | 老司机的自驾之路

原标题:蜂首游记 | 老司机的自驾之路

“ 本文由马蜂窝首页推荐 ”

上个月刚刚凑齐汽车、飞机、帆船驾照的老司机面对右舵左行的泰国公路照样懵B,开出去半箱油才终于不会把雨刷器和转向灯搞反。要深入边境地区的雨林似乎只有自驾这个最佳方案,同时,这辆小车也成为了我这几天的临时住所。

初到乌汶,感觉一点也不像身处泰国,街道上很少能够见到游客装扮的人群和热情洋溢的吆喝,整座城市没有高楼大厦的拥挤自然也就显得节奏缓慢。

这里的物价要比曼谷低廉很多,随随便便200泰铢就能吃到很饱。城市的面积显得出租车有些多余,骑楼和弄堂几乎遍布每个角落有点像上世纪的南洋,如果时间充裕我会建议走着逛完每条小巷,走走停停总会有不少发现。

这片土地原本属于老挝,1779年暹罗的郑信(郑王)起兵入侵老挝,夺下该城,从此这里变成了泰国的一个府。如果它的别名“乌汶叻差他尼”和“莲花之城”同样让人感到陌生,那“泰国香米”一定能拉近大家与它的好感。作为泰国的鱼米之乡,这里出产的茉莉香米远比它的旅游资源更早名扬海外。

在只有一个行李转盘的乌汶机场轻松找到出口,即使早已在门外等候的Hertz工作人员只会简单的英语单词也能顺利办好租赁手续,之后一名小哥抱起我沉重的行李箱就往停车场走,急得我直接用中文喊着:“有轮子!有轮子!”一路追了过去。

这次预定的是一辆本田JAZZ(国内叫飞度),在日美等国无数次被暴改作为飚车座驾的神车在泰国顶多也就算个代步工具,满大街的皮卡、越野车让我有点怀疑是否能够开着它完成这次旅行。

好在开出市区之后见到的也是柏油马路,起码行程的第一站可以顺利到达,这让我安心很多。唯一感觉不适应的就是方向盘下面雨刷器和转向灯与国内车辆左右颠倒,转弯的时候经常会把雨刷器打开,这个毛病直到第二天才完全克服。

当面前出现这条宽阔的公路我才真正意识到这次要前往的地区有多么蛮荒,这片广茂的雨林中湄公河支流遍布,很多地方还都保持着原始的风貌。

乌汶野生动物园里放养着很多有趣的动物,拍摄它们并不是我绕路过来的目的,这家动物园里出售的一种当地驱蚊水才是我进入雨林前最想要得到的宝贝。

于机场出口可以清楚的看到“寨卡还在”的警示牌,这种通过蚊虫叮咬进行传染的致死病毒曾在泰国肆虐了半年之久,最近一次的感染消息是在7月。就算我再怎么淘气也绝对不敢忽视雨林的威胁,防蚊,可是头等大事。

再次驶回公路,视野已不尽开阔,也很少能够见到往来的车辆。不管在这些土路上行驶多久,两旁的景物都仿佛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我知道从这一刻起我是真正进入了雨林的领地,收音机和Wifi的信号也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

日落前,我终于赶到了三千滩(Sam Phan Bok - สามพันโบก),宽阔的湄公河对岸就是另一个国家老挝。没有英文菜单也没有英文服务员,点餐的过程极其痛苦,在岸边唯一的餐厅简单吃了些东西我就开始整理今晚的床铺,JAZZ的前排座椅完全放平后整个车厢就是一张宽大的双人床,餐厅后面这片简易停车场也就成为了我今晚的露营地。

有过雨林生存经验的小伙伴一定知道只要天黑下来这里是根本无法开车前进的,一方面是因为大雨会经常随着夜幕降临,另一方面是每到夜晚雨林里的雾气使得能见度甚至不足5米。为了拍摄三千滩的日落我必须舍弃几十公里外的旅馆而露宿车内,还好,这一切都很值得。

整个日落的过程要比我想象的快很多,这可能也是热带雨林的一项特征吧。在当地渔民的码头租下一艘小船,凭借Google翻译软件将中文生硬的转换成泰语拿给照片上那位小姑娘看,由她来指引我们的船长大爷一路前行。

我要去的地方就处在湄公河中间,准确来说是属于泰国和老挝边境上的一块“真空地带”。三千滩被称为泰国的大峡谷,字面意思是指这里有3000个洞,这些岩洞由湄公河水冲刷形成,大的可以容纳几个成年人的身体,而小的连手指都很难伸进去。

河流孕育了世界上的人类文明,在泰国976.3公里的湄公河沿岸座落着不少小村庄,当地人基本过着自给自足的日子不受外界侵扰,河流中的渔网和岸上错落的稻田成为了他们主要的生活来源。

当地人的淳朴属于那种无法靠语言沟通但在买东西时连1泰铢都要追着找给你的踏实,船长大爷熟练的带我穿行于河面,没有一句话语却能让人感受到信赖。

那枚酷似米奇老鼠的孔洞可以说是三千滩的明星了,几乎每个到达这里的人都会寻着它而来。当我在宽阔的石滩上找到它时日落已经接近尾声,只剩下浓卷着的火云和漫天的红霞。我的小向导说我们该回去了,天黑之后河面上的漩涡很难躲避。于是,这一整天的奔波只为收获一张照片而圆满,想想也是有些任性。

返回陆地后我曾尝试驾车找到附近的一个小卖铺,正如照片中展示的那样夜色黑得难以找到准确道路,无奈只好用湿巾擦擦身体把自己锁进车内。

第二天白朴寺(วัดปากแซง)的明亮与前晚的漆黑形成了鲜明对比,从寺庙直接延伸进湄公河的宽阔阶梯上可以看到人们在放生动物。他们通常会在阶梯尽头的一个小香炉焚香祷告,然后把从小贩手里买来的泥鳅、鲶鱼和乌龟放入水中,接着再向河中倒入寺庙里请来的圣水完成整个祈福仪式。

我不知道这座寺庙是否像曼谷的那些一样每个都有主司的事物,比如黎明寺(郑王庙)主管事业生意鸿达,四面佛用来求子,如果只从表面上来看,这里似乎更像是个当地人聚会的场所。

白朴寺门前有个很大的市场,各种炸蔬果干是这里最热销的美食,同时还有一些烧烤和拌菜搞得香气扑鼻。摊位后面就是在泰国很常见的那种凉棚,食客挑好吃的喝的就脱下鞋子爬上竹席边聊天边等待美味到来。

在市场上买了几样看起来好玩但味道实在不敢恭维的食物外加一大杯冰咖啡我又钻回车里,外面的列日晒得整个人都无比懒散不想有任何动作,下午的时间我通常会拿来补觉。昨晚睡在车里几乎每隔一个小时就要爬起来打着发动机,为了避免各种蚊虫飞进来我只能通过空调换气。

而这才只是个开始,今晚我的露营地甚至连个简易停车场都没有,从地图上来看,那里正处在一个悬崖的上方,想想竟然还有些期待。

- 未完待续 -

我是路客

微信公众号:路客照相机

新浪微博:@路客

职业摄影师、摄影讲师、认证旅行攻略作者

旅行摄影专栏作者、知名旅游博主

GettyImages \ 500px.Inc. \ Agoda

视觉中国 \ 全景视觉签约摄影师

IPA国际摄影大赛金奖及多个铜奖作者

《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获奖作者

佳能《感动典藏》全球摄影大赛推荐作者

东京会议及旅游局《东京印象》摄影大赛一等奖作者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社区成员

+

马蜂窝蜂首、指路人、超赞答主

穷游精华作者

飞猪达人

去哪儿聪明旅行家

途牛大玩家

一个在旅行和摄影圈值得关注的公众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