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蜂首游记 | 乡音村笛,下里巴人

原标题:蜂首游记 | 乡音村笛,下里巴人

“ 本文由马蜂窝首页推荐 ”

我渐渐迷失在这忧郁的蓝调里,是重庆的夜,更是重庆的气息。冷暖色温的交替只会在瞳仁上留下难以散尽的黄斑,而下一秒,却是黑暗。

于是我开始找寻那个老重庆的影子,那些如昔日繁华一般的码头或是吵吵闹闹的巷子间,还好,有些人于此坚守依然。

罗汉寺的香火一定不是因为《疯狂的石头》而旺盛,就算它再怎么商业化也会有大把的单身男女跑来求个姻缘。可是,佛祖释迦牟尼的那句“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其实是想告诉人们:人的命运不是由别人或神仙掌控,自己应该做自己的主人!

下浩里的残败景象与冬日重庆天气说不出来的惺惺相惜,在这里我才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作人去楼空什么叫作曲终人散。我不会期盼从哪个角落里突然蹿出一帮孩子,背着他们的冲锋枪跑向下一片战场,也不会等待着买菜归来的隔壁阿姨掀开笼屉那一瞬间的香气扑鼻,更不会,认为这里就是那个许多人记忆里的老重庆。

我更愿相信你们只是在奔向新生活的路上走得太过匆忙,来不及带去这些生活的印象。也不必去问时间都去哪儿了,毕竟有些东西,带也带不走。

半晌,我看到了一些鲜活的存在,哪怕只是凑局麻将或是打打牌,即便有再多的警示牌他们还是会回来。

石板路旁的绿植与墙壁上的涂鸦仿佛还在等待着主人照顾它,浇浇水、用笔尖轻轻摩擦,让花草的根基再向下深入的插一插,在欢声笑语中完成那些明亮的绘画。

可惜这些都不会了,有些人的梦正随着这些瓦砾碎石崩塌,我在下浩最后遇见的两个人一个在流浪一个是诗人。六哥和他的猫整日里就这样凝望,就像他的那首诗一样:

在你眼里

老街是一道风景

在我眼里

老街是一块伤疤

你常常去欣赏老街

我常常去抚摸老街

欣赏抚摸里

老街没忍住

偷偷的哭了

第二天早上我无意中闯进了一家菜市场,这里浓烈的生活气息与昨日的下浩简直是鲜明的对比,端着一碗满是馓子的油茶再来一枚刚出锅的热糍粑,笑着,看大爷大妈们讨价还价。

坐上一路公交车,我继续寻找那些早年的重庆记忆,弹子石老街是我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当我问过身边的路人都说这里已经拆了,就沿着蜿蜒的山路继续翻越这座土坡,而等待我的,竟是如昨日一般荒凉。

在这高楼背面的“乡间”,我再次发现了这片土地的生长,拆拆建建,也无法阻挡人们对城市田园的渴望。有老人正在一瓢一瓢的浇水,有壮年在一下一下的锄田。

如果说,这是一种在逆境中的疯长,那么谁又会注意到这些悄无声息的苔藓,爬过护栏,长满石台,软绵绵,小心呵护着那些从前。

这是一间老旧的茶馆,一碗盖茶一把瓜子我可以坐上一天。终于,我找见了活着的老重庆,一杯茶从3块6块涨到了8块钱,还好,有这么一帮人的存在让这里没有变。

不知是谁打出了一幅烂牌,低头沉思的那位可能要不起,而抬眼横眉的那位似乎想要拦截。还有人干脆就只是坐着,默默的抽着香烟。

吃碗小面,再战!管你“扭十字要长一边 ”,看我一招“布局关键抢要点 ”。你下得是一盘棋,老子玩儿得是大道至简。

笼子里的八哥儿转过了头,一杯刚兑上的热茶刚好可以捂手,走出这扇小小的门,我又穿梭于这座城市间,街道上的乱来源于目不暇接,走着,跑着,疾驰着。

走着走着,想起了在下浩的那个傍晚,有钢铁的大桥正屹立在云端,却也遮不下老街的路口和那些早已破烂的墙砖。这是一个有声的重庆,挖土机的噪音敌不过野草的蔓延,还有茶馆里的那些叫喊,穿透一切,回荡在这恒古的巷子间。

- END -

我是路客

微信公众号:路客照相机

新浪微博:@路客

职业摄影师、摄影讲师、认证旅行攻略作者

旅行摄影专栏作者、知名旅游博主

GettyImages \ 500px.Inc. \ Agoda

视觉中国 \ 全景视觉签约摄影师

IPA国际摄影大赛金奖及多个铜奖作者

《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获奖作者

佳能《感动典藏》全球摄影大赛推荐作者

东京会议及旅游局《东京印象》摄影大赛一等奖作者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社区成员

+

马蜂窝蜂首、指路人、超赞答主

穷游精华作者

飞猪达人

去哪儿聪明旅行家

途牛大玩家

一个在旅行和摄影圈值得关注的公众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