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画中,道尽瓷器浴火重生的秘密

原标题:一张画中,道尽瓷器浴火重生的秘密

景德镇瓷器自古名扬天下。典雅素净的青花瓷,明净剔透的青花玲珑瓷,五彩缤纷的颜色釉瓷,幽静雅致的青花影青瓷等都在诉说着一代“瓷都”的辉煌。考古发掘表明,景德镇自五代开始生产瓷器,宋、元两代迅速发展,至明、清时在珠山设御厂,成为全国的制瓷中心。明清两代是景德镇制瓷的巅峰,明洪武二年,朝廷在景德镇设“御窑厂”,从此这里窑火从未熄灭。然而,景德镇奉命为朝廷烧瓷多年,明清两代却未有一位皇帝真正亲临这里。

乾隆八年版 《陶冶图之炼灰配釉》

这固然有交通不便的原因,也有皇帝深居北方内宫,很少出巡到遥远的南方的原因,即使是勤于出游的康熙和乾隆,六下江南,也只是沿运河南北大枢纽南到杭州而己,在清代交通主枢纽主干范围之内,要到景德镇无疑十分困难。虽从未来过,但清代诸帝对景德镇所制的御窑精品“念念不忘”。清乾隆三年(1736)和八年(1743)的《活计档》中清楚地记录乾隆皇帝降旨绘制《陶冶图册》的经过。在過程中他不仅钦点绘图人选,同時也指示唐英配写图说。

乾隆八年版 《陶冶图之制造匣钵》

《陶冶图册》中的图说部分特別强调官窑烧造使用的原料、技艺和烧出的成品。这极大的满足清帝因不能来景而只能以图像来满足的心理。正如我们要了解一个我们很想了解的人,却见不到他的面,只能看看他的照片,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样子,长得怎么样,以满足我们对他的想象以及实际如何之间的符合程度。

乾隆八年版 《陶冶图之圆器青花》

从清初到清末,清帝对于御窑及窑业的兴趣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就从我们掌握有限的几个图像来说,在乾隆初年的《陶冶图》是着重对于制陶工序和工艺本身的了解,着重于制陶内部因素,而到嘉庆道光年间,清帝对于御窑及窑业的兴趣,不但不仅仅限于制陶的内部因素,也渐渐扩大到御窑制陶的外部环境,及御窑厂的整体环境。

乾隆八年版 《陶冶图之蘸釉吹釉》

故历代《陶冶图》不仅是皇帝对景德镇御窑的了解,反过来它更是皇帝对御窑烧造的监督和对后世改进烧造技艺的参考。皇帝对官窑烧造轨迹的逐渐探寻、摸索之后,最接近理想化的官窑才有此成型。

乾隆八年版 《陶冶图之成坯入窑》

历代《陶冶图》中,尤以唐英配写图说者为上品,俗称乾隆八年本。这个版本有幸得以流传,1996年在香港拍出,被台湾私人藏家购得。可惜图片该拍卖目录中没有全数刊出,仅登数枚。近日发现在香港海事博物館藏有一卷香港懷海堂收藏的19世纪初的一套完整《陶冶图卷》,遂与大家一同欣赏。

《陶冶图卷》局部 懷海堂藏品

由钟棋伟创立的懷海堂是香港著名的明清官窑瓷器收藏机构,著有《懷海堂藏明代中晚期官窑瓷器》、《懷海堂藏清代御窑瓷瓶》等。此《陶冶图卷》有明显的嘉庆道光时期《陶冶图》的特征。与乾隆八年版不同,此画作不仅对御窑厂内的瓷器制作过程有较为完整的描绘,更是用了很大篇幅对周围之景进行渲染。画末端署“王致诚”款,但与王本人风格有出入。我们跟着此《陶冶图卷》了解一下瓷器的制作。

采石制泥

制瓷以瓷石做胎,瓷石产于安徽省祁门,山名坪里、谷口两处,据窑厂二百里路。当地利用山间溪流设轮作碓,将瓷石舂成泥,制成色纯质细的砖式原料,称之为"白不(陶瓷专用术语,“不”读音[dǔn])"。另外,景德镇还有高岭、玉红、箭滩等品牌的白不,皆以产地为名。按此所诉,乾隆官窑当时所用的原料是专门从据景德镇二百里以远的祁门运来的。千山万壑,山路崎岖,当地工人负荷而下。

淘练泥土

制瓷所需要的瓷泥,需经淘练,使其精纯。工棚前,一位老者正将瓷泥放入水缸浸泡,翻搅,使杂质下沉,另一中年汉子,再将泥浆舀到置于缸上的马尾细筛中过滤。过滤后的泥浆由另一人再分别注入置于矮架上的过泥匣钵内沉淀,使泥浆稠厚成形。

制造匣钵

瓷坯入窑需要洁净,不得沾沙灰,故需套入匣钵内烧制。制匣钵的泥土取自位于景德镇东北的里淳乡和宝石山两地。原料不用淘洗,以轮车和拉坯法制作。而造匣钵之匠也常以粗泥拉造沙碗,以作家常之用。

圆器拉坯

圆器用轮车拉坯。就器之大小,又分为两种办法。大者拉一至二尺之器,小者拉一尺以内之物。在一只大木盘下设轴即是轮车,另有工匠将练好的泥置于车盘上,拉坯工坐于车架上,以竹竿拨动木盘飞快转动,然后以手按泥,随手法的屈仰收放,按模子的样式,以目测定款式、大小,不差毫厘。

圆器修模

碗、盘、碟称圆器。烧好后的成品因为窑火之故,会收缩,一尺之坯,得七、八寸之器。所以,制造圆器,必须先有模子。模子是拉坯时的样品,要修改、试烧数次才能做好。模工需熟悉窑火,泥性,方能计算加减以成模子。景德镇模具名手不过二、三人而已。画面上,中间一人正在操作,旁坐一位谢顶白髯老者正在指点。

琢器做坯

凿器指瓶、尊之类器物。浑圆的琢器做法同于圆器,先拉坯,再用大羊毛笔蘸水洗磨光洁,然后或吹釉入窑即成白釉器,或绘画上釉即成青花瓷。八方、六方等棱角之器的制作方法,则是用布包泥以拍练成片,裁成块段,再用泥调糊粘合。坯从模中印出后,再洗补磨擦。锥、拱、雕、镂等工艺,都要等做好的坯子晾干后,再由专门的工匠制作。

拣选青料

青料炼出后,需要拣选,由料户专门负责。料分三等,黑丝润泽光色俱全者为上,用于仿古瓷、霁青釉、青花瓷;色虽黑绿而少润泽者,用于粗瓷;光色全无者不用。青料直接在生坯上绘画,罩以釉水,入窑烧成青翠色,如不罩釉,乃是黑色。如窑火烧过则多晕散。但有一种名为"韭菜边"的青料,不易晕散,用于淡描青花。

圆器青花

在圆器上绘青花,分工颇细。勾线、渲染,绘旋纹边饰(俗称打青箍)、花鸟禽鱼、人物、写款都各有专职,且按类聚室操作,这是青花不同于五彩之处。

制画琢器

凿器的样式,有方、圆、棱角之别;制画的方法有彩绘、镂雕之异。仿旧须宗其典雅,肇新务审其渊源。制瓷之器,需遵古制。纹饰之作,花团锦簇,胜于春色。虽为瓷器,亦可尽显中华古代文明之象。

蘸釉吹釉

上釉之法,古代制作长方、棱角的琢器用刷釉法,但不匀;大小圆器及浑圆琢器用蘸釉法,但又因体重而多破。今小圆器,仍于缸内蘸釉,其余皆用吹釉法。用一寸粗、七寸长的竹筒,一端蒙以细纱,蘸釉以吹,视坯的大小与类别,吹的遍数由三、四遍至十七、八遍不等。

圆琢洋彩

在圆、琢器上摹仿西洋的技法绘彩画,故称洋彩。要选绘事高手,将原料调细,先用瓷片画染试烧,以熟悉颜料的火性,才能由粗及细,熟中生巧。画匠以眼明心细者为佳。粉彩瓷所用颜料与珐琅色相同。其调色之法有芸香油、胶水和清水三种。油色便于渲染,胶水所调便于拓抹,而清水之色便于堆填。画面上的画匠有就案者,有手持者,有俯身于低处者,各因器之大小,以就运笔之便。

画面在这里戛然而止,一个学徒工抱着一件模具走了过来。这幅《陶冶图卷》中少了一个很重要的瓷器运输过程——束草装桶。瓷器烧成后,按上色、二色、三色、脚货四类分拣。二色圆器每十件用草包扎,每十件为一桶,由专职装桶匠装桶,以便运载。各省所用的粗瓷,不用纸包装桶,只用茭草包扎。

可见,当时景德镇的瓷器的内包装有纸包和草扎两种,外包装则主要有木桶装(也称筒、笼)和竹蔑包扎两种。选用不同包装方式的依据,主要是瓷器的质量等级差异:相对上等的用纸包桶装、次之草扎桶装,而商用销售或相对低等的瓷器则“只用茭草、竹篾包扎。”、“将茭草置于内,竹篾横缠于外。”

这样的瓷器包装方式,也在流传至今的一些关于瓷器生产的画册中被记录了下来。在德国出版的《陶瓷之书》中,就对瓷器的桶装过程及状态有着详尽的描绘:

箍桶

交草

装桶

运送

事实上,清代大批量的御用瓷器分春秋两次运送进宫时,都是采用桶装的包装形式,也正因此,大运瓷器也俗称“桶瓷”。一些相对精致的器物,还会用纸包后放入木匣内,运送入宫。

若涉及瓷器外销,进入远洋前,在大船中装瓷器,则又会以舱为单位;为最大化的利用有限空间,极小器物也常常被装入装入大罐内,从而采用瓷器套装的包装形式。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