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关于MC 仁,你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

原标题:关于MC 仁,你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

「连续三年,我给陈冠希的答复都是:'Go FUCK yourself . Just go FUCK yourself again', Just like that 。」

提到MC 仁,大家总是能够想到他各种各样的身份,他是中文说唱开拓者、美国时代杂志盛誉的亚洲涂鸦第一人、神秘学研究者、香港文化研究者、西藏密宗修行者、陈冠希的伯乐...但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身份可以定义、概括MC 仁,因为MC 仁就是那么变幻,那么复杂。

近日,MC 仁作客由香港 Hiphop 组合「廿四味」主持的网台访谈节目「24/7 Talk」,讲述了自己鲜为人知的故事。

中学时代

「从system(香港教育体制)中混出来的佼佼者我不觉得他们很了不起,但从system中失败的人,所有的东西都会失败。」

——MC 仁眼中的香港教育体制

原名陈广仁的MC 仁出生在香港新界葵涌,小学时期成绩优异的他读到中五便辍学,原因是作为理科生的MC 仁最在行的却是中英文、圣经这些自己口中的「吹水科」(吹牛的科目)。

因为家中祖父是香港60年代的调音师,仅在中学时期MC 仁就得到了一套「豪华」的音乐设备,能够吸纳当时最流行的香港音乐。

除此之外,MC 仁对于美术也有着特别浓厚的兴趣,还自修了理科生不能选修的美术科,在一群只在乎「买画不会被人骗」「学美术可以教书」的同学中间,MC 仁对于为什么选择自修美术的回答是「我想知道艺术是什么」

而老师告诉MC 仁:「你想知道艺术是什么,第一件事就是离开香港。

留学法国

「那时是我第一次真正认识到rock,认识到什么是rock,什么是metal,什么是good metal,什么是bad metal。」

1989年会考结束后,无法继续学业的MC 仁工作一年,存得5000港元的积蓄,辞别父母,到了当时世界两大艺术中心之一的法国巴黎学习艺术,也正是在法国,MC 仁接触到了自己从未染指的、世界上当时最流行的音乐形态——金属乐。

MC 仁在法国的一场live show中因为观看一支荷兰乐队而着迷,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站得很靠近舞台,工作人员提醒了他,而他的回答是「咩啊?企近d睇唔撚得啊?」(原话,意为「干嘛?WTM站近点看不行吗?」),如此「rock」的回答让乐队吃惊,还受到乐队的邀请,一同做完了法国巡演。

MC 仁第一次感受到摇滚的威力,为他回港后当上 N.T. 乐队的主音有着重要的启蒙作用,也让他开始思考:为什么源自西方世界的香港音乐,与他目睹的西方音乐是截然不同的形态。

MC仁与香港

「香港的band很好,但是香港的band太严肃了。香港只会有Beatles,不会有Rolling Stone,因为Rolling Stone是negative的。」

1994年,完成学业的MC 仁阔别四年再次回到香港,九十年代的中期,香港乐坛虽不及八十年代的绝代芳华,但好歹也是一片欣欣向荣,MC 仁却觉得自己看到了不同的一面。

在法国求学期间,除了上课,MC 仁还要通过兼职打工赚钱,有趣的是,与他一同share工时的是香港殿堂级乐队 Fundamental (早于Beyond)的成员,这位前辈也为MC 仁启蒙了整个香港音乐产业当时的状况。

▲ 养活半个香港乐坛的玉置浩二

在八九十年代,日本流行音乐是整个香港乐坛的参照物,玉置浩二和安全地带几乎撑起了半个香港乐坛,一味的copy令MC 仁感到整个乐坛的创作力乏善可陈,另一方面,相对于包容性更强的西方社会,香港似乎对于音乐题材的引进要谨慎得多,对于内容消极但不乏深刻内涵的音乐,通通拒之门外。

当时作为摇滚乐队 N.T. 主音的MC 仁觉得,这种局面需要用创造力去改变,需要把更新的东西带到他所热爱的香港,此时代表白人音乐的 rock、metal、death metal 已经慢慢走向「自我毁灭」

新的东西——诞生于黑人贫民窟、充满力量与控诉思想的 Hiphop进入了MC 仁的视野。

用粤语——一种9音节的语言去rap,在最初这是一个很有难度的事情。

也许是出于一种莫名的使命感,为了做出香港人、华人自己的 Hiphop 音乐,MC 仁系统地学习了粤语发音,对比了 Pop Music 与 古典 Opera 的异同,向 DJ 请教,听阅了大量书籍和 Hiphop 音乐,重新建立了自己的粤语说唱体系,MC 仁将粤语说唱形容为「一部中文打字机」

而九十年代中期一部叫做《Judgement Night》的电影使用了 Rock 加入 Rap 的 soundtrack ,让MC 仁萌生了Rap 与 Rock 的结合。

直到 1999 年以 AnodizeScrew N.T. 三个独立乐队为骨干,加上在本地 Hiphop 界享负盛名的 DJ Tommy 组成了现时人所共知的 LMF

Lazy Mother Fucker

「我的Rap类似一个社会观察员,它不是我自己创造的,我只是把地铁、巴士上偷听到的东西放进歌里。而关键点是,我在街上听到的日常对话,是有粗口的。」

对于 LMF 本身,已无需多做介绍,对于 LMF 的作风,很多人或许觉得伴随着太多叛逆抗议反社会等等,但MC 仁认为,这只是当时年轻人对于社会的普遍态度,这也是 LMF 受欢迎的原因,它让年轻人得到生活中为数不多的共鸣

「I am selling,but not sold out.这样才能找到属于音乐人的自由。」

▲ Misia

受日本歌手 Misia 的影响,时至今日,LMF 几乎不接受过多的访问和曝光,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公众,尤其是非青少年群体对于 LMF 堆积了更多的误解和敌视。但MC 仁认为:

「你(记者)想问的问题,答案我都想好了,但是你老板不会让你登这种答案,所以你问来干嘛?公众是不具有判断力的,媒体作为中间人,他们如何描述你,公众自然如何理解你。」

甚至MC 仁需要去拍郑秀文《信者得爱》的MV时,无线(TVB)一听到MC 仁,彷如闻虎色变,生怕他在MV拍摄中做出出格的事。

「LMF 所做的是一种Protest Music(抗议音乐),社会并不希望Protest Music成为一种主流。」

LMF 除了开创了新的香港音乐形态,还革新了香港音乐制作方式,包揽一切专辑创作的方式对于后来香港音乐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产生了更多一手包办唱片、独立于唱片公司的艺人,这种方式也为 LMF 和华纳唱片大获成功。

2003年,当华纳不再希望赋予 LMF 如此高自由度的创作权,并希望增强组合的商业化时,LMF 离开了华纳唱片,同时宣布解散。

陈冠希

「连续三年,我给陈冠希的答复都是:'GO FUCK YOURSELF . JUST GO FUCK YOURSELF AGAIN' ,Just like that 。」

在 Vice 纪录片《触手可及》中陈冠希提到过对他影响最深的人,其中之一,便是MC 仁 。

「He's always a good kid.」

这是MC 仁对于陈冠希的评价,正如他第一次遇到陈冠希那样。

MC 仁第一次认识陈冠希是在一个年份相当的通讯软件—— ICQ 上,那个香港没有关于 Hiphop 和 Rap 的 ICQ 群组的年代,MC 仁发现一个声称自己是香港人的小孩「speaks like a nigga」

在此后与陈冠希仅仅是握手之交的MC 仁多次收到陈冠希的请求:

「I want to do some rap.I want to do some rap with you!」

正如开头所说的那样,MC 仁连续三年粗暴地拒绝了陈冠希,但陈冠希没有放弃对于这位 OG 的请求,到了约满前的最后一张专辑,他再次找到MC 仁:

最后一次,老板可以让他做任何想做的专辑,但是削减了经费,这种情况,能不能帮他一把。

于是MC 仁决定请来好友 DJ Tommy 和初出茅庐的陈奂仁为陈冠希打造第一张 Hiphop 专辑,此举也正式将陈冠希领上了 Hiphop 音乐的道路

当问到陈冠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也像媒体口中的那般桀骜时,MC 仁说:

「这视乎有没有镜头,因为他知道,一旦有镜头:'This is not real life. It's with someone's deion'。他一早就明白,如果全世界都说他是渣滓的话,他不用做渣滓也是渣滓。」

时下的香港音乐

对于MC 仁所拥有的知识储备,有人问他:音乐是用来娱乐的,想那么多有什么用呢?

MC 仁的回答是:「我说没错,音乐是一种娱乐,所以你问问现在的人喜欢什么样的娱乐?我们现在的人喜欢一些恶心的东西,喜欢你做些恶心的东西然后取笑你,所以我们现在的音乐很糟糕,因为小丑是最 entertaining 的。」

而对于时下的香港 Hiphop 有何看法,MC 仁的回答,则更加耐人寻味:

「Where is Hongkong now?

What is Hongkong?」

「香港人也回答不了你。」

- 完 -

图片来自网络

留言点赞数最高者获8.8元红包

21日24点截止

添加WAFER微信号 waferhero

更多独家资讯、红包福利一手掌握

点击查看

最近热点内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