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给人工智能打工的农民工:拿着1500的月薪,干着机器人的活儿

原标题:给人工智能打工的农民工:拿着1500的月薪,干着机器人的活儿

马云爸爸最近说了这么一句话

又是特别火:

“30年前你错过广州

20年前你错过杭州

现在不要再错过贵州”

我去,贵州到底干了个啥

成未来的发展宝地了呢?

热爱学习(发财)的我

赶紧研究了一下

这才发现

贵州竟然有几十万人

给人工智能打过工!!

这是啥概念呢

据有关媒体报道

全中国搞人工智能的人才

总共也就五六万

贵州难道要弯道超车

成为中国的人工智能之都?

但其实……

并不是这样

冷静一点

事实可能大大出乎你的意料

事实的情况是

腾讯、华为这样的大企业

数据中心不是在北京、不是在上海

而正是在经济相对不发达的——

贵州

背后的理由是:

贵州山多、水多

空气凉爽

有利于电脑主机冷却

适合放服务器

省电又省钱

所以贵州是许多互联网公司的云后端

大数据的来源地

自然的,这里也就成了

人工智能从业者的

“打工圣地”

提到人工智能从业者

你脑子里冒出来的

可能是穿着条纹汗衫的程序猿

但在贵州

并不是这样——

贵州的人工智能打工者

叫做“数据标注员”

是人工智能领域的最大隐形者

也是人工智能时代的新型农民工

同时代指人工智能前面的“人工”——

(手动滑稽)

“人工智能的搬砖工”

啥?数据标注员?

根本没听过啊

咋就跟人工智能扯上关系了

??????

这个数据标记员

确实一般人平时接触不到

他们的工作简单来说就是:

给人工智能“打工”

是的,很多人担心

人工智能迟早要奴役人类

但现在,我们离那一天还很远

只是,在贵州的这些AI工厂里

有时候你会有一丝错觉

仿佛人类正在为人工智能服务

这个“数据标记员”

这还得从如今比较火爆

谷歌、特斯拉、百度都在搞的

无人驾驶技术说起

正如上图所示

安装上无人驾驶技术的车辆

只需要你坐上来

就可以自己动

跟成精了一样

可认路、识灯、辨人

跟大石头一样没有生命的车

是怎么做到的?

这就得归功于

人工智能的帮手

也就是数据标注员了

在距贵阳市

50公里的百鸟河数字小镇

500名学生

正在从事这份职业

而他们每天的工作内容

就是画框

像框出图片里的十字路口、高架桥

隧道、城市道路等

据传有大神一天能框上千张

啊?画个框就能做人工智能?

虽然乍一听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它真的很重要!

其实就像让机器识别苹果

或者用美图秀秀识别人脸一样

机器本身并不认识苹果和人脸

我们只有给机器足够多角度

不同类型的人脸或苹果

它们才能在自己的数据库里

提取相似数据

显示出正确答案

即大家看到的

“智能”技术

所以数据标注员的“画框”

正是在给机器提供大量“数据源”

也就是教冷冰冰的机器

认识这个世界

大家可能发现了

这种工作基本没有技术难度

工作量又大

现在年轻人

谁会愿意去干这个???

然而据业内人士报道

中国的全职数据标注员

已达到20万人

加上兼职人群

规模已有100多万

这其中有职高学生

有聋哑人

有从工地辗转而来的农民工

并且在方言标注这一块

没上过学的老农

可能比清华硕士标的更准

用29点法标注的人脸头像

所以为了我们更便捷

更放心地使用它们

社会上需要足够多

并且更多样的数据标注员

来为人工智能服务

那既然是个新兴工作

需求量又大

工资会不会相当之高啊!

然而就在贵州梦动科技有限公司

数据标注员的工资为4200元

没有五险更没有一金

全国基本都是这个水平

而贵州省的平均工资呢

5200

这里的项目经理胡定祥说

这种生意成本高

又不挣钱

于是自己兼任了

某职业技术学院的老师

让学生在工厂兼职

“老师就是经理”

“上课就是上班”

所以你可能会看到

在这里2000块就能招到的实习生

一面在北京五环上

驱动着光鲜亮丽的无人汽车

被交警开罚单

一面回到家

却连B站的大会员都买不起

但是

这算不算是压榨学生呢?

学生们乐意吗?

这个数据标注员

听起来又苦又累

工资又低

工作内容也不高级

真有人心甘情愿做这个?

而正在这里的学生小志却说

“真的,我很珍惜这个

接近‘白领’的兼职机会”

小志口中的“白领”机会

就是每个月拿1500元的工资

小志还说

这些钱完全足够自己经济独立

甚至省点还能补贴家用

相比餐厅辛苦端盘子

顶着风雨送外卖

数据标注反而相对轻松又体面

自己在进职高之前

连电脑都没碰过

唯一会的操作

就是按电脑开关键

后来玩上电脑

开始沉迷游戏

严重的时候

课都不去上

为此老师找他谈了多次

经过规劝引导

才决定加入数据标注员

现在既能玩电脑又有钱

也算个好事吧

那关于未来呢?

小志想到自己身体不好的父母

和家里唯一的动产

一头老黄牛

沉默了起来

而已经26岁的牟牟

算是数据标注员里的大佬了

因为他的工资

足足有四五千

之前他做过厨师

进过工厂

甚至紧跟时代潮流

推广过某种数字货币

都没坚持下来

关于推广数字货币的日子

他一脸蒙逼地描述道

好好的币

按理能拿两万提成

但玩着玩着

Duang!就没了

直到2017年12月初

有人邀请他做数据标注工作室

他才杀进了这个领域

犇犇说这里氛围挺好

他们一边标一边聊天

时间一点都不难熬

就是吧……

容易眼干眼涩

然后每月要还4700块的房贷

一发工资,工资……

Duang!又没了!

当然,与这些人更不一样的

还是聋哑人小袁

他是少有的

全职做数据标注员的人

左一为老师 右一位小袁

他是一位换过40份工作的聋哑人

之前在餐厅、奶粉厂打过工

因为交流困难

所以频频被辞退

当然,被辞了40次的小袁

从没有说放弃

直到她遇到了“数据标注员”

才深刻地认识到自己

是个有用的人

因为聋哑人只能靠眼睛生活

对视觉信号更敏

所以他们标注得更快

精准度更高

小袁说很庆幸自己

在人工智能领域

成为了数据标注员

从而找到了生活的意义

还有为这份工作而自豪的小吴

他只有22岁

刚做这份工作的时候

差点没把眼睛看瞎了

而他们与小伙伴之间

也会互称“画框的”

那时一个人一天要画几百个框,以至于后来走在路上看什么东西都想画个框把它框住。

后来接到百度无人车的项目后

他们从来不敢相信

像这种高精尖的东西

还能跟他们这些“画框的”

扯上关系

不过当小吴看到

自己接过项目里的无人驾驶汽车

在美国的硅谷跑

在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跑

他才激动地说道:

“看,也许那就是我之前标注过的”

那种感觉

就像一不小心

踩到了时代潮流的浪尖上

连项目经理胡定祥都说

没有我们人工智能背后的人工

这个人工智能它永远都智能不起来

人工智能的起点

在小镇年轻人的指尖

它的背后

是像小志、犇犇

小袁、小吴这样的

几十万“农民工”

可是胡定祥一面夸着这份工作

而另一面

却依旧嫌弃这些做数据标注的实习生

干得太少

据相关从业者爆料

一般数据标注的工作

都会由上游人工智能公司

交给中游的数据加工公司

然后分包给下游小公司

小作坊或者“散兵游勇”

这些外包江湖门派众多

良莠不齐

从业者之间都是这样打招呼:

你是发包方还是外包方

经过这么多的层层转包

更进一步压低利润

最后把锅盖到数据标注员的头上

进一步造成了他们的“便宜”

转包、廉价、无技术

社会下游人群

流水线、又苦又累

这种工作

就好比上世纪80年代的来料加工

大工厂可以

家庭作坊也可以

大家有没有意识到

这挺有科技感的数据标注员

不就跟建筑工人

一模一样嘛???

而做数据标注的人

自己也调侃道

我们就是从父辈的建筑工地

搬迁到了现在的

智能工地

当然,在这片“智能工地”上

不光有数据标注员

还有语音录播员

图片数据提供者

人工翻译同传人员

当用户问“世界上谁最美”,他就会回答“当然是你最美”。一问一答均由索琳事先写好,再由一家擅长语音识别的人工智能(AI)公司植入。

他们做着那些重复又枯燥的工作

就是为了在你启动“AI”的时候

可以生动有趣地与你对话

让你更快地P图发朋友圈

帮助你理解外文书籍

让你近距离地感受“智能”

以前

当我想到“人工智能从业者”的时候

我脑海里出现的都是

高大上的计算机大牛

疯狂敲键盘码代码的场景

我没有想到

人工智能技术的光鲜亮丽背后

竟然有着这样一群默默付出的人

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

我的心情很复杂

人工智能行业

为我们的农民工兄弟提供了工作

这原本是一件大好事

但你如果换个角度一想——

原本很多核心的计算工作、技术工作

如今可以交给人工智能来完成

反过来,人类却去帮它们做

那些最基础的辅助工作

给它们的进化“打下手”

用如今流行的话来说

是不是多少有些“智力降级”的感觉?

在这个地球上

人类自诩站在所有物种的智力巅峰

如今这个王位

是不是正在开始移交?

而如果有朝一日

人工智能发展成熟

不再需要做标记

这些数据标记员

到哪天又该何去何从呢?

想起这些

我仿佛看到了我们的父辈

很多都曾经从事过的“搬砖”工作

过去,农民工建起城市高楼

但他们是边缘者

如今,农民工打造科技世界

但他们还是边缘者

他们所付出的辛勤劳动

仿佛只是改变了工具——

从铲子和推车

变成了鼠标和键盘

但不变的是

搬砖

而人工智能的时代如果真的来到

遭殃的又何止是他们呢?

我想起福特汽车的创始人

亨利·福特的话:

“我雇的明明是两只手

怎么却来了一个人?”

也许再过一些年

这就是人工智能

看到我们人类打工者的心情吧

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参考资料:

知乎 T大哥:《我们的工作会被人工智能取代吗》 微信公众号 AI时间:《人工智能背后的“农民工”——数据标注员》

百家号 新华网:《数据工厂里的年轻人》

搜狐号 禾思科技:《人工智能新‘’玩法‘’—让人类假扮机器人?!》

注意:

☟☟☟这里这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