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幻乐之城》丨这场声势浩大的综艺探险成幻梦,终究意难平

原标题:《幻乐之城》丨这场声势浩大的综艺探险成幻梦,终究意难平

文 │薄荷

节目播出前夕,制作人梁翘柏很有信心,“原创?当然是原创?这个形式是非常新的,没有人用过。”

王菲要加入《幻乐之城》的消息不知从何泄露,以王菲粉丝为代表的观众们好奇极了,天后出山,这是一档什么神仙节目啊?

首播当晚,有“菲迷”因为阿菲依旧的少女模样沉醉,感慨为何灵动的人永远那么美。也有不少人公开表示不满,“这个节目邀请我们菲是为了蹭热度吗?”

典型的粉丝视角失焦。但在普通观众方面,他们表现出来的兴趣,并不能让人相信是和这样一档宏大的视听节目挂钩的。兴趣阙然背后,是这档节目哪里不好吗?事实上,《幻乐之城》没少上热搜,但是就是形不成“流量”的势态。

新综艺《一本好书》也在流量方面表现一般,但是极高的口碑给它带来了相对稳定的受众,并且完成了整个价值观体系的建立。而《幻乐之城》,播放量和口碑都处在“中间地带”,不上不下,实在意难平。

节点:“淡出”《歌手》

《歌手》的前身是《我是歌手》,诞生于2013年。

梁翘柏担任了节目六季的音乐总监,被称为“唯一不会被淘汰的选手”。他也是选手们谢幕时会致辞感谢的“梁翘柏老师”,往往待在一个黯淡的角落,在这时被一束追光灯照亮,逐渐出现在大众视野。

2016年,梁翘柏创立酷博特文化,从他向外界的表述可以得知,他想要做点“不一样的东西”。虽然在《歌手》时代,他有着让老歌焕发新生的魔力,也做红了不少歌手,但是“综N代”节目都会出现吸引力滑坡的情况,难以避免。

于是今年的《歌手2018》,“音乐总监/团队”的概念有了比较明显的淡化,除了梁翘柏以外的音乐工作室和制作人的参与感增强,不再只是进行简单的编曲工作。“幻乐”的灵感是从什么时候萌发的不得而知,也许就在2016年。但是《歌手2018》播出时,距离《幻乐之城》的“出生”已经不远了。

今年《歌手》的落幕后,“唱衰声”越发响亮了,人们把它与另一档老牌音乐节目《中国好声音》归类在一起,其实是想以此表露对传统音乐节目式微的惋惜,和对前路的迷茫。

梁翘柏曾公开表示,“现在的音乐综艺节目都是把一首歌改来改去”。他也说,“改来改去也并不容易”,但是“希望我的节目是一种创作的结果,不是买IP或者是参考别人的IP进行研发。”

而他从《歌手》的淡化并非要逃离这个综艺场,相反,他的《幻乐之城》依然和洪涛、湖南卫视搭档,以至于很大一部分观众都以为这档节目是湖南卫视原创。

有趣的是,《幻乐之城》播出后,在不少人觉得这就是《歌手》和《我就是演员》的合体版。唱+演、台前+幕后、沉浸式体验,这些概念宏大、创新,令人不明就以却也着迷。但是很惋惜,也许节目组最不想听到的评价就是来自群众的声音,“这是个拍MV的节目啊。”

制作人的初衷是,想让观众看到完整作品背后有多少个部门在协同工作,将一整个流程呈现在荧幕前,然后给出一个无剪辑无后期的完成作品,既能体现高难度的创作过程,也是将电影和音乐两种艺术结合的一次新尝试。

一个事实是,大众对这档“电视新物种”的接受程度并不算高。

争议:微薄的浸入感

大概可以从豆瓣前五条的评论里窥见看官们的微缩众生相。

粉丝们依旧分为两个阵营,因为阿菲的存在可以磕完整季节目,但是强烈要求节目组加小窗,以便全程捕捉阿菲微表情。另外一派就比较狠了,认为节目组“暴殄天物”。

王菲的存在也成了节目的关键争议点。正如王菲本人戏称,她上节目是因为“轻松”,从在节目里的功能性来看,她的确是来“看戏”的。整个节目因为没有赛制的缘故,氛围就像是和亲朋好友端坐在沙发上看晚会一样和谐。

而最关键的点在于,《幻乐之城》有能够打动人心的片段演绎,但是相比舞台剧缺少张力,又不像音乐赛事那样有高低起伏的节奏感,更是缺乏“综艺感”,也就是能够将普通观众迅速拉入场景的吸引力。

还有制作人想要呈现给观众的另一面——即幕后工作人员的现场工作实况,并没有被系统全面地展现出来,反而碎片而割裂,观众主要看到的还是几位演员和导演的前期沟通过程,以及一镜到底拍摄时的细碎沟通。本该很有意义的这部分被淡化了。

节目整体呈现的氛围是,后面的拍摄场地上可能是忙碌而有序的情形,在这个过程中的碰撞、失误也许非常有看点,但事实是,观众的确发现了不少“bug”,成了节目的减分项,未能起到牵动他们情绪的作用。

究其原因,节目想让观众“浸入式”体验,可惜观众始终隔着一层纱,无法充满代入感地触到那个“不完美”的地方,对于最终呈现出的作品也会共情力不足。节目最终给到的成品放在平面媒介上看,或许跟看MV并没有很大差别,观众感动是感动了,好像就是差了点什么,更难以达到“浸入”。

从播放数据来看,虽然节目已经收官,但第一期仍是整季节目中播放量最高的。其中任素汐表演的《时光机》传播范围相对最广,无论感情递进还是现场的完成度,都可以说是几部作品中比较有张力的,即便出现了穿帮镜头也没有受到过多的吐槽,这和表演者任素汐是舞台剧表演的出身不无关系。

不完全统计,来到《幻乐之城》的著名艺人有王菲、周迅、赵薇、那英、宁静、郑伊健、张智霖等,当红艺人有马思纯、朱一龙、窦靖童、易烊千玺、李沁等,还有实力派演员秦海璐、佟大为、周一围等。

而纵观网播量走势图,第一期过后就有了明显下降,收官日的播放量更是成了整季最低。有明显增长的是第4期和第11期,分别是“王菲三母女同台”和“王菲周迅世纪同台”,都是在播出前就上了热搜,有了提前预热,也切中了网络用户的关注点,引发了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的小讨论。

数据来源:骨朵数据

在电视台方面上,从首播的0.841到第11期的0.434,收视率也在持续下滑,在第11期、第9期、第7期有增长势头,分别是“王菲周迅世纪同台”、“莎拉布莱曼飙歌王菲成迷妹”、“岳云鹏唱王菲经典秒犯怂”。由此可见,网台用户的关注点虽然不尽相同,但是对这档节目的“关注”是日渐下滑了。

求索:创新之“痛”

以“爽”当道的流行文化已经毫不避讳其威力,但《幻乐之城》的意难平不全是因为“水土不服”,而是各种原因的共同作用结果,虽然它的确少了一些“互联网基因”。

就像《歌手》的没落一样,互联网文化成为青年流行文化的主导之后,无论是语境还是兴趣点,都出现了惊人的革新速度。如果现在还有人说“你站在此地不要动,我去买个橘子”或者“陈独秀你坐下”,恐怕和互联网初代的流行语“MM你也上网冲浪啊”的观感是一样的。

尽管创作者们都说着要先引导受众再去迎合受众,事实上,当95后和00后成长起来并逐渐掌握话语权,创作者们习惯的创作模式可能就不太受用了。如果无法先进入受众群体中去,那么“引导”也无从谈起。

今年出现了近十档S+级网综,它们在各个垂直领域做了挖掘尝试,根植在不同于主流创作内容的“亚文化”土壤中。从这些节目的受欢迎程度可以看出,当“阳春白雪”受到太多歌颂,那些真正懂得年轻观众喜好的节目反而能很快爆掉,以共鸣强烈的剧情向打开方式和特色鲜明的观感俘获受众。

梁翘柏希望能把音乐和剧情相结合,“有具体的故事,让人们对于音乐有更深刻的理解,或者对某一种歌产生与之前不同的理解。”立意是想要更加开放,寻找通俗流行文化的融合方式,却没想到有了“阳春白雪”的气质,始终离观众们太远了。

在传统主流媒体的讨论中,《幻乐之城》因为它的创新模式,普遍被给予了较高的评价。在一部分来自观众客观评价中,也有人指出了这档节目的艺术价值所在,“制作精良,没有噱头,以情动人”,同时表示,它就像是在“摸着石头过河”,试图揣摩音乐综艺能有什么新打法。

毕竟,前辈“《歌手》们”的黯淡不止来自“综N代效应”。早年流行从国外引进综艺IP再进行改编制作,这样操作下来,不少综艺在当时都获得了比较好的热度和反响。自从被鼓励推出自制原创的综艺节目开始,“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便加紧倒逼创作者们不断创新,奈何综艺市场发展不过短短几十年,本来就和邻国水准有差异,想要找到这届观众没看过的新东西,难度其实不小。

《幻乐之城》最难得可贵的便是创新。

收官前夕,总导演安德胜曾对媒体表示,这档节目还会继续做下去,第二季已经在筹备中了。“幻是流动和变化,乐是比语言更自由的表达,城是意念堆积出的境”,有了第一季“摸石头过河”的经历,未来的“幻乐”能更新换代,筑出一座新城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