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虚荣同人文】第十九章:奥佐(三)

原标题:【虚荣同人文】第十九章:奥佐(三)

奥佐(三)

插图来源于虚荣背景故事插图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奥佐在扎人的灌木丛后边悄悄窥视电视台营地的情况,越来越觉得这个任务不大可能。

“别在我耳边吹风,柯斯卡。”他低声说。这营地里的人可真不少,即便刚才大闹一番,弄伤了许多职员,他们仍然数量够多,不知从哪补充的。其中有几个穿叛军军服的,一看就是弗朗西斯科派来监视的。还有着海西安军官制服的盘发女性,以及一些技术协调人

员。他们大多聚集在空地中央,而士兵则围在最外层。

经历袭击后,这儿的防备措施加强许多。两人在赶来的路上就撞见一个放哨的士兵,柯斯卡在其来得及用无线电通知队友前就将其干掉。越靠近这儿,隐蔽的可能性就越小。现在,救援黑羽特别小队的一猫一猴正蜷在一颗老松针树上,离转播车只有三十多码。而就

这连女王镇别墅花园都比不过长度却是他们的天堑,因为士兵们就在转播车旁。

天知道这车是怎么开到林子中央的。

“我们该怎么过去呢?”柯斯卡在奥佐耳边说,薄荷味的口气摩挲绒毛。“你看,我想了个办法,结果还是过不去,真气人。”

“现在换成你气馁了,猫猫。”

“我才不是气馁,我是生气。区别还是很大的。”

那几个士兵忽然扭头左顾右盼。林子里刮风,奥佐担心他们的谈话声被送过去,竖起食指示意安静,然后观察周围的摆设。他们的袭击让营地物件混乱,许多坏掉的部件就这么堆在转播车后边儿,像一头跌倒的巨人。其中有不少电子零件,以及似乎还能用的便携式

计算机。野外营地的东西大多是便携的。他想。

就在奥佐纠结时,从营地另一端传来交谈声和叹息声。声音还是蛮响的,好像出什么事了。那几个士兵也侧头去瞧。趁此机会,奥佐和柯斯卡自树上溜下,悄悄躲到损坏的设备后。他没拿圆环,身形显小得多。柯斯卡的爪套也是,她难得听伙伴一次话,将笨重的武

器留下。现在猫女看起来和普通的人类女孩无异,裸手在地面上不安地抓来抓去。

他们隐蔽着,营地另一侧的声音在夏夜中格外清晰。有人大声宣布SAW死亡的消息,激起一片哗然声。有人质责说不可能,更多的人则在交头接耳,一时间不甚明亮灯光下的空地嘈杂不堪。那几个士兵发出难以置信的叫声,盯着抛出这一重磅炸弹的人,还差几步

就要离开岗位,处于一探究竟和坚守职责的中间地带。

他们中间多半是有SAW的粉丝的。奥佐想。按理说黑羽与机枪兵都有人崇拜,为什么自己和猫猫得到的喜爱就少得多呢?他脑海里浮现利用自己和柯斯卡在叛军中的粉丝接近大厅的场景。但没有告诉猫女。比起黑羽来,他俩的粉丝密度小太多了。可不能铤而走险

就在思索时,那几名士兵已经完全脱离哨岗,其中一名甚至把枪别回腰带里。就是这个机会。奥佐领着柯斯卡从废品堆里起身,快速摸向转播车。车子的长条身体刚好把营地的灯光挡住,而且车门也开有小缝,真是运气好到家了。

他和柯斯卡交换眼神,互相展露兴奋的微笑。猫女首先贴近虚掩的门,奥佐其后。里面光线柔和得多,像在蔚蓝海岸的假日大酒店的那种色调。里面传来的声音也的确符合那儿的风格,一种悠闲的爵士音乐。他真觉得电视台是不是把酒店的一小块切了下来,丢到这

卡斯提尔的密林里。

“外面吵吵闹闹的,是怎么回事?”一个女生的声音,甜美得不真实。奥佐一听,眼睛睁大,害得被柯斯卡踩了一脚,轻微的叫声淹没在吵嚷的气氛里,不为人察觉。

“好像是詹姆斯回来了。”厚重富有磁性的男音。“天晓得是什么好新闻。”

“只要和我们无关就行。老天爷呀,刚才那只猴子真把我吓得够呛。我以为是朝咱们来的,你知道吗?”声音逐渐靠近车门。奥佐发觉情况不妙,赶紧示意柯斯卡和他一块躲车底下去。林地地面并不平滑,盖有一层松针,扎着奥佐的腹肌生生难受。

“要我说,这本身就是重磅新闻了。可惜上级不让发布,说什么影响形象。嘿,兰妮,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做过不影响形象的事?”

“是啊,伍迪。”杯子接触桌面声,近在咫尺。“噢,不行,我非得去瞧瞧,你听,那是不是在说SAW,那个雇佣兵?”

“好像……是吧。”

“我去看看。”话音未落,一双套在女士皮鞋里的脚就落在奥佐面前不到二十英寸的地方,溅起细碎针叶的尘埃,匆匆绕开车子离开。

“还有五分钟就开播了,兰妮!”男声在后面喊,见没效果,也嘟哝着跟上了。待那沉稳的大脚绕过车子,奥佐和柯斯卡马上自车底下爬出来,翻身钻入亮堂的车体中。里面尽是空气清新剂和花香味,柔光灯到处都是,晃得他睁不开眼。柯斯卡被闪亮的小玩意迷住

了,欢喜尖叫着去扑。

“喂,小心。”奥佐拉住她,四下张望。这是车体的一小段,好像是专门供给记者一类休息用的。刚才男低音离开前提到了“开播”,也就是说这里有演播室。只要找到演播室,有关黑羽失踪的真相就将传播给世界各地关注卡斯提尔叛乱的人们。

其中,有不少是剑客的粉丝。更有一些就在几英里外的兵营里。他们一定有所反应,从同样是某人偶像的几个监管士兵离开岗位的行为就能看出来。甚至可能会抢先溜进大厅里去放了黑羽。

成功即将到手,奥佐不禁激动起来,和因亮堂堂灯光更加兴奋的柯斯卡一道朝最近的门探去。门没锁,一拉就开。但见一个穿蓝色工作服的胖家伙背对着入口,在触控平台上操控着,屏幕倒映出其低埋的脑袋和闯入者。

“詹姆斯?我以为你……”他抬头,从反光中发觉情况不对,然而太迟了。柯斯卡捂住了他的嘴巴,在其“唔唔”哼唧时以一记腹击打碎调试员的战斗意志。胖子倒在地上,正要尖叫,又被奥佐压住半张脸。

“嘿,可别害怕,我们不会杀你。”灵猴一边说一边用腿将门关上,再抓着可怜人的领带,将其挤在门上,摸到扳扭,使其上锁。“我们只是来发表几个声明的。”

“小~声明。”柯斯卡哼起小曲儿,对着荧光闪闪的显示屏看。

“你们,你们不是灵猴和……”

“噢,猜对了。我们就是。来,和我一块高喊三声奥佐!奥佐!奥……算了,太吵。”奥佐挠挠耳朵。“嘿,要开播了,是不是?”

“这……你们想干什么?”

“还有多久呀呀呀呀呀?”柯斯卡兴奋得声音都在颤。

“这……还有三分钟?我先说,这档节目女王可是也听的,你们若是弄出什么岔子来,那可就自作自受。”胖子说:“还有你们刚才造成的损失,有几个人得了脑震荡,你知道吗?”

“想要我说抱歉吗?还是下次吧。”奥佐笑笑。“女王没说不能检查疑似敌军的营地,对不对,柯斯卡?”

猫女真是来劲儿了,双臂撑在触控台上,屁股一扭一扭。如果她也有尾巴,现在一定晃个没完。“我们怎么说呀,奥佐?我们要说开场白吗?要道晚安吗?噢呀呀,我好兴奋呀。”

“就说黑羽被关在叛军营地中心就行。哦,别忘了提我的名字,你自己是谁也要说一下。”

“咦?我们不是秘密行动吗?”

“秘密行动没用啦,我们要来只能来硬的。”

“好~嘞~”柯斯卡摆弄起设备。

胖子皱起眉头,模样就像便秘似的。“呃,灵,灵猴?我得先告诉你,这个东西不是门外汉能随便弄懂的。”

“门外……什么?有谁在门外?”

“不是有谁在门外,我是说非专业人士!”

“开个玩笑,奥佐怎么会词汇量那么匮乏?嘿,我只是不明白,就这么些按钮,有什么难的呢?交给我在西边的旧时同伴都能弄清楚。是不是,柯斯卡?”

“喵!”

笔者:Slcoclk(夜雾厅炉话)

虚荣社区

选择虚荣故事

回复1或者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