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宣城、泾县、宁国三县的古戏台(下)

原标题:宣城、泾县、宁国三县的古戏台(下)

宣城、泾县、宁国三县的古戏台(下)

茆耕茹

微信版第392期

三、泾县榔桥镇西阳村玄坛观里外西阳之双台(庙台)

里西阳玄坛观(含戏台),原为该村胡姓家庙,约建于清同治中期。供奉“正一元帅赵公明”,赵神属道教神仙谱系。对赵神之信仰,明清南方极盛,故胡氏称为观(guàn),戏台则称作万年台。元明而后,民传赵神能驱雷役电,唤风呼雨,除瘟禳灾,贸易生财,所以称赵神为财神(见明《绘图三教源流搜神大全》)。西阳胡氏是泾川名门大族,支系旁出。仅里外西阳即分居有:一柞岭,二九甲,三叶坑,四仲良,五上庄,六仲良,七仲良,八塘里,九柞岭,十仲良,十一仲良,十二老会当,共宗亲有十二支系。其中仲良五支,即占西阳村五地。

胡氏人口众多,为祭祀赵神的方便,约于同治末年(1872-1874),于外西阳又建祭祀赵神一观,也建有一万年台。自此,泾川胡姓双台,蜚声全县。

每年农历三月十五日为贺赵神生诞,村民观灯赛会,唱戏以庆。演出最多时,自三月初一开演,至二十日结束,长达二十天,均为徽京大戏。这一庞大的演出活动,由胡姓十二支系族民按支系顺序领头组织。外西阳仲良族人丁兴旺,每十二年即需在自建的外西阳台上演出五次。因此,其他支系组织此类活动,便演出于里西阳之万年台上。但如遇特殊情况,也偶有在自已居住地的保甲中,临时搭台演出。

关于里、外西阳双台的建造年代,调查后认为:1、咸丰年间这里是太平军与清军拉锯战的交点,里、外西阳无有一庙留存。2、调查中里西阳六十一岁的村民汪应水回忆:“里西阳玄坛观院内,原只有石香炉一座,上刻有同治年号,‘大跃进’时抬去修了水库。”七十二岁村民汪庭梦又说:“里西阳殿内供案的香炉上,是光绪年号。”除此,不见更早年号的实物与碑刻和文字的存在。3、同治四至五年(1865-1866),太平军与清军在这里的争战已告结束。但只有战后农事恢复,经济略有复苏时,才有可能聚资建台唱戏,酬神禳灾。这时最早已是同治的末年(1874)了。4、西阳双台的后台墙壁上,原粉刷的质量较好,去后仍清晰可见壁上众多班社的题记。经一天仔细的辨认,题记书写的最早年号,也只为“光绪二年(1876)。”否则同治前已经建成的戏台,为何空等至光绪二年才会有演出?5、双台建造的样式,也都为晚清风格。双台留存新旧的程度,也相差不多。只是外西阳万年台已修过一次,而里西阳万年台仍为旧样。(图9)据以上理由,个人认为同治年间里西阳之台应建在先;外西阳之台略建稍后,下限不会超过光绪十年(1883)前后。

图9 1987年所见泾县榔桥镇西阳村里西阳万年台之全貌,今台已不存

(一)里西阳之万年台。

一九八七年所见之台,台基至台面高约1.8公尺,台面至檐口抬梁高约3.2公尺。台宽约12.2公尺(含台口伸出部分宽约8.2公尺)。台口至台屏板深约5公尺。后台宽约12.2公尺,深约5公尺。台之顶部为简易方格图形天花。台中屏板分隔为前、后台。台上梁枋、柱头之雀替,均刻绘有戏文图形。飞檐翘角,正脊与檐角,饰以鸱吻。(图10)

图10 1987年所见里西阳万年台之平面示意图

见里西阳万年台壁上题记,知该台最早的演出日期和班社,是光绪二年(1876)三月十四至十五日的长春、四喜两班。是日日戏为长春的《百忍图》、《取洛阳》、《蓝桥》、《十送》、《黄金锁》等十三本。“夜通宵”为四喜的《龙虎斗》、《 蜡庙》、《端午门》、《斩(铡)包勉》、《取荆州》、《铁弓缘》等十六本。接着十六日至十九日顺序题记的演出剧目,共约三十五本之多。演出的班社除上述外,尚有双喜班。长春班除光绪二年记有演出活动,至“光绪二十九年(1903)又五月初五日”,二十七年间几乎未间断过在此台的演出。全壁题记演出的剧目仅光绪一朝,共有:《打樱桃》、《群英会》、《二凌将》、《闹龙宫》、《铁笼山》、《九锡宫》、《界牌关》、《高平关》、《黄鹤楼》、《访友》、《胭脂舄》、《双合记》、《富贵图》、《打金枝》、《群英会》、《失(拾)玉镯》、《乾坤图》、《戏牡丹》、《骂曹操》、《蟠桃会》、《渭水河》、《勇翠关》、《碧玉簪》、《七星庙》、《打龙袍》、《九龙山》、《滚灯》,另有“梆子”戏目若干,合计约有二百余本。另,长春、四喜两班合演之《青石岭》,剧名下注有“双喜名脚思锡”等。

二○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本人为此双台,又去了西阳。首闻里西阳之戏台,已于一九九九年毁之不存。该台建筑不仅具有文物价值,后台墙壁所题之戏班、剧目、日期也十分宝贵,具近百余年安徽戏史研究的重要价值,随着戏台的倒坍,亦荡然无存。幸本人当年对以上所记,于一九八七年至一九九三年,以《泾县、宁国古戏台班社题记的新发现》为题,分别公开刊发于《安徽日报》(1987.6.27)、《中国戏曲志通讯》(1987.12第9期)、《中国戏曲志•安徽卷》(1993.11版),否则也将无一字传流。遗憾。

(二)外西阳之万年台

台基至台面高约1.84公尺,台面至檐口抬梁高约3.25公尺。台宽约13.5公尺(含台口伸出部分宽约7.3公尺)。台口至台中屏板深5.4公尺。后台宽13.5公尺×深约4.6公尺。(图11)一九八七年所见之台,左右两边各有斜面隔板, 二○一一年修葺时,改为平面隔板。台前左右两边原各有一登台的台阶,也一并废除。(图12)

图11 西阳村外西阳之万年台平面示意图

图12 1987年所见外西阳万年台之全貌

台之梁枋、木柱上,或为木雕戏图,或为彩色图绘,建筑精巧。(图13)屋之正顶有一象征吉祥的三戟葫芦。屋之正脊、戗脊亦有鸱尾装饰。值得一提的是,里西阳等台之屋檐均为平线,而外西阳之台屋檐却为半弧形,这也是他地少见。(见图12)台中屏板正中,有一偌大的福、禄、寿三字的合体,十分醒目,亦为增色。(图14)但最为令人吃惊的是该台正中顶上,却为重拱藻井装饰。(图15)

图13 外西阳万年台之部分结构

图14 外西阳万年台屏板正中之福、禄、寿三字合体图

图15 外西阳万年台顶中之重拱藻井,1987年摄

明以前斗拱主要只为建筑的构件,起着承重的作用。明而后,斗拱的承重作用,渐而也向装饰性过渡。但只有宫殿、庙宇等建筑方可使用,以显皇家与神佛的威严。清代藻井与天花,已为室内装饰之一种,唯斗拱用在藻井上,仍需使用在最为尊贵的建筑物上,非王公之居不能施用重拱藻井。外西阳竟在家庙万年台上用起了重拱藻井,这在当时也都少见。这只能解释外西阳万年台,建于晚清国运衰微的同治年间,方有建此藻井的可能。同时也说明,当年泾川胡氏家族的经济实力与人文条件。

该台已于一九九八年,例为安徽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外西阳之万年台,一九八七年本人去时已修葺一新。后台墙壁上班社题写的大量剧目、演出时间、班社名称等,都已刷除,只留下艺人自编的生活小唱若干段等。惟台之木质屏风背后,尚留有一点遗墨。为“光绪二十一年(1895)三月二十六日上元班寅时破台”,日夜演出剧目为:《渭水河》、《百忍图》、《黄鹤楼》、《大保国》、《踢球》、《买胭脂》、《阴阳河》、《莲花庵》等。以上夜戏剧目后,还写有:“要认真唱,於(如)不认真,罚戏三本”等。光绪二十二年(1896)三月十五日夜戏,老上陞(升)班与长春班同台合作,演出剧目有:《渭水河》(五本)、《落马湖》、《四盘山》、《莲湖船》(二本)、《百寿图》、《采石矶》等十一本。所见剧目另有:《打金枝》(五本)、《观星斗》、《桑田会》、《沙陀国》、《英雄义》、《斩黄袍》、《双尽忠》、《珠砂痣》、《测字》等。除此,屏风背面还有剧目图号,如《九锡宫》、《落马湖》等约七图,(图16,共3图)彩色脸谱一幅。

图16 外西阳万年台墙壁上,光绪二十二年(1896)留下的戏目名称合体字三图

里外西阳双台,过去在每次开台或重修后演出,还有放铳、砸碗的习俗。演出的第一天寅时(天亮前三点钟到五点钟)需放一铳,第二天此时放两铳,第三天放四铳。以后演出的每天此时,需按几何级数增加燃放的次数。砸碗,戏台重修后的第一天第一场演出(称破台)前,台下需准备许多空碗,在一定的距离内,族民轮流将碗向台上掷去,直到摔上去的碗不碎即可停止。据村人讲,破台演出摔碎的碗,每次总有一堆之多。如此,方显此仪的隆重,以祈吉祥、祛灾。这些演出,都与当地的商贸结合,热闹异常。西阳人胡朴安在他的《中华全国风俗志》下编“安徽•泾县东乡佞神记”里,有更多详实的记载。

一九四九年建国前,来此演出的主要班社是沈彪、高傻子、高金保等班。西阳胡氏每三十六年还兴唱一次高腔目连戏,但与花鼓、黄梅小戏,因同非徽京大戏,只能露天临时搭台演唱,不得入观登台。

四、宁国县方塘乡太子殿万年台(庙台)

此台为该乡太子殿附属建筑,原与正殿隔院相对。留有《重修万年台碑记》残碑一块。惜残碑之上半截已毁,下截碑文中无建台年代信息的透露。据村人推断,该台可能建于乾隆而后,历经修葺。台为三间四柱式,规模较小。台基至台面高约1.8公尺,台面至台前之抬梁高约3.5公尺。前、后台以屏板分隔,同宽约7.8公尺。前台深约3公尺,后台深约2.3公尺。台顶装有天花,屏板及天花均绘有彩图山水和装饰性图案,十分简单。该台前后台柱上,留有戏联两副:1.“真面目,假笑啼,做到真情真不假;旧衣冠,新曲调,演来旧事旧如新。”2.“忠烈显睢阳(指唐•张巡抗安禄山反叛事),清酒黄花香映节;声灵流宛水(宛水源出宣城东南峄山,又称宛溪),高歌白雪焕前景。”(图17)

图17 1987年所见宁国县方塘乡太子殿万年台之全貌

该台除每年农历八月二十五日为太子殿五太子唱生日戏,九月二十日菩萨开光、三十四日岳王生诞,以及新春都有演出活动。后台墙壁上留有大量班社题写的演出戏码、日期、班堂名称等,演出为徽、京戏班。班社有鸿春班、临众徽。另有三元班、如意班、长春班。后为复胜班、庆春堂、爱屏堂、庆感堂、剧信堂等。并留有班社一图记。(图18)

图18 太子殿万年台后台墙壁上,光绪年间留下的班社合体字一图

该台重修后,壁上留有班社最早的演出日期是光绪七年(1881)。剧目是《三进士》、《杨河塘》、《□龙会》、《荞麦记》等。另题写有:“鸿春班在此乐也”,“临众徽到此一叙”。庆感堂题记内有“特请”、“客串”;“三元班拜,……保班清吉(洁)平安”,“八月二十四日开台大吉庆”等。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临众徽演出剧目有《凤凰山》、《打登州》等。复胜堂三天日戏记有:《八卦图》、《下河东》、《六月雪》、《金雁桥》、《打龙棚》、《渭水河》、《忠孝全》约三十本。“夜通宵”演出有:《取成都》、《六部审》、《反皇城》、《独木关》约十本。一九五四年元月五日剧信堂演出有:《小放牛》、《吕蒙正赶斋》(全本)、《卖余粮》、《平顶山》(全本)、《姑劝嫂生产》、《姑劝嫂上冬学》、《血汗衫》、《琵琶词》(全本)、《新补缸》、《百日缘》、《贩马记》共十本。

一九四九年建国前夕,演于该台的主要班社是昌化大戏班,可能系指浙江昌化的徽班,及高傻子等班。建国后,该台也打破非徽、京班不能登台的惯例,花鼓、黄梅;专业、业余,均能登台呈艺。

宣邑泾县西阳双台、宁国县方塘万年台的三台题记之发现,对清末安徽戏史中皖东南徽京班社、剧目以及演出提供了生动、翔实、有力的佐证。因此,除戏台本身建筑的文物价值而外,题记具有难得的文献价值,弥补了安徽剧种史料中这一方面的空缺,十分珍贵。

五、宁国县汪溪乡小汪村戏楼子(乡台)

戏楼子(戏台)原为汪姓祠堂公屋,占地长约16.8公尺,宽约9.3公尺,共两进。前进三间,中为堂屋,两边各有一厢房,后被改造为戏楼子。前三间宽约9.3公尺,中间戏楼主台部分约6.5公尺,全深约6.8公尺。(图19)

图19 1987年所见宁国县汪溪乡小汪村乡台全貌

同治七至八年(1868-1869),“下江南”之移民骤增,屋处集市,汪姓遂将此屋前进三间改为茶肆。后因赌风渐盛,便将此三间改为高约1.2公尺之戏台。平时台上设赌,如遇酬神赛会,便联系地方之草台班,一班三、五、七人不等,入台演唱,一台两用。这时的赌局,便改移于后进屋内。

此台非正规之戏台,无乡规民约之约束。本头戏之零段、生活小戏,甚于俚曲的坐唱均可登台,更无花鼓、黄梅不能登台之说。虽称戏楼子,村民一直称赌博台。

此台的延续时间也较长,今日可当作历史旧习之一瞥。

2015.8.29初稿

(作者系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编剧,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