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改革开放40年: 阅读,是我们精神家园的一次次文化洗礼。

原标题:改革开放40年: 阅读,是我们精神家园的一次次文化洗礼。

中国社会始终处于急速的变化之中,与此相伴,中国人的读书生活也不断变幻着场景和主题。40年的阅读史,某种程度上可看做一部思想演化史,一部社会变迁史。其中,既有某种历史的必然,也有诸多的风云突变和意外百出,甚至显得光怪陆离,难以用言语描述。而今,改革还将继续,阅读不会止步;阅读不仅改变个人,终将改变中国,影响世界,并凝聚我们的文化精神家园。

1980—1990年代:思想领域的开放从阅读开始

十年浩劫一结束,人民急需吸收思想文化的营养,书成为思想领域开放的第一个突破口。1978年8月11日,上海《文汇报》整版刊登了一篇7000余字的小说,题目叫《伤痕》。因此当天的《文汇报》加印至150万份,当时有种说法是:“全国读者的眼泪足以流成一条河。”24岁的新生卢新华一夜成名。此后,刘心武的《爱情的位置》,蒋子龙的《乔厂长上任记》一经发表,各大报纸争相转载。

当时,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痴迷”阅读现象:男读武侠,女读言情。武侠的代表是金庸、古龙,言情的代表是琼瑶、亦舒。然而,在一片声讨中,琼瑶、金庸们迅速占领了市场。而接踵而至的是三毛的《万水千山走遍》,她所提供的所谓国际化的经验,传递的那种浪漫气质,打动了一代青年人,满足了人们开眼看世界的愿望。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后期,汪国真成了炙手可热的文化明星。那时,抄录汪国真的诗是一种时髦,其诗集销量达数十万之巨。汪国真迎合了当时的时代趣味,用更通俗的方式,表达思想解放的主题。同时,美学热兴起,李泽厚的著作,萨特、尼采,包括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成为当时的流行读物。柳鸣九的《萨特研究》也非常轰动,“他人即地狱”、“人,诗意地栖居”成为一时的流行语。

那时纯文学如同流行文学一样流行,文学期刊经常脱销,伤痕文学、反思文学、改革文学,王蒙、刘心武、梁晓声的作品都很流行。那时候,全中国都在捧读同一部作品,譬如,柯云路的《新星》、张贤亮的《绿化树》,看同一部电影,譬如《天云山传奇》。而今,回忆起那段时光,读书人给出的都是一个相同的结论:那是一个洋溢着激情的阅读饥渴时代。

1990—2000年代:文化娱乐生活因阅读而多彩

上世纪90年代社会背景的关键词是市场经济。80年代后期开始兴起的先锋文学,苏童、余华、莫言、格非、马原的作品,到90年代居然成为了一种时尚符号;同样尴尬的还有张爱玲热、林语堂热、梁实秋热、王小波热、《围城》热,以及周作人散文的兴起,在不断的文化生产中一层层的被剥去了本来丰富的内涵,塑造成了精致而易于消费的“精品”。不过,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不仅大热,还感动了整个中国。

张爱玲的小说被当做了“高等调情”的妙品,她的妙语被滥用,成了女性生活趣味指南;“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钱锺书,因《围城》热卖而走向民间,人们随便套用“围城”的比喻人生。1993年引起知识界和大众共同关注的贾平凹的《废都》,似乎更能说明这种奇怪的阅读图景,知识界看见的是人文精神的崩塌,而大众热议的是“此处删去××字”的情色描写。

有人评价此时余秋雨的散文是一种文化消费品,但却比汪国真的诗更加“耐用”,因为它不仅是用以点缀生活的“文化口红”。90年代市民化书写、市民审美趣味占据了文坛的广阔领域,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出版业走向。譬如,“新写实”的代表人物池莉的作品,由平民“仿真”走向了都市传奇,跟大众文化趣味一拍即合;一批作家,比如皮皮、张抗抗等,关注当下社会生活中引起的情感、家庭、伦理的变化,《遭遇爱情》、《情爱画廊》等一批小说被改编为电视剧,海岩也在此时崭露头角;同时,名人传记广为出现,赵忠祥、庄则栋、倪萍、杨澜、姜昆、宋世雄、吴士宏等成为时代偶像。

90年代末,《老照片》的出版开启了一个读图时代,二月河的“帝王系列”开创了电视、图书互动的出版新格局,而实用管理类的书也越来越风行,《谁动了我的奶酪》、《穷爸爸,富爸爸》成为一时之流传;大到国家小到组织乃至个人的生涯设计,一波又一波,诸如《学习的革命》、《比尔盖茨给青少年的11条准则》、《哈佛女孩刘亦婷》都表明我们在以不同的方式寻求个人的发展方式。所以说,90年代的阅读,是一个阅读是丰富多彩的时代。

2000—2010年代:来自文化回归与复兴的呼唤

跨越千年,新时代的流行文化,已经成为最汹涌的文化潮流,功利阅读成为最主要的阅读动力。流行文学带有明显的游戏色彩,全然架空历史的想像写作,人物随意进入文本,犹如在游戏中扮演一个角色,成为这类作品的特点。

商业文化此时已成为主导文化,企业家的传记广为流行;而中国越来越加入世界大家庭,告别民族悲情,需要一个中国和世界关系的解释,这种解释是理性的探讨,如《世界是平的》,而非90年代的宣泄性的《中国可以说不》;其次,解释中国,通过商业经济来解释中国,而世纪初的中国作为世界新舞台,也激起了国人对大国的想像,《大国崛起》的流行正是说明了这一点。

如何应对现实生活挑战的阅读成为一时之流行。《孙悟空是个好员工》、《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细节决定成败》、《蓝海战略》、《圈子圈套》等职场书广为流传,一直是白领阶层的主要充电读物,市场的逻辑就是在竞争中胜出,在就业压力下,增加有用性保持竞争力,成为流行阅读主要目的之一。至今仍然畅销的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很多人就认为这本“讲史书”更大程度上像是一本职场宝典。

一部《品三国》,让易中天迅速走红全国。易中天、于丹等成了畅销书榜首作家,刘心武也借着电视解读《红楼梦》再红了一把……传统文化是我们的心灵鸡汤,是滋养中华民族的精神营养,是我们每个人灵魂的安歇之所,国学图书的热销反映了国人对传统文化割舍不下的情结,反映了大家对优秀传统文化回归与复兴的呼唤。而浅显易懂的读史热,正好说明了国人的这一需求。

这时期是80后年轻人文化主导的社会。他们中的郭敬明以《幻城》和《梦里花落知多少》接连在2003年文学畅销书排行榜上位居前列,张悦然等人也以《葵花走失在1890》等作品赢得年轻读者的喜爱。网络文学的出现,也给人们的阅读带来了很大的空间,痞子蔡和安妮宝贝等人的作品在网络中迅速走红。一种全新的青春心理体验、没有历史负重感的写作,取代了原来的社会现实描写。

2010—现在的年代:文化自信温暖我们的生活

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王蒙是文化自信的提倡者,他是当代具有标志意义的作家、学者,其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文化符号,他的《得民心得天下》、《王蒙讲孔孟老庄》、《王蒙谈文化自信》、《中华玄机》等书,具有不一样的眼光和品格。

2010年代中国作家逐渐被世界认可。莫言获得2012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他的获奖,是慰藉,是证明,也是一种肯定,更是一种新起点的开始。莫言的获奖,促进了国人读书的热情,更展现了东方文化的自信。2015年刘慈欣凭借作品《三体》,获得被称为科幻界“诺贝尔奖”的雨果奖。曹文轩获得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成为中国首位获得被誉为“儿童文学的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曹文轩的获奖,确立了中国儿童文学的自信。

贾平凹几乎每隔一两年就会有长篇问世。读他的《秦腔》、《古炉》、《带灯》、《老生》、《山本》,总能够感觉到一个时代的命运,感觉到贾平凹的悲天悯人。张炜耗时22年著成长达450万字长篇小说《你在高原》,引起文坛的巨大震撼。麦家以《解密》、《暗算》、《风声》、《风语》等独门武器迅速崛起于文坛,书写出一代知识分子时代命运的无辜与无助。迟子建的《群山之巅》彻底洞悉了人世间的“温暖和爱意”,真正赋予了生命的美丽与庄严,借此让温暖照亮生活的世界。

2010年代也是一个“微阅读”的时代,最显著的标志是,张嘉佳凭借《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的畅销,荣登作家富豪榜榜首。张嘉佳的故事,有念念不忘的美好,有爱而不得的疼痛,有生离死别的遗憾,有一再错过的宿命,也有喧嚣之后的回归和温暖。刘同的《你的孤独 虽败犹荣》,用最温暖的笔触诉说:孤独不是失败,它是自己与自己相处与对话最好的时光。大冰的《乖,摸摸头》、《阿弥陀佛么么哒》、《好吗好的》等,风格是只讲故事,不说大道理。

随着城市的发展,都市人都渴望着逃离束缚,旅行已经成为国人生活的一部分。那么旅行究竟有什么意义?能给我们带来哪些变化?对此,毕淑敏最有发言权。《非洲三万里》、《美洲小宇宙》、《破冰北极点》、《南极之南》,毕淑敏在用一个个脚印丈量这个世界的同时,向世人展示,旅行是灵魂的升华。中国职业旅行第一人小鹏,他的《背包十年》,用坚持实践梦想,10年背包生涯,是一本现代社会励志的心灵鸡汤。

40年,我们读到了无数好书,有些被记得,有些被遗忘,有些被湮没,有些被漠视。但他们担负起启迪民智、繁荣文化的重任,更见证了一个伟大时代的崛起!更长的历史也在告诉我们,忘记的会重现,消失的会再来,人类的故事,终归是文化的一次次洗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