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快播团队辛酸发币史:欲借币重生,最终难逃凉凉

原标题:快播团队辛酸发币史:欲借币重生,最终难逃凉凉

2018年9月3日,快播的破产清算申请生效,一些宅男在祭奠快播上的青春;而李丢丢则在四处打听,“快播破产了,流量矿石会不会彻底凉凉?”

流量矿石是原快播团队推出的区块链共享CDN平台,从2013年到2018年,三次升级,两次发币,可每一次稍有起色就被政策铁拳按在地上摩擦,最后神奇般地收获了来自“韭菜”的同情。

2014年下半年,宅男在百度搜索的后缀逐渐从“快播”变成了“网盘”、“百度云”、“番号”……但快播以及王欣这个名字仍然被很多人念叨着。当王欣在法庭上喊出“技术无罪”的口号时,无数人为之虎躯一震,可王欣似乎少说了半句话,“有罪的是人性的贪婪”。

快播团队似乎就成为了这后半句的反面例子。

王欣入狱前的快播挖矿

2013年,快播如日中天,一片兴盛。

谁也没有察觉到危机在逼近,快播的种子仍在神州大地上生根发芽,一个名为“流量矿石”的项目在这一年破壳而出。

快播技术人员借鉴了比特币挖矿的方式,让用户将闲散的ADSL带宽共享给有需要的企业,当时仅需要在电脑上安装一个软件,即可成为一个CDN共享节点。而作为回报,贡献带宽的用户可获得流量矿石,并且可将账户内的流量矿石在交易系统中进行变现。

当时,区块链还不知为何物,而共享经济一片红火,所以大家称这种模式为“CDN共享经济”,借着共享经济的概念以及快播的美名,流量矿石迅速笼络了一大批忠实用户。

李丢丢就是早期用户的一员,2013年11月底,身为上班族的他将自己打游戏的电脑打造成了矿机。据他介绍,当时每天能够挖15kg的流量矿石,1kg的价格最高有4块多,因此他每天靠共享带宽可以获得60元钱的收入。钱虽然不多,李丢丢还是觉得高兴,用流量矿石社群中常见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挂机挖矿,为社会贡献;买卖矿石,为自己赚钱。”

背靠快播数亿的用户群,流量矿石取得了巨大成功,一度被称为中国版的比特币。流量矿石项目也被评为快播2013年最佳创新项目,由王欣亲自授予“CEO特别奖”。

然而,好景不长,2014年王欣被抓入狱,犹如晴空霹雳,整个快播公司陷入停摆,流量矿石项目也面临着瘫痪解散的风险。

危机时刻,流量矿石创始人,当时快播的产品总监黄胜带领快播原技术团队,另立门户,成立深圳市云帆流量科技有限公司独立运营流量矿石,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龙振华,同时也是原快播旗下游戏平台快玩游戏现在的实际控制人。

总之,困境之中,流量矿石项目得以保存下来,快播团队携矿而行,开始了二次创业。

1CO和IMO,团队的自我救赎

没有了王欣的快播,轰然倒塌;没有了快播的流量矿石,一地鸡毛。

在很长时间内,人们似乎遗忘了流量矿石的存在,尽管在这期间流量钻石发布了企业合作策略,试图挣扎,但仍然不温不火。

据李丢丢回忆,在2015-2016年期间,流量矿石基本是瘫痪状态,由于需求减少挖矿完全不赚钱,使用50M的光纤,一天下来只能挖0.1kg,折合人民币才2毛多钱。

直到2017年,1CO和数字货币让流量矿石重新看到了希望。

在比特币价格疯涨的引领下,整个数字货币市场迎来空前的狂热与繁荣,每日上扬的K线犹如印钞机一般,层出不穷的1CO创造一个个财富自由的神话。

黄胜和他的团队也坐不住了,他们决定发币。

流量币,“LLToken”(简称:LLT)便在火热的币市行情中应运而生。

按照白皮书信息显示,LLT是“流量矿石”项目区块链化升级后的数字货币,基于ERC-20协议发行,总量10亿枚,其中私募3000万枚,公开1CO1.5亿枚,并且以前的流量矿石可以按照1:10的比例兑换LLT。

2017年8月,LLT正式开始按照1ETH=4150LLT(按当时价格计算约合0.5元RMB)的比例开始1CO。当时正值国内1CO最火热的时候,再加上LLT以“快播原班团队人马打造”作为噱头,LLT迅速吸引了大量投机者关注参与。

8月25日晚8点,流量矿石在币安、1COINFO、币投资等五个平台上开启了1CO,LLT被哄抢一空,在币安仅用了3分49秒就完成了6000万LLT的1CO认购。按照计划,流量矿石共募集超过3万个以太坊。

可来不及高兴,监管的重棍马上给了流量矿石团队当头一棒。

9月4日,央行等7部门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宣布1CO为违法行为。监管重压下,项目方纷纷清退代币,流量矿石也不例外,只能被迫退币,财富自由梦碎。

然而1CO失利,并没有阻挡流量矿石赚钱的心。

流量矿石团队迅速在11月做出调整,一是在交易平台龙网上线LLT;二是发布了挖矿硬件——流量宝盒。

与迅雷发布的玩客云类似,流量宝盒可以将用户的闲置宽带共享,作为奖励,可以获得流量币LLT。

11月13日,首批“流量宝盒”正式开抢公测资格,超10万人预约,最终耗时1分03秒,首批流量宝盒被一扫而光。随后,又开启了第二批预约,预约人数达到了惊人的300万人。

在某二手交易平台,原价559元的流量宝盒价格被炒高一倍,LLT价格也逐步攀升,投资者似乎找到了发财致富的神秘宝盒,而流量矿石团队似乎也认为自己寻觅到了一条无风险的财富自由之路。

事实证明,这只不过是一时的幻觉。在经历王欣入狱,快播停摆;94叫停1CO两次重大挫折后,流量矿石团队迎来了第三次重挫。

2018年1月12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的《关于防范变相1CO活动的风险提示》中指出,IMO(以矿机为核心发行虚拟数字资产)模式属于变相1CO活动,其中特别提到了迅雷发行“链克”这一事例,称其本质上是一种非法融资行为。

在监管和舆论的双重压力之下,迅雷选择妥协,1月16日,玩客云官网发布公告称,迅雷将不再支持用户间转账的功能,这也意味着迅雷的“链克”彻底失去了交易投机的功能。

迅雷已经妥协,流量矿石也不再挣扎。

1月17日,流量矿石官方发布了两则消息,宣称将关闭大陆地区的官网转账功能;1月26日,数字货币交易所龙网DragonEx发布公告下架LLT。

至此,流量矿石三次梦碎,基本宣告死亡!

借币重生,难逃凉凉

“他们太惨了,我买矿机其实亏了一点钱,但我不会去维权。”对于流量矿石团队的遭遇,李丢丢表现出极大的同情,“每一次都是在做出一点成绩之后被狠狠地按了下去”。

李丢丢还告诉记者,在经历王欣入狱,1CO被叫停,IMO被监管之后,流量矿石并未放弃挣扎,他们通过新发一个币,让以前的流量币LLT死而复生,这个项目的名字叫做——Snetwork。

根据官网介绍,Snetwork是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共享计算平台,概念和流量矿石如出一辙。

Snetwork也推出了自己的代币SNET,持有流量矿石LLT的用户可与SNET进行1:1的等量兑换,目前,SNET已经上线gate.io、CEX.com等四个交易所。

也就是说,SNET成为了LLT借尸还魂的傀儡,用户依然可以用流量矿石矿机挖LLT,并将LLT兑换称成同比例SNET,并在市场上进行交易。为了方便用户进行兑换,在流量矿石的社群中,官方特意给出了LLT兑换SNET的变现教程。

同时,查看LLT和SNET的智能合约代码详情,发现其代币的主要筹码都被同一个地址所控制,这似乎也说明了这两个币本是同根生。

然而在这样的熊市中,SNET的存在也无力挽回流量矿石的颓势。查看流量矿石的官方淘宝店铺中,最近一个月仅售出3件,累计评价24条;SNET币价也从上线初的0.98元下跌到10月23日的0.16元,跌幅达78%,24小时成交额仅为54万元。

为此,团队毅然改变思路,另立门户,推出专门的SNET矿机宝盒。

10月15日,SNET发布锁仓送矿机计划,3000个SNET锁仓一年半免费就送SNET挖矿宝盒一个,无奈社群反响平平,似乎大家都没看到这个消息。

“大家已经没了共识,不愿意再来玩这个游戏了。”作为2013年就入场的老韭菜,李丢丢也厌倦了这一切,更多只是一个旁观者。

从一机难求,到锁仓就送,10个月的时间,流量矿石见证了币市牛熊,矿机兴衰。

一次破产,两次监管,两次发币,没有了福利的快播,原团队在发币的路上横冲直撞却不得门路,可笑的是,在多次监管打压后,他们收获的居然是韭菜的同情。

(来源: 深链财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