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玉菡、北静王、忠顺王爷,真的会合伙陷害宝玉吗?

原标题:蒋玉菡、北静王、忠顺王爷,真的会合伙陷害宝玉吗?

题:蒋玉菡、北静王、忠顺王爷真的会合伙陷害宝玉吗?

文/王晓丰《红楼梦断三百年》

在研究《红楼梦》的过程中,大家真是大显神通,很多人真的入了迷,甚至相当的走火入魔,昨天有个网友兴冲冲地告诉我一个发现,在第二十八回里有个非常重要秘密,蒋玉菡与宝玉认识得非常奇怪,还送给了宝玉一条汗巾子:

琪官接了,笑道:“无功受禄,何以克当!也罢,我这里得了一件奇物,今日早起方系上,还是簇新的,聊可表我一点亲热之意。”说毕撩衣,将系小衣儿一条大红汗巾子解了下来,递与宝玉,道:“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昨日北静王给我的,今日才上身。若是别人,我断不肯相赠。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

昨天王静王刚刚送给蒋玉菡的汗巾子,今天就被蒋玉菡转送给了宝玉,这也太不珍惜了吧?怎么会这么巧?为什么忠顺王爷府的蒋玉菡要跟北静王关系如此密切?

然而在第三十三回宝玉挨打的故事里,忠顺王爷的长史官前来找宝玉的麻烦,成为宝玉挨打的重要原因之一。长史官非常不客气,点名要宝玉提供蒋玉菡的信息,宝玉一开始还假装说不知道,没想到长史官说出一番话让宝玉目瞪口呆:

那长史官冷笑道:“现有据证,何必还赖?必定当着老大人说了出来,公子岂不吃亏?既云不知此人,那红汗巾子怎么到了公子腰里?”宝玉听了这话,不觉轰去魂魄,目瞪口呆,心下自思:“这话他如何得知!他既连这样机密事都知道了,大约别的瞒他不过,不如打发他去了,免的再说出别的事来。”

因说道:“大人既知他的底细,如何连他置买房舍这样大事倒不晓得了?听得说他如今在东郊离城二十里有个什么紫檀堡,他在那里置了几亩田地几间房舍。想是在那里也未可知。”那长史官听了,笑道:“这样说,一定是在那里。我且去找一回,若有了便罢,若没有,还要来请教。”

这么机密的事为什么这个长史官了解得这么清楚呢?这个汗巾子可是贴身之物,一般人怎么可能知道呢?难道是薛蟠告的密?似乎不太可能,他因为生得太丑,没有占到蒋玉菡的任何便宜,那天刚刚把蒋玉菡拉到那天的宴席上,就被宝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抢走了,结果闹得薛蟠很是气愤,似乎他偷听到了二人换汗巾子之事,但就会因此告密吗?

实际上薛大傻子没心没肺的,做这样的坏事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他喜欢直来直去,这一点很招人喜欢,肚了里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如果不是他的话,难道是北静王使的不?问题是东西都送出去了,难道他还去要不成?再说他怎么会知道如此隐私之事?那会是谁走了露了消息呢?

于是这位网友大胆推测,很有可能是北静王、忠顺王爷,甚至还有薛蟠三个人做了一个局,勾通好了坑害宝玉,先是通过薛蟠让蒋玉菡来认识宝玉,然后非要找机会让蒋玉菡送汗巾子给宝玉,之后又顾意让蒋玉菡离家出走,再让长史来贾家要人,并通过这个汗巾子让宝玉倒霉。

这肯定是个局,都是套路!这样做很有可能因为他们与元春有过结,所以才用此狠招,这也是后回北静王和忠顺王爷坑害贾家的伏笔。问题是这样吗?

应该说这个猜测过于大胆了,如果宝玉那天不动了龙阳之念,或者根本就没有送东西给蒋玉菡,那蒋玉菡就没有机会把汗巾子送给宝玉,那这个局就根本做不成,之前的一切安排就会落空。所以这一猜测有些过于纠结于表面故事,实际上作者想得确实没有那么多,有些过分解读了。

我认为书中有不少情节是经不起仔细推敲的,因为作者这样处理是为了敷衍一个看似合理的表面故事,不能太纠结于其中,不然会发现特别多阴谋。而且一定要对《红楼梦》成书有深刻的了解,不然就可能会出现一些笑话。可惜的是现在有太多的人是用这样的方法来研究,所以得出来的结论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