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这位上将曾与蒙哥马利元帅一较枪法,元帅警告:谁打中国,进得去出不来!

原标题:这位上将曾与蒙哥马利元帅一较枪法,元帅警告:谁打中国,进得去出不来!

作为新中国的开国领袖和人民军队最高统帅,毛主席对麾下的战将可谓钟爱有加、了如指掌。

对于十大开国元帅,毛主席给其每人都做过中肯评价和由衷赞誉。特别在1963年12月罗荣桓元帅逝世时,他还挥泪写下了感天动地的《七律·吊罗荣桓同志》。那句“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不知打动了多少人。

对于被授衔的千余名开国将军们,毛主席也在不同场合和地点,对其中的许多人作过诙谐有趣的评价和赞誉。不妨借助史料在此盘点几位:

对开国大将罗瑞卿,毛主席曾经诙谐地表扬他,称“天塌下来,有罗长子顶着”。

罗瑞卿是从革命战争年代起由毛主席一手培养起来的高级将领。1949年到1959年,他受命担当共和国第一任公安部部长,被人们称为毛主席的“大警卫员”。

毛泽东不仅说过:“天塌下来有罗长子顶着”,还说“罗长子往我身边一站,我就感到十分放心。”

有史料介绍,1960年12月25日,毛泽东在过生日前夕,对他的部分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说的:“今天在座的,受过我批评最厉害的是汪东兴同志,除他之外,还有罗瑞卿同志。我骂过他们,要他们从房子里滚出去。罗瑞卿说,就是因为受过我的严厉批评,他就谨慎些了。他和汪东兴都是部长、副部长一级的干部,批评后没有什么嘛。”

罗瑞卿把毛泽东看成是老师和长辈,一生对党、对毛主席忠心耿耿,对工作尽职尽责。而毛主席也把他看成是学生和子弟,对他十分信任。

毛主席对开国将军评价流传最广的,当属对大将许光达主动让衔的评价,说他“是共产党人的一面镜子”。

史料记载,1955年秋天,许光达在得知自己将被评为大将军衔时,心里很不安。周恩来为此特地让他的老上司贺龙去做他的工作。贺龙说:“这次授衔,十个元帅、十个大将,是毛主席、中央军委几位副主席反复研讨、权衡,又照顾各方面而决定的。”

许光达沉默了一会儿说:“毛主席、中央军委对我的信任,我衷心感谢。但与其他几位大将比,无论德、才、资,均不如他们。我请求贺老总把我的意见反映到中央军委,改授我上将衔。”

随后,许光达又亲笔给毛主席写了一份“降衔申请报告”,要求“授我上将衔,另授功勋卓著者以大将”。

毛主席在看完他的“报告”后,深受震动。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毛主席深情地说:“同志们,今天我要向你们介绍一位甘心把自己的级别降低的人,他就是许光达同志!

毛主席神情严肃地对朱德、彭德怀、陈毅等军委领导说,“这是一面明镜,共产党人自身革命的明镜。”“不简单哪,金钱、地位和荣耀,最容易看出一个人,古来如此!”

毛主席说到此,站起来推开身后的窗户,转过身又深情而感慨说“五百年前,大将徐达,二度平西,智勇冠中州;五百年后,大将许光达,几番让衔,英名天下扬。

1958年春,开国上将陈士榘调任军委工程兵司令员,率领十万大军开进天山和祁连山相交的罗布泊地区,在渺无人烟的戈壁荒滩建设我国核试验基地。

在陈士榘将军指挥下,官兵们战天斗地,克服重重困难,不分昼夜加紧施工。历经两年艰辛,终于在1960年8月提前3年完成工程任务。

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在罗布泊试验基地爆炸成功!

在此后中央和中央军委直属机关举办的1965年新春联欢会上,毛主席特意走向参加晚会的首都驻军领导人中间,他找到陈士榘,上前握住他的手,笑着说:“祝贺你,工兵王陈士榘同志,你们工程兵立了大功啊!”

陈士榘赶忙回答道:“是主席领导得好啊!”此时,时任国防科委主任的张爱萍上将正好从旁边走过,毛主席拉住他,指着陈士榘说:“你们做窝,他们下蛋,我们中国人民说话开始算数了,你们代我向全体指战员问好!”

陈士榘将军“工兵王”的称谓由此不胫而走。

开国中将皮定均,是人民解放军的杰出战将之一。抗战时期,他曾任八路军太行军区第五、第七军分区司令员,豫西抗日独立支队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率领中原军区第一纵队第一旅突围中原,创下世界军事史上的奇迹。此战,使皮定均名震天下,他的旅队被称为“皮旅”。毛主席也深深记住了他的名字。

建国后,皮定钧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4军军长兼政委,1955年授衔时,皮定均被评为少将军衔。毛主席看到报告材料后,挥笔批下了后来流传甚广的六个字“皮有功,少晋中”。据说,这也是毛主席在授衔时罕见的破例。

开国上将杨勇曾得到毛主席“杨勇上将、上将扬勇”的评价。毛主席为何改用了一个“扬”字,一语双关地赞扬这位手下爱将呢?

史料介绍,1960年5月底的一天,访华的英国元帅蒙哥马利来到中国军营参观,杨勇作为北京军区司令员负责接待。

蒙哥马利和杨勇坐在观礼台上,看中国士兵军事表演。只听“砰”地一声枪响,被击中的靶子翻转,背后的字马上显现出来,数枪过后“欢迎英国军事代表团”九个大字整整齐齐映入眼帘。士兵们又放气球升空,举枪射击,弹无虚发。

接下来的投弹、格斗等表演,同样精彩纷呈。蒙哥马利看得津津有味,时不时鼓掌叫好。

当看到500名解放军士兵组成方队,进行刺杀表演时,蒙哥马利元帅提出想下到队列中看看,并提出了一个怪异的要求:请士兵们脱下军帽。

杨勇司令员虽然摸不清这位外军元帅的意图,还是爽快地答应了。士兵右手持枪,左手脱帽立正站好。蒙哥马利踱入队列,目光从每一位士兵的脸上扫过。

原来他看到士兵们刺杀技能娴熟,队列又整齐如同一人,以为是集中起来的服役多年的军官,便想观察一下他们的年龄。当他看清的都是一色的年轻小伙子,心中不由暗暗惊叹。

这时,蒙哥马利元帅又从一名士兵手中抓过半自动步枪,稍稍瞄准,扣压扳机,一枪将远处靶场的钢板击落在地,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他转身把枪递给杨勇将军,脸上流露出不经意的微笑。这位二战欧洲战场上最出色的英军指挥官,除了擅长指挥室里运筹帷幄之外,一手枪法也同样令人大开眼界。

蒙哥马利元帅知道杨勇将军曾在朝鲜战场上指挥作战,并有骄人战绩,他想试试杨勇的枪法如何,看他是不是位称职的军人。

杨勇马上明白了元帅的意图,他随手接过压好子弹的步枪,举起便射,“砰、砰、砰”连发九枪,前方九块钢板全部应声倒下。虽然许久没有在战场上冲锋陷阵了,但杨勇“神枪手”的本领并未丢掉。

蒙哥马利元帅当场没有发表见解就离开了。但他在三天后到香港接受采访时,却对中国军人的钦佩溢于言表,并向各国发出警告:“在这里,我要告诫我的同行,不要同中国军队在地面上交手,这要成为军事家的一条禁忌,谁打中国,进得去出不来。”

消息传来,毛主席非常高兴,他一语双关地评价说:“杨勇上将,上将扬勇”

开国中将中的独臂将军余秋里,曾被毛主席赞誉为“老实人”。

1955年授衔时,资历不低的他只是获授中将衔,但是毛主席说了一句话,:“这个人是个帅才,在建设方面,很多上将都不如他。

红军长征时,任红第二军团18团政委的余秋里,曾率部担任红2军团前卫,在贵州威宁县则章坝掩护军团西进的战斗中负重伤,仍坚持北上,中途截去左臂。抗战前的1936年11月,余秋里进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

毛主席见到他时说:“秋里、秋里,你这个名字很有诗意啊!”

余秋里却很羞涩地回答:“主席,我这个名字其实很土。小时候家里穷,请不起先生起雅名,所以家里人就把我叫狗娃子。后来参加了红军,领导问我叫啥名字,我说不上来,又问我是啥年月日出生的,我回答说,我妈说我是割谷子后的秋天里生的。领导一听就说,那你就叫余秋里吧。”

毛主席也听笑了,就说:“好嘛!秋里这名字蛮好的,秋天总是个丰收的季节,又是火红的岁月。”

1957年,时任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的余秋里,被通知去中南海见毛主席。毛主席见到他就问:“今年多大了?”“报告主席,今年42周岁。”

毛主席点了点头,用商量的口吻说:“中央想让你跟李聚奎同志对调一下。你看怎么样?”余秋里一听,连忙说,我不懂那些科学呀,我只上过几年私塾。怕给党造成损失!

毛主席半开玩笑说,你是怕脱军装吧?脱下军装你还能发笔财哩,再说部级干部,随时都可以穿军装嘛。就这样,1958年余秋里来到了国务院石油部当部长。

此后,余秋里曾任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他1982年9月重回部队,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 1999年在北京逝世。

在1955年开国授衔时,年刚34岁的将领吴忠被授予少将军衔,成为我军历史上最年轻的开国将军。

吴忠1933年不满13岁参加红军,解放战争时任晋冀鲁豫军区第七纵队20旅旅长。1948年11月淮海战场,吴忠率20旅参加合围国民党军黄维兵团作战。

在十数天的攻击作战中,20旅连克王庙台、杨庵、小部庄等地,尤其是在四攻小马庄的战斗中,吴忠指挥59团担负主攻,为配合中原和华东野战军速歼黄维兵团做出了贡献。

对他在淮海战役中的贡献,毛主席评价说“无(吴)忠者,有忠也。

1952年,吴忠从南京军事学院毕业后,被任命为志愿军第十二军第31师师长,率部入朝作战。归国后,历任解放军第一个机械化师师长、第40军副军长、军长。之后曾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副司令员。

1971年,在“九·一三事件”发生前夕,毛主席乘专列回到北京丰台车站。他召见的第一批领导人中,就有时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的吴忠。见面听汇报时,毛主席再次说了他二十多年前曾说过的评价“吴忠有忠”。不难看出毛主席对他的始终信任。

1979年,已经58岁的吴忠将军重上战场,亲自挎着自动步枪在热带丛林中指挥部队进行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为自己军旅生涯留下一笔光彩记录。

1990年2月,吴忠在海南岛因车祸不幸逝世,终年69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