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正文

吕大盟:我把人生活成了一场即兴喜剧

原标题:吕大盟:我把人生活成了一场即兴喜剧

这是「How To·100计划」的第15篇原创家庭文章,由大观家庭和搜狐母婴联合推出。

2010年的夏天,25岁的吕大盟深陷“生活空虚”的苦恼中(其实就是闲得慌)。为了打发空闲时间,他打开豆瓣同城,开始搜罗自己感兴趣的活动,突然他看到一个“即兴喜剧表演工作坊”的帖子。“不需要貌美如花,也不需要会唱能跳18般武艺俱全,只要你参与,就能变得妙语连珠!”这句宣传语打动了已经内向了25年的大盟——这也许是个能打开自己的新方法。而就是这样一次尝试,领着他进入了“即兴喜剧”的大门。

和即兴喜剧的初次相遇

活动当天,工作坊租了北影厂大院的一个教室举办活动。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艺术”的冲击:屋里各种镜子、灯以及假发等各种道具,墙后边贴着各种大师的画报,“应该有一张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在来之前,他又复习了一遍《喜剧之王》,对那本《演员的自我修养》印象深刻。

大盟形容自己当时“跟一见钟情似的”,整个人都沉浸在飘飘然的艺术氛围中。但随后发生的事情,让飘起来的他又软软地“摔在了地上”——老师让两位勇敢的同学主动上台做游戏。底下没有一个人举手,大盟为了打破尴尬,就低低地举起了手,希望老师不要看到。很不巧,他被老师和同学们用掌声请到了台上。

▲在上即兴喜剧课的吕大盟

站到台上后,他脑子一片空白,就连游戏开始都没反应过来,更别说接搭档的话了。老师就不断地给提示:不要着急,观察你的同伴身上的细节,有没有什么能用的。在老师的引导下,他才慢慢回过神来,顺着老师给的可能性一句一句往下接。

后来他才知道,老师在引导他做“Yes,and…”,也就是支撑即兴喜剧演下去的第一铁律。因为即兴喜剧没有事先写好的台词和剧本,表演情境需要由观众去设定。如果说“不”,就等于拒绝故事往下发展。所以演员在台上时,必须在“Yes”的状态里进行表演,即毫无条件地接纳自己和同伴,就算在有失误的情况下,也是一样。演员有时自己都不知道会抖出什么机灵,弄出什么搞笑的事了,甚至仅仅是笑场、接不上话这些表演里“真实的瞬间”,就足以令人捧腹了。

说实话,他完全不记得当时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只记得台下的同学们给了他“山呼海啸”般的笑声,这让他第一次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于是一期之后又一期,大盟逐渐成为了工作坊的固定成员,还和老师与同伴们创立了中国第一支欧美喜剧团队。尽管后来因为个人原因离开了,但并不妨碍美式喜剧的DNA融入到他的生活里——学会说“Yes,and…”。

▲吕大盟和自家娃

生活中也能“Yes,and…”

“Yes,and...”不光是演好即兴喜剧的基础,也适用于日常生活。“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场漫长的即兴喜剧,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经历什么。”

在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时,用“Yes”的态度去接纳一切就格外重要。而且用多了“Yes,and...”,容易形成一种习惯:学会称赞、肯定别人、接纳别人。观察身边受欢迎的人就不难看出,他们几乎都是先去接纳别人的观点,然后再表达自己的意见。

而大盟通过自己实践,把“Yes,and...”分成三个境界——

01

不走心的“Yes,and...”,

其实是“Yes,but...”

家庭中的矛盾大多数都是“我被你忽视了,你被我忽视了”,实质就是缺乏沟通。所以当对方说出“你怎么又不理我”之类的抱怨时,先回答“Yes”肯定对方的感受,再用“and”表达自己的想法。但有个问题是,这样的表达在沟通中,很容易形式化。不走心的“Yes,and...”一不留神就很容易演变成敷衍的“Yes,but...”,实际上双方还是自说自话。

02

有共同的目标,

说走心的“Yes,and...”

当处在同一屋檐下,一定要确定两人有没有共同的生活目标,这是婚姻或者家庭能够稳定的要素之一。就像即兴演员站在舞台上,他们的共同目标是把戏走下去,这是说“Yes,and...”的大前提。有了这个目标,每一句说出口的“Yes,and...”就必定是走心的,两个人面对冲突,就能够欣然地说出“Yes,and...”,为彼此做改变。

03

说“No”是一种高级别的“Yes”

极致的“Yes,and...”,一般人是没法做到的,就好比在《大话西游》里,至尊宝被葡萄调侃“假扮猴子”却没生气,还让他再捅自己三刀。但大家毕竟都是俗人,这种心境高度还是看看就好了。

想说“no”时怎么办?

但人生难免有说No的时候。除了那些凡事都说No的杠精们,大多数人也很难时时刻刻都保持说Yes的习惯。老婆提的要求太不合理、爸妈总让孩子做他不想做的事……我真的很想说No,该怎么办呢?

“那就说呗!”在大盟看来,实在无法说出“Yes”的时候,说“No”就是普通人能做到的最高级的“Yes”。“Yes”是对客观事实的接纳,而“No”是那些在事实背后阻碍自己实现目标的东西。这是需要去否定的,不然就成了懦弱无原则,“Yes,and...”也就被机械化地曲解了。

但说No也是一门学问。很多人害怕说No——怕对方不高兴,怕自己丢面子,怕影响两人的关系……大盟对此深有体会。他说自己从小因为内向的性格被爸妈多次“责备”:“你这小孩,怎么见了别人都不说话的啊!”久而久之,他觉得在别人面前不说话是一种错误,便强迫自己“表演”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但只要一得到别人“这小孩挺开朗”的评价后,他就马上闭嘴不说话,因为“在别人面前说话”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而这种扭曲的情感表达也曾经延续到了工作上,一旦遇到什么不舒服的事,他不会说出来,而选择隐忍不发、默默承受,心里却想着“我为你牺牲了这么多,多伟大啊”,直到最后承受不了、情绪爆发。“这种就是典型的把自己当圣母,最后只感动了自己。”大盟坦诚自己曾经也是这样。

但在学习了即兴喜剧之后,他用“Yes,and…”治好了自己的“圣母病”。现在的他,不会再因为有人说“你怎么不跟人说话”而强迫自己“做表演”。“长期研习即兴喜剧,给我带来的是从容和越来越自由的感觉。”

要想在生活中用好“Yes,and…”,先把自己当作生活戏剧的男/女主角,仔细观察、留意自己所处的场景,都有些什么“布景”、“音效”、“道具”,都有些什么人物角色在周围,要察言观色,揣摩他们的角色,以及自己的角色。一句话,对生活保持好奇心。

观察完之后还要倾听,这样才可能去做“Yes And”。而这里的倾听不光要听清楚别人的话,还要随时处在一个准备贡献点子的状态。这样一步步从倾听、跟随中了解、学习,表现出协作、配合,并不断添加新的有价值的信息。

“虽然都是Yes,但每个人有自己说Yes的方式。只有保持好个人一贯的性格、特质、风格,才能成功塑造出自己的本色。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