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473名“被嫌弃”盲人的反转人生!

原标题:473名“被嫌弃”盲人的反转人生!

好在,对于孟杰盲人学校的学生们,有两道光照了进来,一道教会他们自立,一道让他们活得体面,收获自信和尊严,彻底地,反转了人生!

文/天下网商记者 汪帆

摄/天下网商记者 刘飞越

“手指上下翻飞,左右滑动,放到耳侧,2.5倍语速读取,双击进入,再双击退出......”张建立正在使用智能手机上的钉钉软件,查看学校老师的签到情况。

张建立,37岁,河北邢台孟杰盲人学校副校长。和全校93名盲生一样,他的眼睛,捕捉不到一点光明。和全校所有盲生一样,他因为来到这所学校,收获了人生的第一道光。而钉钉、淘宝、支付宝等软件专门为盲人设计的优化,又为他们带来了第二道光。

副校长张建立用钉钉在管理学校教务

截至目前,学校累计有473名师生,因为这两道光,过上了“有尊严的生活”,彻底反转了曾经,“被嫌弃的一生”。

张建立:从“一片空白”到“张校长好”

张建立沿着林荫小道,款款踱步而来。步伐不大,伴随着盲杖“嗒嗒”的敲击声,轻盈从容。素衣黑裤,昂首,一身腰板挺得笔直。沿途遇上村民学生,纷纷驻立,喊上一声“张校长好”,张建立轻声细语缓缓回道“你好”。十月北方的暖阳透过杨树婆娑的影子,摇曳在他的脸上,岁月静好。

这是张建立23岁那年,想都不敢想的画面。

树荫下款款踱步前来的张建立

那一年,他因病视网膜脱落,数度求医无果,余生永坠黑暗的漩涡。“你不会明白这种感受,眼前的东西一天天越来越模糊,直到完全看不见。”

此前,张建立曾梦想当兵,或者开个小厂,而23岁之后,人生对他而言,是“一片空白”。最严重的时候,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长年累月不同人讲一句话,整晚失眠,头发一缕缕地掉。

意外听到的一则广播,救了他。广播里,临近的邢台市有一家盲人学校正在免费招生。为了不拖累家人,也为了免受村人的嘲讽,2003年,张建立在哥哥的陪伴下,踏出家门,去往位于邢台平乡镇东辛寨村的孟杰盲人学校。

张建立用支付宝买菜

没想到,在学校的所见所闻,彻底扭转了他的一生。

“不仅因为这里,有许多和我一样不幸的人。”张建立说,“更因为,从他身上我才知道,再不幸也绝不认输。”张建立口中的“他”,正是孟杰盲人学校的校长——穆孟杰。

穆孟杰:一路卖艺创办学校, “想让他们走得容易些”

穆孟杰今年55岁,距离他创校已经过去了20年。这几年,他把家也搬来了学校,虽然不再主管教务,但还时长在学校里头溜达,看看老师上课,听听学生的悄悄话。

校长穆孟杰

他创办学校的故事,在当地已成为一个传奇。

10岁开始,穆孟杰离家学本事,靠一根竹竿一路向北,去过石家庄、北京,最远到过黑龙江。吃百家饭住柴火堆,被恶人打被狗追,还掉到沟里险丧命。遭了不少罪,穆孟杰没有放弃,一路遍访师傅,学会了说书、推拿、针灸心理咨询等多门手艺。并靠着自己的勤劳,替家里盖了新楼房,娶了老婆,九几年就攒下近百万身家,成了全村远近闻名的人物。

按理说,靠着自己一身本事,全家人也是吃穿不愁了。可偏偏,穆孟杰想到了办学校。办校的想法,在10岁离家那年,就根植在了他幼小的心灵。那一年,一心求学的穆孟杰被盲人学校以“最低初中学历”“年龄太小”“高昂的学费”等标准无情地拒之门外。”

校长穆孟杰每天要绕学校花园走几圈锻炼身体

“我握紧拳头,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办所学校,没有这些条条框框,只要是盲人都能上。”穆孟杰说,“盲人要在社会上立足,必须有一技之长。当初因为学校不收,我走了一条最苦的路。现在有能力了,想让他们走得更容易些。“

1999年,穆孟杰顶住全家人的不解和压力,拿出自己多年积攒的全部积蓄,一砖一瓦搭建起“孟杰盲人学校”,免费接收盲人学生。

史龙华:心狠的“瞎子”教我识字用筷子,还爱上了音乐

史华龙是最早来到孟杰盲人学校的学生之一。

学生们正在学习鼓乐器

史华龙今年30岁,天生双目失明。“我眼睛里没眼球,就是神仙也没有办法啊。”他笑嘻嘻地说。14岁刚被家人送来学校的史华龙可不像现在这么开朗,刚进学校的史华龙,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他战战兢兢,连大气也不敢喘。“我听说瞎子心狠,脾气大,怕不乖被校长打。”此前,史华龙听过穆孟杰的名字。对他来说,那是个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穆孟杰也很快发现了史华龙的不同,这个孩子14岁了,还不识字,而且似乎不爱吃菜,每次只扒拉着碗“喝白饭”。穆孟杰给孩子家里打电话,家长告诉他,史华龙还不会用筷子。

盲人学生的必备工具:盲文和录音机

“你这样是不行的,总有一天要走向社会。要社会认可你,就必须先自立。”史华龙记得那天回来,穆孟杰这样对他说。之后,从最简单的握筷子、汉语发音“bpmf”开始,校长一遍遍地耐心教他,从没不耐烦。史华龙唯一一次见校长红脸,是一次他生病发烧硬抗着不说,校长发现后大声训斥了他。烧得糊里糊涂的史华龙记得,随后校长喊来了医生,在他身边守了一夜,一粒粒药喂他吃进去。

他听到自己心里好像有一声“咔嚓”,紧闭的门被打开了。

大家一起做课间操

家人希望史华龙跟随穆孟杰学习按摩,以后好赚钱,史华龙却爱上了吹拉弹唱。“听过一遍的旋律,我就能用葫芦丝吹出来。”史华龙说,不用看谱,他就能用耳朵定音,准确无误。毕业后,他留在了学校,成为了一名音乐老师。

“因为学校资金紧张,老师们流动大,所以我想留下来帮帮校长。“史华龙说,更重要的是,虽然不能赚钱,但音乐可以给他带来快乐和成就感。

杜刚伟:“大半年生活费都赚够了,想买啥买啥”

方小杰是史华龙的得意门生,他的乐感很强,还有一把好嗓子。

“对,我们唱最高版本的那个小白杨,用美声唱法。”史华龙打着节拍,张小杰挺胸立正,双手微握于身前,“起范儿”完毕,一声稚嫩清脆的童音传来。

10岁的方小杰正用收音机学歌

“一颗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根儿深,干儿壮,守望着边疆……”张小杰今年10岁,是学校的小明星,音乐课上他领唱,国旗下讲话,还代表学校外出参加活动,去过北京,爬过长城,到过天津,最爱吃狗不理包子。

来学校之前,他一直活在哥哥的阴影下。哥哥是个健全孩子,家人有好吃的总是先紧着哥哥,全家吃完饭他才能被允许上桌,吃哥哥的剩饭。

这是大多数农村盲人的生活现状,在农村,一户人家生出“瞎子”已被视为耻辱,保证“不饿死”已经是家人最大的仁慈。白天孩子父母要下地干活,就只能把他们关在家里,昼和夜对他们来说,只有简单的温度交替。而在孟杰盲人学校,他们靠学会了听说读写,学习了门手艺,走出困境。

今年19岁的杜刚伟刚刚拿着打工赚来的钱,网购了一个华为智能手机。“本来家里人说要给我买的,我说等不及了,我自己买。”摆弄着新手机的杜刚伟笑得眉飞色舞,颇有些得意。七八年前刚来学校时,他自闭,走路都低着头。如今,才学会按摩不过一年,他就靠着暑期实习两三个月,赚到了近一万元钱。

“基本上,大半年的生活费都赚够了,想买啥买啥。”杜刚伟说,这不,他正和淘宝客服聊得起劲,想要买一款录音机。

杜刚伟正和客服沟通购买一款收音机

“你好,请问这款录音机是不是上面硅胶的,右边是键盘,分别是上、下和暂停?”杜刚伟点击讲话,手松开,一段文字发送了出去。很快,客服传来消息,杜刚伟点击读取,客服的文字转化为语音,“亲,没错哦,上面硅胶,右边是三个按键哦。”

“啊,是我想找的那款”,前两年,学校发了个录音机,很好用。杜刚伟常用它记录老师上课说的知识点,回去温习。可是录音机坏了,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同款。这下,终于在网上买到了!杜刚伟把他加进了购物车,准备等双十一到了再抢购。

李文君:学校里最爱美的姑娘

同样热衷于买买买的,还有17岁的李文君。在学校,李文君是个很特别的存在,人们形容她,那个最爱美的姑娘。

虽然看不见,李文君却格外热衷打扮,上身宽松的下身就要配紧身裤,热衷黑白灰,全身颜色不超过三样,衣服必须每天换洗,尤其是到了夏天,甚至一天要换两套衣服。

“李文君,你能不能形容下你今天的穿着?”张建立问。“到!我今天穿了件黑色毛线开衫,里面配珍珠领黑色蕾丝边打底衫,下面是一条黑色紧身裤,穿了双锃亮的小皮鞋。”李文君认真回答,头上扎的小花皮筋跟随话音颤颤抖动,可爱极了。

课余时间的奋发图强

在孟杰盲人学校,有一节课叫做形象描述,要求学生能描述自己的穿着。张建立说,不少孩子刚来的时候,连鞋子都是穿反的,全身污渍。学校要求他们,哪怕自己看不见,也要穿戴整齐干净。“因为仪容,也是一个人的尊严。”

和其他孩子不同,李文君一开始就对外在极为在意。“因为小时候我的妹妹们都穿得很干净,我却穿得又脏又破,所以我发誓,走出去一定要干干净净。”来到学校后,李文君每天收听广播,最爱时尚频道,瘦裤子配长毛衣,黑裤子配灰鞋子……她的时尚启蒙都是从那里学来的。以往,李文君想买衣服了,都托学校女老师去县城的时候带上一件,但买到的常常不合心意。

盲生在上音乐课

自从熟练使用了淘宝,李文君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身上下的穿搭全部网购。“首先输入想要的款式,然后一件件听商品描述,再听买家的评价,虽然看不见实物图,但李文君说起自己的“购物经”头头是道,下单几乎没有失手。

“不过我有个小建议”,李文君努努嘴,“有时候账号登出了,总要输入验证码,我们又看不见,只能请学校老师帮忙,好麻烦的啊。”

两道光:一道教我们自立,一道给我们尊严

“这点钉钉就做得特别好”,张建立在一旁表示认同,“钉钉的验证码是语音的,我们操作很方便。”前不久,张建立从网络了解到钉钉有适配的信息无障碍优化,他联系上杭州的钉钉总部,想要学习下操作。得知消息,钉钉特地派出团队来到学校,为全校老师开了一堂“钉钉使用”讲解课。

学生们正在学习按摩

如今,全校老师都用起了钉钉,每天在群里签到,张建立还能通过读屏,知道消息是否已读。“更方便管理了。”

除了钉钉淘宝,师生们还熟练运用支付宝。张建立常常去学校附近的小菜场买菜,用支付宝付款。“以前用现金,别人欺负我眼睛看不见,经常少找钱。现在就没有这种困扰了。”

据了解,我国每年会出现新盲人大约45万,低视力135万,即约每分钟就会出现1个盲人,3个低视力患者。据中国盲人协会最新数据显示,中国有1700多万视障者,他们也希望并正在享受移动互联网带来的红利。

盲人相互依偎的背影

“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是张建立很喜欢的一句话,不管是后天生病还是先天失明,对于全天下千万盲人来说,最大的不幸不仅是永远与黑暗相伴,更要忍受来自社会的歧视和嫌弃。好在,对于孟杰盲人学校的学生们,有两道光照了进来,一道教会他们自立,一道让他们活得体面,收获自信和尊严,彻底地,反转了人生!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