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吴敬琏:全面深化改革取决于我们对过去经验和教训的认识

原标题:吴敬琏:全面深化改革取决于我们对过去经验和教训的认识

11月1日,吴敬琏新书《中国经济改革进程》在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召开新书发布会,吴敬琏出席新书发布会并发表演讲。他指出,中国改革开放的基本经验是坚持市场化、法制化、民主化的改革,但这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在总结改革开放经验的基础上找准前进的方向。

“以前我对‘国家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的经济体制是完全肯定的,认为这是一个市场经济的婉转表达。”吴敬琏在发言中说道,“但是在我这两年的研究中间,我发现我的这个认识是有偏差的。”

吴敬琏强调,“国家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的经济体制一直影响到现在,但必须看清,因为市场还在国家掌控之下,受到了产业政策以及其他行政手段、法律手段等的扭曲,仍旧没能建立起一个真正的市场。

以下是演讲全文:

我要其实说的话都在这个书里了,想稍微说两句写这本书的缘由。我曾说,纪念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最好的方式是认真地回顾这四十年的历程,总结取得伟大成就和遇到各种艰难险阻的原因,并找准我们继续前进的道路,坚定不移地砥砺前行。

这本书回顾和反思了改革开放的历程,运用现代经济学的分析手段去总结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和教训,以来认准我们前进的方向和路径。

中国改革开放的基本经验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坚持市场化、法制化、民主化的改革。但是具体地去考察改革的历程就可以看到,市场化、法制化和民主化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在这个道路上有很多波动、曲折甚至有时候出现了倒退,所以我们需要不是抽象地去肯定改革开放的方向,不是去仅仅停留在鼓掌欢呼上面,而要具体地去考察整个的历程,从中吸取足够的教训,来推动我们进一步的改革。

就市场化的改革方向来说,也不是从改革那一天起我们就有了非常明确的认识。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决定进行改革那个时候,我们是从打开一扇窗户去睁眼看世界,得到一个感性的认识:凡是引进了市场经济的国家,其经济发展就比较顺利,特别是我们的近邻日本和四小龙。于是我们都认为引进市场机制,开放市场是我们进一步发展的主要动力。

但到底什么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是通过什么样的机制保证资源有效的配置和经济的协调发展呢?由于我们跟世界经济学的主流隔绝多年,基本上受到苏联式政治经济学的影响,所以对经济学原理是并不懂的。只是后来当我们这些研究人员重新学习了经济学,而且受过经济学训练的新一代经济学家成长起来以后,就提出我们改革的所谓目标模式,在80年代中期进行了许多讨论。

这个讨论也并不是非常顺利地达到了对这个问题的本质认识。实际上,80年代中期研究改革目标时就面临着对哪种经济模式的选择问题。对于支持市场化改革的学者来说,主要是在1B模式和2B模式之间进行选择,所谓1B模式就是间接的行政控制,2B模式就是有宏观经济管理的市场协调模式。

首先,1985年全国党代表会议所作的七五建议肯定了我们新的经济体制有三个基本的内容:一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企业,二是竞争性的市场体系,三是以间接调控为主的宏观经济管理体系。这意味着中国选择了有宏观经济管理的市场协调的2B模式。但是时间不久,这种模式就受到了挑战,所以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期,我们就重新界定了我们的目标模式,需要计划和市场结合起来,即有名的所谓“国家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的运行机制。

以前我对“国家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的经济体制是完全肯定的,认为这是一个市场经济的婉转表达。但是在我这两年的研究中间,我发现我的这个认识是有偏差的。实际上这种模式虽然看起来是市场引导企业,可是市场还是在国家掌控之下,受到了产业政策以及其他行政手段、法律手段等的扭曲,不是一个真正的市场。所以它是一种间接的行政控制的经济体制,这件事情影响到后来,甚至一直影响到现在。

虽然在1992年的十四大以后,确定了中国经济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但是强势政府、强调国企的统治地位,以及差别性的产业政策的影响是普遍的、长期的。所以21世纪初期就出现了新的曲折。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中期,这种强调政府的力量,强调党政领导机关驾驭市场,强调增强国有经济的统治地位的思想就变得非常强烈,甚至有些地方出现了国进民退的逆向潮流。

经过一段时间的讨论,加上经济出现了一些消极现象,越来越多人认识到要坚持市场化改革的道路。所以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了我们要通过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来使市场能够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使我们改革明确了方向。从那以后,事情就变成了如何执行十八次代表大会、十八届三中全会所规定的顶层设计、路线图和时间表。但是这个过程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碰到很多从各个方面来的阻力。当前我们所面临的一些困难、一些障碍,恐怕从根本上说,还是源于对市场化、法制化和民主化改革各种障碍所造成的。

我们现在回头回顾我们历程的时候,其实跟我们当前的问题不是没有关联的。我们当前所需要解决的问题,其实都可以从我们过去四十年所遇到的问题、所出现的各种偏差找到根源,所以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取决于我们对过去经验和教训的认识。当然,这本书只反映了我个人回顾和思考的一些结果,希望能够带给读者一些参考性意见。最终还是要通过大家独立的思考,能够从过去的历史中找出我们未来前进的方向和路径。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我就觉得心满意足了。谢谢大家!

(搜狐智库现场报道 编辑/袁昌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