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科研运动两不误!盘点那些跑过马拉松的诺奖获得者

原标题:科研运动两不误!盘点那些跑过马拉松的诺奖获得者

文丨嘉琪

在刚刚过去的十月,2018诺贝尔奖陆续揭晓,自1901年首次颁发以来,以有近900位各界精英获得过诺贝尔奖。作为各自领域的成功人士他们中很多人热爱运动、关注自己的健康,甚至很多诺奖获得者都成功尝试了国际普及的耐力运动—马拉松,并取得了相当出色的成绩。

天赋跑者-沃尔夫冈·克特勒

提及诺奖与马拉松的完美结合,当仁不让的是今年61岁的德国教授,沃尔夫冈·克特勒(Wolfgang Ketterle),他曾在2001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小时候的克特勒本来对跑步没什么兴趣,但因参加体育俱乐部一定要做热身才不得不跑上几圈,结果他发现自己总是跑的最快的那个。于是才慢慢对跑步产生了兴趣。克特勒的第一次长跑是森林慢跑10公里。他回想起来说,“(跑步)很费劲,但是我喜欢这种感觉。”而后,青年的克特勒便经常跑10公里,偶尔也会尝试25公里左右的距离。

克特勒的第一场马拉松是让他一见倾心的慕尼黑,只可惜他当时的状态不佳,又不愿只是简单完赛,便在25公里处选择退赛。但在之后的两场比赛,克特勒都以不到3小时的时间跑完,最好成绩2小时50分。已然是业余跑者里非常出色的成绩了。

2001年,沃尔夫冈·克特勒去斯德哥尔摩领奖时他还专门往行李箱里塞了双跑鞋,准备绕着斯城港口跑一圈。克特勒身上有科学家一贯的严谨作风,这在他的马拉松上也有体现。跑步一方面使他放松,另一方面他也并未把跑步只当作消遣,而是认真的训练。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他以2小时49分16秒完赛,第二年更是将个人最好成绩提升至2小时44分06秒。

当谈到对跑步的感觉时他表示“跑步并不会帮我解决问题,但是跑步可以让我放松,让我有时间思考问题。如果你对某一件事感到困扰或者非常失望,可以选择奔跑,你会发现世界上有更多比这更让你不知所措的事情。”

政界精英-阿尔·戈尔

接下来这位是在美国政界担任过要职的前美国副总统阿尔·戈尔(Albert Arnold "Al" Gore),他曾于2007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作为美国史上首位跑马拉松的在任副总统,1997年海军陆战队马拉松上他以4小时58分25秒完成比赛。但由于出色当时出他任副总统,出于工作、安全等等问题,戈尔只能收着跑,并没有展示出他的真实实力。

运动健将-山中伸弥

柔道二段黑腰带、橄榄球到跑步样样精通,山中伸弥(Shinya Yamanaka)应该算得上是医学界运动成绩最卓越的研究者了,2012年山中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及生理学奖。

和很多日本男孩子一样,从小就开始尝试各项运动,他高中开始练习柔道,甚至由于激烈的对抗经常受伤骨折。到了大学,山中伸弥开始打橄榄球。山中后来回忆起这些经历时表示“正是这段时间的经历促使我选择从事运动医疗事业,也才有了之后的诺贝尔奖。”

在所有运动中,跑步一直是他最钟爱的运动之一,虽然中间由于种种原因,停跑了近20年,直到2011年大阪马拉松,近50岁的山中伸弥才作为慈善选手参加,并以4小时29分53秒完成比赛。2012年他参加了京都马拉松,以 4小时03分19秒完成比赛。之后山中伸弥参加马拉松的频率逐渐增加,2018年,56岁的他甚至在别府大分马拉松赛中刷新了自己的PB——3小时25分20秒。

他曾经在2008年母校的演讲中提到,“马拉松就像一场小的科学实验,输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不能放弃,即使其他研究人员已经先于我们发现发布什么,我们也必须将其带到终点。” 在山中伸弥看来,跑马拉松时是痛苦的,不过痛苦之后,跑马的过程可以让他发现更多美好的事情。

另外再未大家介绍三位比较知名的跑马科学家

计算机之父、人工智能之父-艾伦·麦席森·图灵(Alan Turing)

他提出的用于判定机器是否具有智能的试验方法,即图灵试验,一直运用至今,除了拥有独特的直觉创造能力,图灵还是一位大器晚成且颇具天赋的体育运动员。

1946年,34岁的图灵才参加自己的第一场非正式田径比赛。由当地田径俱乐部举办的3英里越野赛(4.8公里),图灵以15分37秒的成绩夺得第一——这一成绩当年在英国能排在20名左右。虽然当时的图灵已经在科学界小有名气,但他在跑步圈出名不仅仅是这个缘由,也因其怪异的跑步姿势(高抬手臂、脚外拐)以及吓人的喘息声。此后,图灵每天的跑量非常惊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常常跑步往返于伦敦以及布莱切利园之间,大约64公里的里程。

此后,图灵每天的跑量非常惊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常常跑步往返于伦敦以及布莱切利园之间,大约64公里的里程。1947年,AAA锦标赛(英国田径锦标赛的前身)中图灵以2:46:03完成了马拉松比赛,名列第五。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图灵的最好成绩在当年(1947年)足以排进世界前三。紧接着1948年,他原本有机会代表国家队参加马拉松比赛,不过由于其怪异的跑步姿势导致的腿部伤病而错过了选拔赛,至此之后,图灵才渐渐淡出了“准专业”跑步圈。

赤脚教授-丹尼尔·利伯曼(Daniel E.Lieberman)

利伯曼是一名进化生物家,他主要聚焦于人类运动的研究,其中就包括跑步的演变。在2004年的论文《耐力跑和人类的进化》中提出了人类进化出长距离跑步的能力,是为了搜寻食物以及打猎。利伯曼还与布拉姆布尔(Dennis Bramble)一起撰写了《天生就会跑(Born to run)》,书中他极为推崇赤脚跑,在生活中,他也常常赤脚跑步。

利伯曼曾多次参加马拉松,其个人最好成绩为3小时24分。2016年波士顿马拉松他以3小时34分21秒完赛。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马丁·格鲁贝尔(Martin Gruebele)

发生爆炸案的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49岁的格鲁贝尔以3小时11分18秒完成比赛。他还参加了同年12月份举办的加利福尼亚马拉松,以3小时10分34秒完赛。

对于这些诺贝尔奖获得者、科学巨匠们来说,高强度的工作让他们的生活倍感压力,跑步成为他们放松身心,寻找灵感的绝好方式,奔步的过程不仅锻炼身体,还会给他们的学术带来一些全新的思考角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