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白药整体上市,陈发树的“豪赌”赢了吗? || 深度

原标题:云南白药整体上市,陈发树的“豪赌”赢了吗? || 深度

中国平安系董事对云南白药的整体上市方案投出反对票,但对第一大股东陈发树而言,整体上市意义重大,但这场始于9年前的豪赌,已经迎来收获战果的时刻了吗?

本文由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原创并首发,作者:王夏喜,编辑:陈涧,设计师:甄开心,编辑助理:陈悦珊

陈发树似乎离梦想又更近了一步。

11月1日晚间,云南白药(000538.SZ)发布公告称,拟吸收合并白药控股,初步预计对价为508.13亿元。交易完成后,白药控股将实现整体上市。

2017年初,“砸锅卖铁”的陈发树历经9年曲折,耗资逾250亿元,终于圆梦入股云南白药,并在今年7月成为白药控股董事长。但随着云南白药股价持续下挫,陈发树的身家也跟着下滑,粗略估算,如今浮亏已过百亿。

值得注意的是,在针对云南白药整体上市方案的董事会表决中,一名中国平安系董事对所有议案投出反对票,理由是没说清楚重组对股东有何价值。而持有云南白药近十年的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已在8月份发布减持计划。

老股东用“脚”投票,云南白药业绩疲软、股价不振,如今整体上市,陈发树会收获他想要的战果吗?

浮亏过百亿

我几乎变卖或抵押了自己名下所有的资产”,在2017年初对云南白药股份收购尘埃落定后,陈发树对媒体表示。

陈发树与云南白药的渊源,始于2009年。当年,陈发树以22亿元的代价,从红塔集团手中获得云南白药约12%的股权。但此后股权迟迟未过户,交易也最终被否,陈发树还是通过诉讼才最终拿回交易款。

陈发树。

2016年,云南白药开始混改,陈发树再次出击。

当时陈发树个人身家约250亿元,而云南白药市值721亿元,不过他还是上演了一出“蚂蚁吞大象”的好戏。通过变卖和质押资产,陈发树最终以253.7亿元的高价收购了云南白药20.76%的股份。按收购价算,云南白药估值达到1222.06亿元,整整溢价501.06亿元。

实际上,陈发树付出的远不止这么多。

在收购之前,陈发树及其掌控的新华都就已经开始从二级市场买入云南白药股份。翻阅云南白药2015年的财报发现,当年一季度,云南白药十大股东名单上并没有陈发树和新华都的身影。

而到了第二季度,新华都摇身一变为第四大股东,持股2.75%,持股数由原先的160万股跃升至2867万股。按当时那一段时间云南白药最低股价70.35元/股计算,这一次增持让新华都付出了19亿元。

到了下半年,新华都又分别在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增持627万股和41万股,按当时对应的最低股价算,新华都分别又付出2.1亿元和0.17亿元。

此外,陈发树还以个人名义买入云南白药0.86%的股份,成为后者最大的自然人股东。而即使不计算他直接持有的股份,仅仅是新华都在2015年就至少花费21.27亿元,再加上最终253.7亿元的收购价,新华都在云南白药上至少投入274.97亿元。

那么,让陈发树寄予厚望的云南白药,在资本市场上又交出了怎样的成绩呢?

今年5月28日,云南白药曾经创下118.27元/股的峰值,但随后一路下跌,到9月19日停牌前,只剩下70.23元/股,市值也跌至731亿元。以新华都直接或间接持有的22.07%的股份来算,新华都持有的股价价值161.36亿元,浮亏已达到113.58亿元。

云南白药今年以来的股价走势。

即使算上新华都在2017年得到的约3.45亿元的现金分红,新华都在云南白药上的亏损也已超过百亿元。

“国资炒手”为何豪赌?

陈发树在云南白药上的倾力投注,一开始不过是其过往投资风格的延续。

陈发树最早在福建通过木材生意挣到第一桶金,随后转行做零售百货,1995年创办新华都百货,1997年成立新华都集团。在完成初始资本积累后,他逐步走向由企业家到投资者的身份转变。

2000年,上杭县政府下属企业紫金矿业传出即将进行股份制改制的消息。当时的紫金矿业负债累累,市值仅1.5亿元,还欠着陈发树6000多万的工程款。没想到,陈发树“倒贴”近3500万,买下紫金矿业近三分之一的股份。

2003年,紫金矿业上市,陈发树持股价值达14亿港元。2008年紫金矿业回归A股市场,这期间陈发树通过频繁的转增、拆股等一系列运作,手头持有的股权价值升至155亿。

在紫金矿业上尝到甜头后,陈发树“盯”上青岛啤酒。2009年,他以2.35亿美元的价格从百威英博啤酒集团手中购得青岛啤酒7.01%股权,仅一个月就为他带去近3亿港元的浮盈。到了2012年,陈发树通过减持青岛啤酒的股份,累积套现超过15亿港元,这笔金额已经接近当初收购的成本价。

不难发现,陈发树对国资控股的企业情有独钟,他也因此被舆论称为“国资炒手”。但相较于此前真金白银的超额收益,目前看来,陈发树在云南白药上的投资可谓黯然。

但陈发树在云南白药上的这场豪赌,可能已经从最初的财务投资,转向对自身财富经营的转型寄托。

陈发树此前的财富积累,主要来自于在资本市场上的腾挪。作为其名下主要的实业资产,从事零售连锁经营的新华都早就业绩惨淡,其净利润从2013年开始多次亏损,即使转正,也只有数千万元。

在新零售冲击下,新华都也有意变革,2017年还与阿里巴巴合作进行新零售尝试,但效果似乎不佳。今年第二、三季度,新华都营收均出现负增长。

新华都多年来业绩不佳。

在新华都发展早已滞缓的情况下,云南白药成为陈发树最重要的资产,即使豪赌也在所不惜。

进退两难

根据云南白药11月1日发布的重组预案,本次交易完成后,云南省国资委和新华都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均为25.1%,并列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均未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

云南白药重组前后股权结构。

今年8月份才成为白药控股的董事长,陈发树还未来得及有实质性的动作。如今云南白药将整体上市,陈发树也未能获得更多话语权。多年前开始的这场豪赌,如今看来似乎并不乐观。

当初为了“吞下”云南白药的股份,他大幅变卖手头持有的紫金矿业和新华都的股份,如今持有紫金矿业的股份仅剩下1.27%,市值不过10亿。此外,他还将新华都旗下近1000亩的优质土地折价出售。但被他寄予厚望的云南白药,在业绩上的表现却不及预期。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云南白药的营收和净利分别为129.7亿元、38.7亿元,增速分别为8.33%、4%,而去年同期的增速则分别为14.43%、20.39%,增速明显放缓。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云南白药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股东净利润为14.18亿元,去年同期则为14.36亿元,首次出现负增长。

云南白药近年来的业绩情况。

即使此次云南白药顺利吸收合并白药控股,恐怕也难以突破业绩增长的瓶颈。从2016年上半年白药控股公开的财报数据来看,剔除同期云南白药板块资产后,白药控股的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只剩下73.32亿元、16.6亿元,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则分别为0.84亿元和0.09亿元。云南白药合并白药控股,但业绩可能难有实质性的大涨。

此外,云南白药近日还接连曝出负面新闻。先是因为侵犯肖像权被演员杨洋起诉,随后又有网友质疑云南白药牙膏的止血功效是西药成分的功劳,这无疑也会对企业的经营带来不小的影响。

而随着股价的一路下跌,部分股东似乎开始失去信心。今年以来,云南白药的第二大股东云南合和和第三大股东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分别在7月9日和8月24日递交《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计划减持不超过1%的股份。

对陈发树而言,好不容易才坐上第一股东的位置,套现离场也许并非最佳结果。但云南白药即使整体上市,低迷业绩及股价能否得到提振还是未知数,能不能得到他想要的结果,其实还是未知数。

版权声明

文由无冕财经原创,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商务、内容合作,请联系小冕(微信号:xiaomian050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