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法媒揭秘本土反恐情报战:各部门内讧 手段多违法

原标题:法媒揭秘本土反恐情报战:各部门内讧 手段多违法

(原标题:法媒揭秘本土反恐情报战:各部门内讧严重 手段多属违法)

参考消息网11月3日报道法国《世界报》10月18日报道称,自2001年“9·11”恐怖袭击以来,所谓民主国家以反恐名义极大地限制了自由范畴。2007年,法国以国家机密为掩护,用庞大的资源启动了情报技术革命:这个巨大的监视系统如今已经超出了反恐层面,成为国防的第一支柱。近10年的时间里暗中进行,甚至是非法的。

报道称,法国很长时间以来都处于拒绝承认国内情报工作真实情况的状态。2014年12月,时任议会情报代表团主席的让-雅克·于尔沃阿在年度报告中写道:“在现行法律下,部门条件太差。情报人员能做的只有安全监听、征用联网技术数据和有限使用档案。其他的利用手段都被认定违法。考虑到这些部门承担的任务,这就是虚伪,还将为国家服务的公务员置于险境。”

报道指出,法国情报部门其实大多是违法操作。有多少份情报总局、国内反间谍局和国内安全总局的调查报告可以将起草者送上初审法庭?一名国内反间谍局前副主任证实:“数不胜数,因为这就是情报人员的日常。”数字和电话革命使工作技术发生巨大变革,加剧了法治国家与实践之间的鸿沟。

报道罗列了一些“违法手段”:比如监视来法国找100公斤炸药的爱尔兰共和军亲信、记录科西嘉民族主义分子与尼斯流氓岛民会面的所有相关要素、在莱米罗一处居民区和清真寺附近对“圣战分子”新手进行定位。报道称,使用工具通常都是一样的。通过电话和继电器端口或者被放置了信号发送器的车辆通过实时地理定位来追踪这些人。如果不知道对方手机号码,IMSI智能信号捕捉器的截取系统可以捕捉某一区域的所有电话会话。公寓和汽车的音响系统也可以进入。如果情报部门没时间布置小型监听设备和摄像头,还可以简单粗暴进行违法搜查。唯一的困扰就是法官可以随时以侵犯他人隐私和住宅、破坏私人生活、破坏性盗窃或非法监听的罪名给这些手段的使用者判刑。

报道称,在某些情况下,国内情报总局甚至会认为法律有违自身利益,选择规避。在一份关于权财交易的公开调查中,2016年末,2008年至2012年任法国国内情报总局局长的贝尔纳·斯卡尔西尼对法官承认他的部门会以保护与外国机构关系的名义在监听行政声明中撒谎。他尤其提到了一个针对以色列情报部门“摩萨德”涉嫌干预法国一事展开的行动,国内情报总局在行动期间特意在布置监听设备申请令中修改了目标的真实名称。

报道指出,国内安全总局寻求自主并不是一句空谈,而是一直在坚持。该部门甚至采取计策规避国外安全总局的技术监督。在法国反恐战略的指导下,情况远远并非如法国各情报部门众志成城的相关政府声明所说,而是国内反间谍局以及后来的国内情报总局和国内安全总局有时更愿意与外国情报机构联系,而非与本国国外安全总局合作。2016年2月,贝尔纳·斯卡尔西尼承认:“这个事实虽然遗憾,但在合作方面,法国情报部门确实更愿意与海外同行来往,而不是和自己人合作。”

2016年2月14日,法国刚刚结束被恐怖主义重击的2015年之际,国家情报委员会在总统主持下在爱丽舍宫开会。为了改善部门间关系,总统宣布委任内政部长贝尔纳·卡泽纳夫连同国内安全总局局长帕特里克·卡尔瓦尔负责反恐监督。卡尔瓦尔觉得总算可以让10年来受冷遇的国内安全总局重获新生。

报道称,但实际上,这份声明的意义始终浮于表面。总统对法国十几个负责反恐的独立机构分毫未改,而且不涉及监管权。其他部门也和国内安全总局处于同一级别。“内外总局与内政部没有任何从属关系。”

报道指出,2017年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当选总统与设立全国反恐情报协调员一职预示着法国情报机构间合作将有所提升,内讧有望终止。但还有另一个潜藏的障碍始终危及反恐斗争:各部门的自身利益范畴。各部门首先会捍卫本家、预算、人员和原则。国内安全总局不会违背这项法则。它被视为应对境内反恐暴力的第一道也是最后一道屏障,被强大的国外安全总局阴影笼罩,还要忍受异乎寻常的压力,不管这压力来自政权还是舆论,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能继续坚持本部门的做法并在政府内部争取最大限度的自主。(编译/赵可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