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此战役是为了掩护林彪在东北展开,不好打。但他的起义,改变了战役局势!

原标题:此战役是为了掩护林彪在东北展开,不好打。但他的起义,改变了战役局势!

1945年9月21日,中央军委致电刘、邓:“必须以一切办法,阻碍胡宗南及孙连仲部在两个月内不能进入平津”。

此时,蒋介石调动中原国民党主力共36个军计73个师,兵分4路,沿平绥、同蒲、平汉、津浦4条铁路干线抢占北平、天津等大城市和华北、东北地区。9月19日,国民党第1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在郑州召集军事会议,决定将集结于新乡的马法五的第40军、鲁崇义的第30军、高树勋的新8军编入第11战区,统归第11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指挥。同时宣布:马法五、高树勋为第11战区副司令,任务是打通平汉路,配合胡宗南部主力北上,占领平津战略要地;第30军进驻北平,新8军进驻保定,第40军战略邯郸、邢台。

(胡宗南)

当时,刘、邓主力在上党作战(见前面几期文章上党战役),无法分兵切断同蒲路,胡宗南指挥第1战区所属第3、16军经同浦、正太铁路运抵石家庄,后续部队第1军则进至山西闻喜。孙连仲也在新乡指挥马法五、高树勋的两个军渡黄河沿平汉路北上。为了与国民党军进行正规战,10月7日,晋冀鲁豫军区决定整编部队,将各根据地主力部队统一编成晋冀鲁豫野战军各纵队,建制如下:原冀鲁豫纵队为第1纵队,杨得志任司令员,苏振华任政委;冀南纵队为第2纵队,陈再道任司令员,宋任穷任政委;原太行纵队为第3纵队,陈锡联任司令员,彭涛任政委;原太岳纵队为第4纵队,陈赓任司令员,谢富治任政委。每纵队辖3个旅,每个旅辖3个团。第2、3、4纵队还以上党战役中缴获的火炮组建炮兵部队,各军区也组建了若干支队和独立旅。这是晋冀鲁豫军区部队向正规化野战军迈进的一大步。

刘、邓十分清楚平汉路这一仗的意义。为了执行中央“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他们的任务是阻挡沿平汉路北上的国民党军,掩护林彪在东北展开就位。10月10日在研究了情况后,他们作出在漳河以北、邯郸以南集中兵力阻击敌军的决策。

由新乡北上的国民党第11战区先头部队第40军和新8军原是冯玉祥的旧部。这次打头阵西北军将领心里很明白蒋介石的打算,一方面是利用他们还乡的心理,给一些地盘,笼络他们卖命;另一方面,蒋介石排挤非嫡系部队,让这些部队在前面卖命,消耗实力。第11战区副司令长官兼新8军军长高树勋认清了蒋介石的真面目,开始寻求和共产党的合作。在其总部,有位中共地下党员(谍战片里的秘密特工)叫王定南。当高树勋感觉自己的部队迟早要被蒋介石搞掉时,急需寻找出路。于是,他委托王定南秘密前往太行解放区联系。在见到了刘、邓首长后转交一封高树勋给彭德怀的亲笔信,并详细汇报了高树勋部队的情况。刘伯承亲自给高树勋写了一封回信,希望他为人民作出贡献。此行也为高树勋和中共建立了正式的联系。

孙连仲在部署就绪后,10月14日,第30军、40军和新8军自新乡出发,沿平汉路北上。10月16日,晋冀鲁豫军区司令部下达第8号作战命令,决心“集中太行、冀南、冀鲁豫主力于漳河北岸至临铭关段铁路线两侧,以一部钳制其第一梯队之右侧部队,集中优势兵力,歼灭其沿铁路行进之左侧部队之一部”具体部署是:杨得志、苏振华指挥第1纵队及冀鲁豫军区部队为路东军;陈再道、王宏坤、宋任穷指挥2、3纵队及太行、冀南部队为路西军,对国民党北上主力实施东西钳击,予以分割围歼;以太行部队一部组成独立支队,在安阳以南袭扰跟进的敌第32军,阻其北上。平汉战役完全不同于上党战役。上党战役是攻坚、围城打援,平汉战役是在平原地区的运动战,阵地战,战术是不同的。刘伯承强调:集中优势兵力,突击一点、两点,努力冲破,截断其阵线,打乱其组织序列,击灭其指挥中枢,割碎其防御配备,以求各个消灭之,这是我们成功的关键。刘伯承不愧是一位战略区司令员,优秀的指挥员和杰出的军事理论家。

10月21日,国民党第40军先头部队第106师渡过漳河,占领北岸的岳镇。杨得志指挥的第1纵队赶到战场,1纵本来准备去东北开辟根据地,实行轻装。每班只留4支步枪,每支枪保留20发子弹,没枪的战士每人配4颗手榴弹。每个班只留轻机枪1挺和100发子弹。即使如此,部队还是以高昂的士气投入到战斗中。因遭到敌人火力封锁和反冲锋,一夜数次进攻均告失利,于次日拂晓前撤出战斗。

22日,国民党以第40军在右、新8军在左、第30军在后渡过漳河,以一部占领磁县,主力沿平汉铁路东侧北上。为了阻挡敌军进入邯郸,为我军主力赶到争取时间,我1纵主力撤到邯郸以南的屯庄、崔曲、夹堤一线组织防御。24日,敌军全部渡过漳河。第106师在炮火掩护下,向1纵第1旅的崔曲、屯庄阵地发起一次次攻击。从凌晨打到黄昏,敌军集中兵力重点突破,在我第1旅第4团、第6团大部伤亡的情况下,从崔曲、夹堤之间突入第1旅阵地,占领高庄、南泊子一线,距离邯郸仅6公里。

在这严峻时刻,杨得志司令员将第2、第3旅投入战斗,25日夜从敌军侧后发起攻击。敌军马法五指挥的第40军这时也打得相当疲劳,一面防御,一面令第106师后撤。我1纵反击成功。这时,晋冀鲁豫军区参战主力已大部分赶到预定地区,对敌形成3面包围态势。1纵顽强阻击了6天,出色地完成了迟滞敌军和掩护主力集结的任务。在我军完成了对敌包围后,25日夜间开始了攻击。国民党军也表现出较强的战斗力,迅速由进攻转入防御。战斗打了两天,除了1纵有所进展外,其他部队都进展不大,而且伤亡不小。至26日,战斗呈现拉锯和相持状态,刘、邓决心于28日黄昏开始总攻,不惜以最大伤亡达到消灭敌人的目的。

就在双方准备决一死战的时候,国民党新8军出现新的有利情况:高树勋准备起义。在当时高树勋本想联系中共“借道北上”,当王定南到达晋冀鲁豫军区司令部时,邓小平明确告诉王定南:“毛主席、党中央已来电指示,不准国民党这3个军沿平汉路到北平去。要我们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国民党军北进。请你回去转告高将军,我们希望他退出内战,就地配合阻止国民党这3个军北上。这是走向革命的大好时机。要当机立断。”

王定南返回新8军向高树勋转告了要他起义的要求后,高树勋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倾向于起义,并希望谈判,刘、邓首长非常重视,立即决定派李达参谋长去新8军与高树勋会见,在相信我党的诚意后,高树勋答应立即起义。在战役最关键时刻,高树勋的起义将使战局转为对我有利。为了策应起义,29日我军发起总攻,国民党第106师被歼,第30军也受到沉重打击。30日晨,高树勋在新8军郑重宣布:反对内战,全军起义。这也是解放战争开始以来第一位起义的国民党将军。31日,刘伯承、薄一波、李达来到新8军会见高树勋。在我方安排下,高树勋起义部队1万余人离开战场,前往解放区休整。

高树勋起义使马法五的第40军、第30军西面防线露出大缺口,也使马法五部军心动摇。31日晨,我1、3纵队从东、西两面多路出击,2纵和冀南军区部队在敌军后面跟踪追击,太行和冀鲁豫军区部队在漳河北面堵住退路。当天下午,马法五部主力被我军包围在南北旗杆樟辛庄、马营一带狭小地区。马法五和司令部人员、特务营随从被我1纵第3旅第2团警卫连包围在一块棉花地里被俘。到11月2日第40军被我全歼,第30军也遭受重创。历时10天的平汉战役,以我军胜利宣告结束。因为这次战役是在邯郸以南进行的,又称为“邯郸战役”。平汉战役,除国民党新8军10000人起义外,共毙伤敌军3000余人。俘虏国民党第11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40军军长马法五等6名将官及部下17040人,缴获步枪5273支,轻机枪775挺,重机枪196挺,迫击炮87门,美式火箭筒30门,反坦克炮5门,山炮8门和其他武器弹药,我军伤亡4708人。

(文章素材来源于刘统著解放战争全纪录,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