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封神有戏|元始天尊为何毁灭商汤帝国?答案就藏在玉帝身上!

原标题:封神有戏|元始天尊为何毁灭商汤帝国?答案就藏在玉帝身上!

文/白马晋一©做有温度的人文原创平台

图书作品/三国其实是个娱乐圈等

个人专栏/百度百科TA说/中国日报/新浪教育/知音等

手机平台/今日头条/一点资讯/腾讯企鹅号/UC大鱼号/百家号等

门户博客/新浪/凤凰/搜狐/网易等

微信公众号/白马晋一

投稿/合作/78620396@qq.com

(《封神有戏》系列,第4篇)

清初著名学者金圣叹阅《水浒传》第一回,就曾落下批言:“乃开书未写一百八人,而先写高俅者,盖不写高俅,便写一百八人,则是乱自下生也;不写一百八人,先写高俅,则是乱自上作也”。

好一个“乱自上作”,寥寥数语之间,一针见血地揭露了北宋末年动乱的本质。

有意思的是,这个说法在神魔小说《封神演义》同样适用。商汤六百年基业毁于一旦,帝国CEO纣王难逃其咎,正是他接二连三的荒唐行径,很好地演绎了何谓“乱自上作”,硬生生地将帝国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又鉴于神话世界特殊的二阶性,人间帝王并非处于传统意义上社会阶层的顶端,在更高层次上,还有凌驾于人族政府且无所不能的神仙集团。而商周之战,可以看做是高级神仙为了教众渡劫以及权力系统再分配所做得一次不计后果的尝试,其代价就是近百万无辜军民卷入战乱。因此,“乱自上作”又可以看做是神仙集团一次别有用心的利益狂欢。

那么,问题来了。为何神仙集团要选择商汤、西周政权作为人间格局再分配的双方。按照同为神魔小说《西游记》的说法,“感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曰西牛贺洲,曰南赡部洲,曰北俱芦洲。”可见当时人间世界的格局,大抵分为四大部洲,商汤帝国仅于南赡部洲,其它部洲另有文明存在。而在历史现实中,比对商朝的时间线,世界上大抵以存在古希腊、古埃及以及亚述王朝等诸多文明势力,这些也同样具备成为神仙渡劫载体的可能。更有意思的是,此前的商汤帝国在纣王的领导下,尽管存在小规模暴动(反了北边七十二路诸侯),但总体形势向好,诚如小说所述,“纣王坐享太平,万民乐业,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四夷拱手,八方宾服”。而正是神仙集团篡改“游戏规则”,将极具破坏性的狐狸精妲己强行插入商汤阵营,才导致了商、周格局的最终失衡。

要解决这个逻辑问题,其实并不难。

小说第一回“纣王女娲宫进香”,早已给出答案。且看细节描写,纣王上香之后,无意间却见塑像上的女神芳容,一时春心荡漾,隔空写了一封不太正经的情书。一旁陪同的丞相商容见状,忙示意此举万万不可。纣王却不屑一顾道,“朕看女娲之容,有绝世之姿,因作诗以赞美之,岂有他意,卿无多言,况孤乃万乘之尊,留与百姓观之,可见娘娘美貌绝世,亦是孤之遗笔耳。”

从言语中可以看出,这位天赋神力的人间帝王相当自命不凡,在他的人生词典里,人间帝王和上古正神的地位是等驾奇驱的。在他看来,女娲能得到他的亲笔签名,反而是一种荣幸。而他的这种情绪,在小说第二十五回表现的尤为明显。是时,纣王耗巨资打造了号称当世第一的景观建筑鹿台。且看它的规模,“真是瑶池紫府,玉阙珠楼,说甚麽蓬壶方丈,团团俱是白石砌就,周围俱是玛瑙妆成;楼阁重重,雕檐碧瓦,亭台叠叠,兽马金鸾”。

要知道,瑶池紫府、蓬壶方丈这都是神仙的处所,显然纣王是参照神仙规格来布置自己的娱乐场所。还不仅于此,纣王某日忽然突发奇想,竟对一旁陪酒的妲己道,“曾言鹿台造完,自有神仙仙子仙姬俱来行乐。今台已造完成,不识神仙仙子何日下降乎?”这有点让天上神仙出台,充当娱乐城里陪酒小妹的意思。这对于高高在上的神仙而言,无疑是一种人格侮辱。要知道,只有在玉皇大帝主办的安天大会或王母娘娘筹备的蟠桃大会等会制规格,方才有仙子仙姬歌舞项目。

毋容置疑的是,高高在上的神灵们,对于纣王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僭越之举,是分外反感的。再来看女娲当时对于纣王自作聪明写情书行为所给予的反应,“殷受(寿)无道昏君,不想修身立德,以保天下,今反不畏上天,吟诗亵我,甚是可恶”。简单概要,即是这个不畏上天的政权,是极其可恶的。当然,这也就有了被取代的先决条件。

更有意思的是,纣王不敬天并非一个孤案。

《史记·殷本纪》有这样一段记载,“商帝武乙无道,为偶人,谓之天神,与之博,令人为行。天神不胜,乃僇辱之。为革囊盛血。仰而射之。命曰射天”。这个武乙,是商王朝第二十八位君王。按王室族谱里,应该算纣王一位时代相隔不远的前辈。此人致力于神权政治向王权政治转变,为了突出君王的无所不能,便祭出与天神博弈的招数,命工匠做一木偶,附会于“天神”,命臣下操纵木偶与之博。当然,按照剧本要求,武乙是必胜的,然后当众肆意侮辱“天神”,以显示自己胜过天神。

由此可见,商汤王室中后期不太不敬天神,是具有一贯性的。而这种不遵等级规矩的文化基因,让神灵们尤为不满。对于这个无视甚至公然侮辱神灵的人间政权,自然存在迫切的取缔可能性。试想,在《西游记》里,凤仙郡郡首仅是无意间冒犯了玉皇大帝,大抵说了一两句不太好听的话,便被责罚辖区三年无雨,以致百姓苦不堪言。而纣王以及他的先人们,一再主动性地冒犯天威,恰恰又正好倒霉地踩点在神仙渡劫的时限。在这样的大前提下,高级神仙们选择更为听话的西周政权,作为其在人间的代理人,似乎早已符合逻辑范畴。

当然在那人间,血流成河在所难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